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立法院審查年金改革法案時,藍綠衝突場面。(圖/NOWnews資料照)
▲圖為立法院審查年金改革法案時,藍綠衝突場面。(圖/NOWnews資料照)

距離年金改革新制即將上路僅一個月時間,各地政府陸續配合辦理相關說明會,近來更看見退休公教人員協會辦理自救會,吸引上千名退休公務員參加,透過新聞畫面呈現,當中有不少辛勤一生的公教人員直言,擔心7月1日退休金減少,會影響生活。尤其近年來物價上漲、通貨膨脹,原本已經克勤克儉的退休金再被刪減,心中的鬱卒指數,恐怕非當事人能夠想像。

筆者本身或家中並無任何親屬擔任公教職人員退休,是以狹義來說年金改革對我一點都沒有影響,然而在過去一年多因為擔任政黨發言人關係,在各大政論節目中也著實討論不少;透過研究及數據分析,可以大膽預測,年改新制上路,可能造成的後續效應,才正要發生。

首先,任何社會政策的主體都是以「人」為出發點,無論是照顧人、幫助人、救護人,社會政策都需要讓人的生活更好;而年金改革最原始出發點則在於永續經營。所以如果一個好的年金制度能夠讓人的生活變好、但無法永續經營,這是白搭,反之亦然;而造成年金保險需要改革的根本問題並非任何主觀因素造成,說得直接,現在年改最大問題仍在於現代人壽命延長、造成領取退休金年限增加超過以往計算。

可是,發生這樣情況的並非軍公教退休年金的獨有,真正造成政府整體最大赤字,應當是勞保年金。所以當蔡英文政府強推年金改革時,就有人提醒務必不能泛政治化操作,尤其是如果年改並未動到勞保這塊的話,那麼再怎麼口說公平正義,都仍難逃拿特定族群開刀的疑慮。

公教人員年金改革幅度雖大,但因為只占總人口的5%,而反觀對於年金制度中隱形財務缺口最大的勞保仍未討論,放眼未來要如期如時改革仍有很大不確定性,這也是檢視政府到底有心做全套、還是作假搞半套的最好指標。

再者,民進黨政府推行年金改革以來,仍然沒有為過去刻意汙名化領取年金軍公教人員說一句道歉,這也是現在衝突持續昇高的主因。甚至改革抗議過程中有帶頭者辭世的不幸憾事發生,種種鐵證只顯示了政府沒能持續有效溝通。

筆者每每在政論節目討論時總會遇到不理性綠營人士反駁,「有呀!政府開了多少場溝通。」甚至還會反過來指責抗議者破壞現場秩序。其實,執政者真的需要多點同理心。這種缺乏換位思考的言論,說穿了因為被改的人不是你!如果政府溝通只是走過場的形式主義,那麼多開一百場當然也無用;而如果要求被改革者公聽會上不能吵鬧、只能被政府摸頭,豈不是倒退到威權專政?不就更是愧對民主進步的招牌?

另一方面,違反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則也是年金改革無法令人信服的主因之一。要改,為何不能有落日條款?為何不能從此時此刻開始改?當然這可能引發搶退風潮、或是會讓新進軍公教待遇更加限縮。所以最好的化解方法,仍然是回歸到純粹科學的計算。不帶情緒的用數字告訴所有被改革者及民眾,現在何時會歸零?這樣不改走下去何時破產?而改變到此後是最不得不的改革。

可惜未看見這些科學證據,或有提出卻也無法實質討論;國會殿堂上只看見一位位張牙舞爪的綠委們嗆聲多砍、又大罵貪婪,一生辛勞的軍公教人員,命都可以為國犧牲了,還要在老年時被冠上貪婪之名?綠委們得了便宜還賣乖,在軍公教傷口上大灑鹽巴,很過癮嗎?

最後,任何一個制度,都不能跨越時空來看待問題。用現在的思維看過去的制度,當然難以想像。就像現代人也難想像不過才半個世紀前,黑人是不能與白人同坐巴士、同進大樓、甚至是共用同個廁所,而如今誰還敢存有任何差別歧視性的思維呢?

如果走到今日,客觀環境使然讓年金不得不改,身為擁有絕對權力的政府,難道不能更有胸襟的面對被改革者的無奈及無助?還是七月一定趕著鴨子上架,甚至連軍人年改也一同上路,只因地方首長及緊接的總統大選都會到來,如果連年金改革也要如此政治算計,這個一子錯、造成全台皆輸的年金改革,紛擾只怕還會持續、沒有停止。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