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爭端從口水轉向實戰?外銀表示,為防風險情景變成現實,建議相對於美元,加碼10年期美國國債和日圓。(圖/翻攝自 asia.nikkei , 2018.5.30)
▲中美貿易爭端從口水轉向實戰?外銀表示,為防風險情景變成現實,建議相對於美元,加碼10年期美國國債和日圓。(圖/翻攝自 asia.nikkei , 2018.5.30)

中美貿易戰緊張情勢升高,有外銀機構預期,除非貿易衝突進一步升級或者全球性貿易保護主義升溫,目前公布的關稅清單在宏觀層面的影響應該相當有限。例外外銀首席經濟學家也提醒,接下來有3個值得關注的日期及事件,包括6月30日美國財政部計畫出台對中國大陸在美投資的制裁措施;7月6日中美互征關稅措施開始生效;未來美國有可能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大陸産品加徵關稅,中國大陸可能進行相應反制措施。

美國貿易辦公室公布了加徵25%關稅的中國大陸産品清單、總規模約爲500億,其中340億美元産品(主要包括機械器具和電氣設備等)自2018年7月6日起加徵關稅,並在未來1至2個月對其餘160億美元産品加徵關稅清單徵求公衆意見。中國大陸也立刻公布了對等反制措施,決定對同等規模的美國産品加徵關稅(清單一主要包括大豆和汽車,7月6日生效;清單二主要是能源和化工産品)。此外,中國大陸還宣布雙方此前磋商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同時失效,一般認為這主要指中國大陸計畫增加自美進口。

瑞銀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分析,理論上,如果中國大陸很快做出更多妥協和調整滿足美方要求,7月6日之前美方可能會降低加徵關稅的産品規模,但這種情况的可能性極低。即便中方同意大幅調整國內政策,這也需要較長時間,而且美方的要求苛刻且多變。瑞銀美國團隊認爲,美國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大陸産品加征關稅的可能性很低,但風險猶存。

目前難以預測未來中美經貿磋商的路徑,在7月6日中美雙方的加征關稅措施生效之後一段時間,如果美國企業和消費者受到的負面影響十分顯著,美國政府認爲301調查相關的部分關稅必要性不高或至少無需再進一步升級,中美雙邊經貿磋商可能會取得明顯進展。但考慮到中美在部分核心問題上存在明顯分歧,而且美方貿易政策似乎並沒有清晰單一的訴求;因此在目前的階段,較難準確預測中美經貿磋商取得重要進展的時點和相關觸發條件。

初步宏觀影響比較有限,但不確定性上升或拖累經濟活動。瑞銀估計,美國對中國大陸500億美元出口産品加徵25%關稅的第一輪影響會拖累中國大陸實際 GDP 增速0.1個百分點。如果美國額外對1000億美元中國大陸産品加徵關稅、且美國與其他經濟體的貿易爭端升級,則對 GDP 的整體拖累在第一年可能達0.3至0.5個百分點。

此外,汪濤指出,中國大陸提高美國大豆和其他農産品的進口關稅可能推高國內CPI約0.1至0.2個百分點。對企業活動和投資而言,最大的拖累因素可能是貿易爭端帶來的不確定性,這可能會導致企業延遲投資或轉變在華投資策略。

至於中國大陸政策可能微調以抵消外部衝擊  如4月政治局會議釋放的政策信號,可能會微調放鬆國內政策、包括放鬆目前偏緊的信貸政策,從而支持內需、對沖外需疲弱的拖累。可能的政策調整包括放鬆對 PPP 和相關基建支出的約束以及放鬆貨幣信貸條件等。大陸央行可能進一步降準,今年規模可能至多達200個基點,瑞銀維持2018年中國大陸全年6.6%的GDP增速預測,不過目前預測可能面臨一定下行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