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台灣》揭開「通靈阿姐」的祕辛。(圖/牽猴子,2018.06.14)
▲《看不見的台灣》揭開「通靈阿姐」的祕辛。(圖/牽猴子,2018.06.14)

繼《看見台灣》這部拍攝台灣上空鳥瞰景致,牽動起台灣環保、水土保持的最後一條國族神經,不再只是讓台灣美景成為一種精神阿Q式的慰藉題材。導演齊柏林的偉大奉獻,至今仍是令人佩服的。有趣的是,既然有了「看見台灣」,在看見之外的,《看不見的台灣》這個題材反倒是令人狐疑好奇的,看不見的到底是什麼?

看不見的當然會讓人想到鬼神說,但怎能預期鬼神說可以成為拍攝主旨?這是《看不見的台灣》這紀錄片獨一無二的攝製元素,就紀錄片來說,編導大約有預設立場,甚至可以技巧性地設計訪問者的言談成為編導的政治目的。但,若這一切都不存在呢?編導無法預先知悉受訪者的態度,甚至必須面臨邊拍邊剪邊「還愿呢?」

《看不見的台灣》討論的一切實在是太「神」了,神到讓我們敬天地鬼神的肅穆態度必須擺出來,而不再只是傳統娛樂導向,對於拍攝的紀錄片工作者們,更是一場無法預期的異想之旅。本來導演林明謙只是想拍攝美玲的神祕際遇,沒料到這個起心動念的好奇態度居然可以改變家族命運。

拍一部片頂多是一個人的言志角度,怎麼會有一部片能影響家族百年定位?這已經超過紀錄片的世俗價值,《看》片帶來的近乎是「普渡」價值,這種精神上的高度,更無法用紀錄片的基本定義來看。因為神明對話過程傳達出來的愿力,是要讓命定之實成為在鏡頭底下的劇本藍圖,人類的愿力能否幫神明完成最後一塊拼圖?神明不只是我們許願的未來幸福進行式,原來神明也需要人們幫忙修正「過去式」,這些在鏡頭底下的神明天語,無不讓人嘖嘖稱奇。

編導攝影剪接後製團隊們,沒有一個人能理解為何宇宙神明,或是俗稱為能量體的九皇子、媽祖、鄭成功、阿立祖、林府九千歲、城隍爺都各有託願。他們希望修正人間的政治錯誤,奈何人間的偏見誤解還可能加深神明之間無解習題。這些完全超過凡人理解邏輯,天地業力自有定數,人們也扮演了其中一份子,是否能人定勝天?既然天已有定數,人的極限奉獻力正念能改變幾分?這些也都是鏡頭底下觀眾會產生好奇的元素。

《看不見的台灣》對於無神論者,不過就是一場獵奇闚秀,但對多半有信仰者來說,這是一部多麼能振奮人心的實驗組對照組作品。原來命數能有所突破,特別是故事中的導演因為拍攝這故事,甚至讓瀕臨死亡邊緣的弟弟能重拾光明。而劇組另一位工作人員甚至解開家族成員的遺憾死怨,神明間希望解開的生死仇恨國族對立都是挺能讓鏡頭外觀眾放下成見,好好思考一番。如同片中替台南維冠大樓受難者辦的法會,以及台南市鹿耳門鎮門宮國姓爺托夢要求在法會中代為向原住民道歉事件。特別是國姓爺要向西拉雅族祖靈道歉一事涉及無神論者的鄙夷與政治立場問題誰能有資格代表西拉雅族向漢人和解呢?

《看不見的台灣》是一部超越紀錄片本質的作品,無從預設也無從求證,因為都是天地神語來幫你見證,有了天地神祖靈來幫你開示,多少怨恨無解的課題從質疑中轉為溫柔信仰,這是罕見的紀錄片,值得眼見為憑。

●作者:膝關節/影評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