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右)10日到台北市議會進行施政報告,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左)出席接受質詢。中央社記者裴禛攝107年4月10日
▲台北市長柯文哲(右)10日到台北市議會進行施政報告,台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吳音寧(左)出席接受質詢。中央社記者裴禛攝107年4月10日

現在民進黨得了一種雖不致命、但奇癢無比的症狀,通稱「吳音寧症」。陷入「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的困境,到底該不該讓爭議不斷的吳音寧下台?斷然止血;還是蔡英文加碼把全黨給all in進去也要力挺到底?今年年底參選的民進黨縣市長恐怕個個聞音色變!

首先,吳音寧適不適任這個問題已經不需討論,還可能有不同答案?但弔詭的是為何綠營還要力挺音寧到底?中央執政後滿朝文武百官職務,難道沒有更能擺放吳音寧的位置?就連三歲小孩在外跑步跌倒受傷也會用手捂著傷口止血,為何民進黨就是不懂把吳音寧這個洞口堵住、還任其流血呢?

說穿了,就是「領導威信」作祟。從去年提出讓一個沒農產運銷經驗、沒公司治理經歷的吳音寧接任北農總經理起,已經引發軒然大波;每個人心裡一定都會有個疑問,「她憑什麼?」別再說那種騙外行人的「她很會做事」這種幹話,如果吳音寧當上北農總經理是因為她的做事能力?這麼說是汙辱了在北農工作一輩子的同仁,而其他沒獲得關愛眼神得到此位置的人,也要羞愧的挖洞自埋。

是蔡英文的力薦、力保、力推,讓吳音寧坐上此大位,如此而已。

所以憑什麼是她?不是張三、不是李四、而是橫空出世的吳音寧?説與她那資政爸爸、或是獨派要角的舅舅無關,誰相信呢?

當然,農委會和台北市政府有其股份的任命權,只要依法行政、合乎規定,吳音寧的上任當然沒有問題,是上任後才發覺吳音寧大有問題!

首先,吳音寧到議會備詢表現徹底不及格,連基本議員有可能問的「必考題」也沒有掌握。一個公司治理基本abc不就是「產、銷、人、發、財」嗎?這種大學企管係程度的問題都沒有認真掌握,被議員問到財報就現出原形,難怪年薪250萬的超高薪實習生標籤永遠擺脫不掉。光此一事吳音寧自己就該負起最大責任,畢竟爭議皆由此來。

再者,與議員關係有下功夫嗎?休會期間有無針對個別議員關心議題掌握分析?通盤了解?說穿了就是要各個擊破,無論「見面三分情」或是「伸手不打笑臉人」,連私下的拜會都不願意低頭,又怎麼能怪議員們沒有手下留情呢?

吳音寧既然可以猜想到自己將是會期中的爐主,卻還當自己是「佛系的」備詢者,是認為不做任何努力,時間到了自然就會爭議停息?那也未免太小看代議制度和社會觀感的與論壓力了!

其實從農曆春節休市、菜價暴跌等新聞事件、公款購菜轉送溪州鄉公所,到禮品贈送貴賓做公關,最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到現在,沒從吳音寧口中聽到一句「道歉」!不道歉還振振有詞,這就不只是笨、而是壞,因為明知不好不對還要硬凹,擺明把全家當成我家,真以為民進黨上任,阿貓阿狗也都跟著升天?

即便死忠的綠營支持者,看待吳音寧大概也很難平心靜氣,畢竟年領250萬高薪的不是自己(或是吳音寧自己承認的248萬)。挺綠營挺一世人,挺到月底拿到薪資單後發現硬生生比吳音寧少一個零,這種相對剝奪感,民進黨中央有可能沒看見嗎?

現在蔡英文的力保,就是把黨中央跟吳音寧綁在一起,從戰略角度想,撐過這個議會質詢,吳音寧要再出現在鏡頭面前的機會恐怕少之又少,只要不再犯錯,自然會有其他新聞事件蓋過,賭一個人民是健忘的,當然可以繼續穩坐大位。然而基層員工的民怨又豈是如此好解決?別的不說,光北農基層同仁就無法信服爭議不斷的吳音寧,而當吳音寧決策令完全出不了總經理室時,難保不會再次犯錯。

民進黨號稱是與勞工站在一起的黨,但在勞基法修正案上已經傷痕累累,現在又放任一位農村野兔霸占高位,不看能力只問背景,這又怎麼能夠說服過往死忠支持者繼續相信所謂的堅持改革?

所以總結吳音寧的離去,短期內將有可能傷害到蔡英文主席的威信;但吳音寧的留任,卻是會徹底摧毀民進黨的創黨價值。兩相權衡取其輕,在這件事情上的處理,將看得出領導者為私利還是為大局的態度。

而身為非民進黨員,誰管民進黨安不安寧?我只在乎,年底台北市長選戰如果只剩音寧去留保衛戰,這對全民,都是個災難,不是嗎?

●作者:洪孟楷/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