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小米 5 月 3 日向港交所遞件申請上市,一場廣受關注的造富運動也跟著拉開序幕。小米超過 1/3 的員工持有認股權,除了一般股權激勵外,主要因為雷軍早期為了提高員工凝聚力,慷慨出讓公司股權,讓員工自願持股,而這些早期買了公司股票的員工們,如今當然也就賺得缽滿盆滿。

2017 年 8 月 4 日,雷軍在順為資本舉辦的一場活動上透露,小米在早期允許員工在股票和現金之間彈性調配比例作為自己的薪酬。在自願買進認股權之後,15% 的人選擇每月全部拿現金工資,70% 的人拿 70%-80% 的現金和少數股票,還有 15% 的人只拿一點生活費但拿較多股票。

在 2012 年小米 B 輪融資時,雷軍還允許員工自己掏錢投資,每人上限為人民幣 30 萬元。當時公司一共 70 多人,差不多 60 個掏了錢,總共投資人民幣 1400 萬元。

小米總裁林斌也曾自掏腰包買公司股票,幾名聯合創始人基本都持股 3% 左右,而林斌持股 13.3%。林斌透露,他把 Google 和微軟的股票賣了,全部投入小米,5 年後,小米股票帳面價值漲了大概 800 倍。

現在若以小米市值衝到 1000 億美元計算,林斌在小米上市後的資產理想情況下可達到 133 億美元 (約人民幣 843 億元)。

據招股書披露,截至 2018 年 3 月 31 日,小米總共 14513 名員工中,5500 名員工持有以股份為基礎的獎勵,這意味著至少 1/3 的小米員工擁有認股權。

截至 2017 年末,小米未行權的認股權近 1.9 億份,平均行權價為 1.05 美元。如果按照目前市場測算每股 40 美元的 IPO 價格來測算,這些認股權將可給員工帶來 74 億美元 (約合人民幣 470 億元) 的收益。粗略估算,這 5500 名員工平均每人能在小米上市後,獲得價值 135 萬美元的報酬 (約合人民幣 857 萬元)。

不過,並非每人都能拿到那麼多認股權,要拿到小米的員工認股權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有 2014 年或者更早加入小米的技術類崗位員工,要求薪資越低,則員工認股權越多,無論是應屆畢業生或者社會招聘,基本上都能拿到 5000 到 20000 股的認股權。

而且不是每個早期加入小米的員工都擁有員工認股權,很多非技術崗位員工至今沒有認股權,只有在崗位等級達到類似阿里巴巴 P7 級別這樣的員工,才可能擁有認股權,為數大約 5000 股,分 5 年行權。

至於拿到幾百萬股員工認股權的,只有在工號 1000 以內且在職的大咖才有可能,其他員工一般都不多。有員工透露,小米早期招聘不易,因此給的員工認股權很高,一些普通員工可能都有 20 萬股。在小米開始高速增長後,要拿到小米的認股權則變得不容易了。

招股書顯示,2015 年是小米近 3 年唯一 1 次行使認股權的一年,一些小米員工以 0.14 美元的價行使了 4507719 份股票,套現 63.11 萬美元 (約合人民幣 400 萬元)。

實際上,除了員工認股權之外,小米還有 2 類股權激勵手段。一類是限制性股票,一類是針對部分被邀請員工參與的小米發展基金。

「限制性股票」是公司授予你的股票,但你需要達到一定的工作年限,或者達到某個工作目標,才能解鎖股票,從中獲取收益。

截至 2017 年末,小米已解鎖的限制性股票為 2221 萬股,平均買入價格為 2.46 美元;未解鎖的股票有 2450 萬股,平均成本為 2.94 美元。按此計算,除了選擇權能創造的收益外,限制性股票如能全部解鎖,又能給員工帶來約 14 億美元 (約合人民幣 89 億元) 的回報,將在小米員工中創造出大量千萬富翁。

受邀參與「小米發展基金」的員工,若在投資後的 5 年內離職,僅能收取初始投資的本息。如能待滿 5 年,可成為基金權益持有人。此後離職時可要求小米按公允價值回購股份。在 2015-2017 年期間,在小米利潤表中確認的相關費用分別為人民幣 6910 萬元,人民幣 5737 萬元和人民幣 1.0 億元。

股權激勵之外,小米員工純現金部分的薪資不高。招股書顯示,小米 2017 年雇員工資、薪金和花紅 (紅利) 開支共計人民幣 24.28 億元 (除去社會保障福利、住房福利等),相當於每位員工的年均年薪為人民幣 16.73 萬元。令市場人士質疑,小米是否在上市前通過壓低工資但增加員工認股權來粉飾業績?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陳欣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小米在 2015-2017 年期間給員工的薪酬及福利開支分別為人民幣 20.3 億元,人民幣 28.3 億元和人民幣 40.5 億元。而以股份為基礎的薪酬開支則分別為人民幣 6.9 億元,人民幣 8.7 億元和人民幣 9.1 億元,占員工薪酬及福利開支的比例為 34.0%,30.8% 和 22.5%。

這說明小米在早期為了增強對優秀員工的吸引力,傾向多給予股權激勵,而在臨近上市的 2017 年反而減少授予股權。陳欣認為,小米的會計處理方式合理。

事實上,小米最高薪的不是創辦人雷軍。據招股書披露,小米前 5 名最高薪人士 2017 年總薪酬達到人民幣 1.96 億元,其中主要涉及工資、薪金和紅利為人民幣 814.8 萬元,員工認股權開支為人民幣 1.87572 億元。平均下來,前 5 名高管不計算員工認股權的人均年薪超過人民幣 160 萬元,計算員工認股權的人均年薪接近人民幣 4000 萬元。

小米還列出了這 5 位高薪人士總薪酬的分佈範圍,2017 年,年薪在人民幣 1 億至 1.5 億元的有 1 人,年薪在人民幣 3000 萬元至 1 億元的有 2 人;年薪在人民幣 1 億至 3 億元的有 2 人。不過,招股書顯示,這 5 人均非小米集團董事。按照小米的安排,2015 年至 2017 年這 3 年期間其董事酬金均為零。

雷軍通過所持 31.41% 的小米股份,身家能達到 220 億至 314 億美元,按照小米 700 億至 1000 億美元的估值區間來算,約合人民幣 1400 億至 2000 億元,他將成為僅次於馬化騰、馬雲、李嘉誠的中國第四大富豪。

幾位聯合創始人的身家也將普遍超過 10 億美元 (約合人民幣 63 億元),上千名員工也將在小米上市後成為千萬富翁。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