▲台大學生為抗議拔管案,發起新五四運動,要求教育部不要干涉大學自治。(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5.04)
▲台大學生為抗議拔管案,發起新五四運動,要求教育部不要干涉大學自治。(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05.04)

近百年之前,民國初期由青年以愛國救國熱情號召發起「五四運動」,提倡追隨「德先生」(意指民主)、「賽先生」(意指科學)活動,成為今日習以為常的選舉制度、票票等值等民主作為的濫觴,當年內有軍閥割據、外則列強環繞,能由學生激發出此自發性運動,是難能可貴的。

今年,卻因為台灣大學校長遴選爭議,演變至今成為學生自發性「新五四運動」,主要訴求是反對政治力介入大學校園,侵犯大學自主精神。在過去曾是民進黨在野時公開高聲呼籲「黨政軍退出校園」,如今卻是綠營執政下由學生發起要求「政治黑手退出校園」。兩相比較,不免感到諷刺及無奈。

事情發展至今,過去數月中經歷特定媒體爆料管中閔抄襲論文、赴陸講座等也就不再贅述。因為事實皆證明屬烏龍一場;且真要拿其前往大陸學術交流放大看待,那蔡英文政府現任大概過半官員皆站不住腳;該屬兩岸和平對等交流,就請給予肯定鼓勵。

直至今日,教育部回絕的正式公文仍未發出,但就上周記者會宣布事項,主要著重在管中閔所謂違規任職獨董瑕疵,進而不發聘書,在這議題上,蔡英文政府又能站得住腳嗎?

首先,管中閔在今年一月經由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長達半年的過程脫穎而出,其適法性、代表性早已無庸置疑;依法令規定,遴選委員會由15至21人所組成,包含教育部官員、大學推選教師、學生代表以及社會公正人士等多方面所組成,台灣大學身為我國高教龍頭,以21人最高標準進行此遴選會議,過程進度透明公開,如今遴選會議結論卻不被接受,這是對遴選會的極度不尊重。

再者,多名學者早已提出大學法第九條「新任公立大學校長產生,經公開徵求程序遴選出校長後,由教育部或各該所屬地方政府『聘任』之。」對比同屬該條文的私立大學校長規定,「私立大學校長由董事會組織遴選委員會遴選,經董事會圈選,報請教育部『核准聘任』之。」為何同為校長,公私立大學規定就有核准字樣的增減不同?因公立大學校長遴選時已納入教育部代表,故最終遴選出人選,教育部僅有聘任之實、而無核准之權;而私立大學為私人董事會圈選,站在主管機關角度,仍有核准權利。

換言之,管中閔已被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依法選出,教育部並無不發給聘書的道理(或權力)。如同總統選舉罷免法中明文規定由中選會主管,但選舉結果出爐後,中選會並不會、也無權核准該候選人是否符合當選資格;難道中選會有權扣押當選證書不發出?過往總以為是第三世界國家裡可能的奧步,沒想到在民進黨政府主政下卻真實上演。

再退一步言,大學校長產生依法令規定採「遴選制」,但對其遴選委員會組成有高度廣泛規範,故早已排除營私結黨的可能;遴選會、大學與教育部則呈現三位一體的平等地位,互相並無直屬、附屬或隸屬的關係,這是保障校長遴選委員不受外界的壓力而影響判斷,更也是大學自主的具體表現,今日教育部以退回的態度作為處理管中閔上任的處置,就是把行政機關設定高於遴選會議,當執政者心態認為我比你高,還能有校園自主可言?「今天台大、明天台灣」,是否往後只要執政黨喜歡,台灣社會都能夠被此羞辱對待?

最後我們想想,全國上千個政務官位置都由執政黨指派,有什麼理由一定要拔管不可?我與管中閔先生既無私交、也不熟識,對其印象就是個話少做事的官員,但應該沒有做出什麼與民進黨不共載天之仇一定得拔?如果不是管中閔非走不可,那合理解釋蔡英文政府大張旗鼓把政治黑手伸入校園的理由就會是有人想指染台大校長位置已久,所以現在全民更該關注的是,除了管中閔以外的七個校長候選人,是誰非要這位置不可?又或者是說,背後是一股什麼樣的勢力,可以操弄前後任教育部長一起卡管拔管,只為理出戰場騰出位置,為其上任鋪路。

如果想通這點,我們就可以斷定,這場政治黑手進入校園的鬧劇短期內還不會結束,而人民的勝利將來自於對於大學自主的堅持。百年之前五四運動成就了後續的民主追求與自由,百年之後的後代又會怎麼定義現在的新五四運動?是屹立不搖地為民主法治守住希望的燈塔,還是在權威下俯首稱臣?這是我們所要展現的價值,願有良知的朋友自發站出來捍衛,這將是場台灣輸不起的一戰。

天佑台大、天佑台灣。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