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行動》是《神鬼認證》系列編劇的作品。(圖/華映,2018.05.31)
▲《高壓行動》是《神鬼認證》系列編劇的作品。(圖/華映,2018.05.31)

中東向來是這幾千年來剪不斷理還亂的政治紛擾之地,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僵化的國界種族議題,根本已經無法用是非對錯判斷區分。這塊神選之地有基督教、猶太教、伊斯蘭教三大宗教之爭,可以想像國族遇上混亂的政治神權之爭,各種宗主國中心之爭,比無解還無解的國界議題。從以色列、黎巴嫩、整個沿岸全都面臨人神之爭。

《高壓行動》(Beirut)拿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為片名,中文片名當然不能取『貝魯特』這麼直白的地理名稱,用高壓行動四個字彰顯故事主角:一位派駐貝魯特的美國外交官梅森在宴會中居然遇到恐攻,一夕之間讓他家庭/事業全變調。讓他不得不遠離這個傷心是非地。直到10年後,居然收到情治單位央求來貝魯特演講,原來這場舊地重遊,有著比他想像更艱困的調停任務。

由於中東千年來的國族種族宗教衝突已經燒上千年,要能三言兩語解釋清楚,絕對不容易。開場男主角梅森就對來訪的美國議員簡單解釋中東政局,當然,他用略帶調侃的方式解嘲黎巴嫩的混亂局勢,大家在如此紛擾的政治情況都想分到一杯羹。就因為天下大亂,在戰爭之中,卻有另類突圍的生存紅利財。

電影裡不常見以「談判」當成戲劇要素,畢竟文戲哪有武戲搶眼,有動作有場面,觀眾眼球自然注意力高。但《高壓行動》畢竟是《神鬼認證》系列編劇湯尼基爾洛伊想了25年總算拍成的案子,要搞諜報,《神鬼認證》就夠了。《高壓行動》的重點是政治觀與個人道德主義衝突時,到底是選擇是非還是要認同利益,國族政治會不會在這一場大亂鬥中,還得堅守某些政治原則?就國際局勢來看,最終都是利益導向,沒人以偉大的道德情操者自居。 

以下有雷以下有雷。 

《高壓行動》好看在於主角面臨的天人交戰是非常有趣的,第一:當年他家會遇到恐怖攻擊,就是因為他領養了恐怖份子的弟弟。基於人道立場,梅森把小孩當成政治難民一樣,努力想對待,渴望他能接受西方教育洗禮之後,進階升格成為文明國家一份子。第二:美國情報單位認為領養歸領養,但小孩也跟恐怖份子有見面,要求他交出小孩給情治單位控管時,梅森希望說服情治單位考量人道立場,結果在談判過程中,反倒是恐怖份子先衝進來擄走小孩了。避免小孩變成恐怖份子需要擔心的談判籌碼。想不到兩軍交火中,因為梅森同僚擊斃一位恐怖份子,該員開槍的流彈居然擊斃梅森太太,這樣意外喪生,梅森該能怪誰? 

從外交官太太之死,不難理解《高壓行動》要給足主角多少道德兩難局面,確實國際局勢還不全然需要道德立場解釋判讀,但觀眾希望主角秉持的道德觀,是能令人佩服。於是,當梅森重操舊業,回到戰場上要跟恐怖份子談判時,發現當年的養子如今成為恐怖份子首領,要求美方找回他那失蹤的哥哥,否則就要撕票美方外交官。

美國與以色列雖是政治盟友,但美國試圖從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能達成恐怖平衡,想從中撈一杯羹。國際局勢的現實面並非一翻兩瞪眼,更多的時候是我給你什麼?而你能給我什麼是我想要的?國際局勢本身都是談判,談判基準之外,人情是非都是其次,沒有大是大非,只有利益輸送,《高壓行動》把整個灰色地帶的各種問題都挖出來,在混亂政局之中沒有完人,只有各種小人物哀歌。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