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第12戰術偵查機隊的RF-16B偵照機,利用機腹偵照莢艙進行光學和紅外線影像攝影偵照敵情。(圖/空軍司令部提供)
▲空軍第12戰術偵查機隊的RF-16B偵照機,利用機腹偵照莢艙進行光學和紅外線影像攝影偵照敵情。(圖/空軍司令部提供)

2018年6月4日,第34屆漢光演習實兵對抗第一天,一架空軍編號6685號的F-16A戰機在新北市暖暖五分山山區墜毀,飛行員吳彥霆少校殉職。這是吳彥霆少校第二度駕駛F-16戰機跳傘,但是沒能逢凶化吉。 

然而這個意外卻意外讓空軍最神祕與低調的部隊,空軍第12戰術偵查機作戰隊再度受到矚目。空軍第12偵照隊可說是空軍偵照的主力部隊,民國25年成軍後,在對日八年抗戰時曾因為敵我軍力懸殊而短暫番號凍結。在12隊重編後,就一直是中華民國空軍偵照部隊中最核心的單位。雖然從重編第12隊到現在,空軍曾擔負影像偵查的單位還有第4中隊(紅狐中隊)與第35中隊(黑貓中隊),但至今仍然存在也是唯一的偵照部隊就是12隊。 

12隊的隊徽,是一隻趴在雲上的小獅子,拿著一支望遠鏡在偷窺敵陣,這可愛的隊徽也說明了空軍12偵照隊的部隊特性。 


▲空軍在6月4日漢光演習首日,花蓮基地編號6685號F-16A戰機由吳彥霆少校駕駛,在模擬攻擊基隆港任務中在新北式五分山附近墜毀,殉職。(圖/軍情與航空提供)

過去的台海空戰,幾乎全是為了掩護12隊前往大陸東南沿海進行偵照而爆發。1990年7月20日,差點爆發截至目前為止的海峽最後一場空戰,也是為了掩護12偵照隊前往浙江陸橋偵照時,在溫州灣上空與接近的解放軍殲八戰機幾乎爆發空戰。 

當時空軍由桃園基地派出第12偵照隊一架配備始安相機的RF-104G和一架配備KS-125高空掃瞄相機的RF-104G伴隨偵照,另外新竹基地則派出4架F-104G掛彈隨行護航,而共軍則派出4架殲8戰機進行攔截。 


▲1990年7月20日,空軍前往浙江陸橋基地偵照,在溫州灣上空與解放軍戰機遭遇,這是當時空軍配備的RF-104G使安偵照機。(圖/作者收藏)

位於浙江的路橋機場距離台灣相當遠,但1990年7月初,監聽單位發現路橋機場有不尋常的調動。中共若是將後線戰機調動進入第一線機場時,台灣方面就會加派偵巡戰機執行海峽巡弋,甚至會派遣始安偵照機前往東南沿海照相。那時在兩國論之前,海峽中線以西還是在我方的掌控之下。當時大陸方面對於台灣的偵照機,若是在金門到馬祖之間的空域執行例行偵照,通常不會加以阻攔,僅派戰機沿海岸線與台灣的RF-104G偵照機平行併飛或區域警戒,防止我方空軍戰機進入大陸上空。但是台灣的偵照機一旦往北超過馬祖與往南超過金門時,解放軍空軍的戰機,就會起飛進行攔截,逼迫台灣的偵察機停止偵照。

1990年6月,浙江路橋機場已部署殲8戰機,此外可能又進駐一批數量不明的新式戰機,台灣的空軍作戰司令部透過監聽掌握這個訊息後,決定派遣12隊的偵照機前往路橋偵照。路橋機場距離桃園空軍基地的直線距離接近350公里,位於台海當面250浬警戒區的邊緣,同時也接近RF-104G偵照範圍的極限了。7月20日當天上午作戰司令部對12隊與第11飛行大隊下達偵照命令,第12隊的偵照機與第11大隊的護航機分別自桃園和新竹起飛以後,偵照機立即右轉指向馬祖並開始爬升,通過馬祖後偵照機開啟後燃器以速度1.2馬赫維持050航向,沿中國大陸海岸線外10浬向東北飛向次要目標:溫州機場。4架護航的11大隊F-104G戰機維持在偵照機下方大約5-6,000呎處,等到距離溫州機場大概僅剩30秒航程時,空軍的戰管(ACC)發現共機逼近至我方軍機10公里處,因此要求偵照機停止偵照與立即脫離。


▲7月20日的偵照任務,空軍另派4架F-104G戰機隨行護航,在偵照機脫離後,這4架護航的戰機和解放軍攔截的戰機在空中目視遭遇。(圖/軍情與航空提供)

當時4架殲8戰機顧著追我方偵照機時,並未發現偵照機下方仍有我方護航戰機。當時我方護航戰機進入戰術高位,對著共機加速俯衝而去,並在空中目視共機,當時領隊若決定攻擊,我方擁有位置優勢,空戰結果也極有可能對我方有利。但當時護航戰機領隊考量兩岸之間已經開始交流往來,一旦開火後果難料,最後決定甩脫追兵飛返台灣,放棄了成為「米格英雄」的機會。 

差一點的海峽最後空戰,就在雙方都自制下沒有成真。現階段兩岸之間其實是處於內戰暫停的狀態,沒有任何停火或停戰協定,稍有意外戰火可能再起。 

現在的第12偵照隊,配賦2型偵照機,分別是RF-16A/B偵照機與RF-5E偵照機。RF-5E偵照機為汰換12偵照隊的R-CH-1中興號偵照機後的後繼機,而RF-104G偵照機除役後則由RF-16A/B偵照機汰換。 

RF-5E偵照機,由空軍選出8架時數較低的F-5E戰機,交由新加坡宇航改裝其中7架,第8架移交新加坡空軍折抵改裝費用。RF-5E偵照機則裝置機鼻前視相機、中低空相機與紅外線相機,作為戰術偵查之用。 


▲第12戰術偵查機作戰隊,也配備RF-5E偵照機作為中低空戰術偵查之用。(圖/軍情與航空提供)

這批RF-5E偵照機,多年來也已經折損3架,僅剩4架仍然擔負中低空戰術偵查的任務。 

RF-16偵察機在空軍接收F-16A/B Block 20戰機後,採購的F-16戰機中撥交部分,由花蓮5聯隊第12戰術偵查機隊接收,取代原先RF-104G的偵查功能。這批的12隊的RF-16偵照機,外觀上與一般F-16偵照機相同,執行任務時在機腹中線掛架掛載偵照莢艙執行照相偵查任務。最大的相機為鏡頭焦距66吋的傾斜掃描式相機LOROP 66,採用數位感光元件,因此偵照照片還可以數位放大,較過去使用底片的LOROP 66相機的效果更好。 

這次損失的6685號機,是萬安演習中模擬對基隆港進行空襲的攻擊軍戰機,戰機為借用27作戰隊的飛機,因此並未對空軍戰術偵查的能量造成影響。但是損失一名年輕的飛行員,卻是國家難以估算的損失。

●作者:施孝瑋/軍情與航空網站主編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