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侍2》再度無恥度重鹹演出。(圖/福斯,2018.05.17)
▲《死侍2》再度無恥度重鹹演出。(圖/福斯,2018.05.17)

註:本文在倒數幾段會有雷,請斟酌閱讀。

《死侍》首集在萊恩雷諾斯的全力護航跟拚一口氣之下,做出了全球7.8億美金的超高標票房水準(成本才5800萬美金),讓各界徹底跌破眼鏡。原來這號賤嘴下流王也能闖出這種成績,也算讓當時瀰漫一股暗黑心理主軸的超能英雄路線,添加了新鮮味道,原來有人可以這麼無恥破格,徹底消融第四道牆的表演,讓觀眾笑樂開懷,加上恥度尺度重鹹,迎合當代口味越來越麻辣的觀眾所需。

上一集製片成本預算低,許多特效場面都含糊帶過,甚至為了節省動畫特效預算,有些場面乾脆放棄好了(如片尾明明帶了一堆槍械卻無緣上陣)。但在陽春特效之下,也不能說觀眾就願意降低特效標準。所以劇組就很用心地在局部可以做到滿的場面,努力做到小而美的定義。甚至還調侃電影公司明明有這麼多X戰警的IP角色,卻只能讓兩個角色登場,令人莞爾。

即便如此,這部片基本上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但萊恩雷諾斯定義成「麻雀雖小,我最衰小」,因為這角色一路上都很衰小,從籌拍不被看好,被唱衰,加上萊恩經歷幾部爛片折騰(其實從《金鋼狼》延伸出來要拍《死侍》就有夠被看扁),特別是《綠光戰警》太糟糕,讓這個好萊塢性感男人淪為過街老鼠。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不是拍這部爛片,應該也不會娶到他的美女嬌妻。而且這角色死不了,發揮衰的能力到極點。反正都死不了了,那就可以把死當成笑話,這就是其他超級英雄完全做不到的程度了。

所以《死侍》首集徹底洗刷萊恩雷諾斯的人氣指數,重新由黑翻紅,續集正當大家擔心會不會有了錢之後,也不似首集的新鮮感,劇本會不會不夠荒謬有趣?答案是:不會。而且,這回太下流,黃腔從沒停過,也樂意複製首集的血腥殘酷打鬥之中,獻上一幕幕熱騰騰的嘔心笑聲。

《死侍》反英雄、反社會人格,肆無忌憚地調侃所有公式與當代文化。所以如果劇本缺乏完整角色背景/動機,就算故事本質蒼白,光看這個角色大玩消遣其他英雄角色路線也可以。但續集顯然要認真說個好故事,並且讓我們喜歡反派機堡。

大多數觀眾入場就是要看死侍的嘴砲創意,他大概是比《鋼鐵人》損人路線跟《蜘蛛人》碎嘴趣味的混合體。要能損人還不會讓對方生氣,這是高明幽默,而觀眾要能完全明白他的言談趣味,更是考驗觀眾理解影視文化典故程度的大會考。 

以下有雷

特別是擅長拿埂裡面的哏,如當他去追殺劇中穿越時空而來的機堡時,他引用了《魔鬼終結者》中主角約翰康納的名字,就因為《魔鬼終結者》剛好就是穿越時空的殺手來追殺約翰康納。死侍劇本中充滿了這類消化當代影視文化後,再拿出來致敬的惡趣味。更別提模仿《第六感追緝令》那場換腿翹腳的名場面,那幕戲幾乎是令人噴飯至極。

不只是台詞場景致敬的趣味,就連音樂也頗有弦外之音。如明明最激烈的危險場面,就是要安插芭樂情歌來製造趣味,就連新世紀音樂天后恩雅的歌曲也被惡整凸顯另類趣味,更別說片尾畫面的驚喜,如果還嫌前面不夠酸不夠賤,那就讓萊恩雷諾斯把荒謬進行到底,瞎到太有創意了。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