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傷友游麒弘努力復健後,目前透過產學合作,已順利重返美髮職場。(圖/陽光基金會提供)
▲八仙傷友游麒弘努力復健後,目前透過產學合作,已順利重返美髮職場。(圖/陽光基金會提供)

八仙傷友游麒弘,因從小單親緣故養成獨立個性,燒傷後為了不讓家人擔憂積極復健,希望靠一己之力重新站起來。如今他已順利回校念書,同時也透過產學合作重返職場,擔任美髮師助理。他希望,能有一朝和三五好友環島義剪,回饋社會的協助。

游麒弘今年20歲,他成長自單親家庭,高中在新竹念美髮科時,想趁年輕多學習技能,選擇半工半讀,白天唸日校,下課後就到美髮店實習,這樣日夜操勞的日子長達兩年。

2015年6月27日,學長邀他北上到八仙樂園玩,由於他平日認真讀書和上班,少有休閒活動,想趁機喘息便答應赴約,豈料卻遇上改變他人生樣貌的八仙塵爆。

乖小孩和學長到八仙玩 慘遇塵爆以為在作夢

事發時,游麒弘和學長站在舞台第一排,離起火點很近,塵爆瞬間兩人都被火舌纏身,這樁意外造成他全身80%深二度至三度燒傷,包括四肢、大腿、臉部和脖子均慘遭火吻,學長更因此不幸喪生。

游麒弘回想,逃出火場時他和學長失散了,當下彷彿戰場,慘叫聲四起,空氣中混合著蛋白質和肉的燒焦氣味,而他沒有感覺到痛,以為只是輕微燒傷,逃出後還用僅存的力量幫其他人拍掉火星後,再走到一旁休息等待救援。

那時他還以為自己在夢境裡,幻想閉上眼睛5分鐘就能恢復原狀,但睜開雙眼一切如舊,只有人生跑馬燈不斷閃過。

「我猶豫很久……要不要打電話給媽媽……。」

因為單親的緣故,游麒弘從小早熟,更養成獨立的個性,以往他不想麻煩家人,都盡量自己解決問題,燒傷後怕媽媽擔心,遲遲不敢撥電話給她,但對一個當時才17歲的年輕孩子而言,塵爆已非他所能承擔之重,直到最後他才鼓起勇氣打電話向媽媽求救。

在言談之中,了解到游麒弘除了對家人貼心之外,也對其他人貼心。像塵爆之後,他以為自己僅受輕傷,還頻頻禮讓其他傷者就醫,由於當時傷者眾多,他從事發的晚間8點32分,一直等到11點半左右,才順利上救護車被送往振興醫院急救。

「在醫院無法弄死自己」 轉念接受力圖振作

對游麒弘來說,一起到八仙玩的學長是他的學習楷模,兩人感情很好,他在醫院醒來後先關心學長是否還活著,但媽媽都騙他學長仍在人世,更開始復健了,游麒弘為了跟上學長腳步,也想努力活下去。

但後來看新聞才得知學長已過世,他倍受打擊,直言:「曾想過不要活了!」

然而,因為當時只能躺在病床上,無法自由行動,也沒有辦法在醫院弄死自己,只好無奈接受僅有自己留下來的事。

之後游麒弘才慢慢轉念:「既然無法改變受傷的事實,就試著接受它,努力讓自己不要依賴別人,靠自己好好活下去。」

游麒弘回憶,自己住院140天,其中加護病房待120多天,經歷無數次植皮跟清創,這段期間都靠媽媽辛苦照護,一開始自己全身都沒有力氣,只能躺在病床上,也站不起來,連想拿塑膠湯匙吃飯都不行。

回想住院最痛苦的時候就是換藥,對他而言,每次洗澡跟換藥都是漫漫長路,要從白天進行到晚上,換一次需花6小時以上,換藥必須把焦皮爛肉刮除,過程反覆煎熬,他形容自己像「待宰的羔羊」,因為真的太痛苦了,有時也換到大哭大叫,甚至是難過到飆罵髒話。

由於他習慣凡事靠自己,覺得「施比受更有福」,不想一直麻煩別人,所以想盡快復原,在他出院四天後,他就立刻北上復健。

為重拾剪刀加強復健

據了解,游麒弘復健時間約一年,初期復健次數密集,每周5天他都到陽光基金會新北重建中心報到,每日復健十幾個項目,除了練跪練蹲,也仔細按摩疤痕,經過一番努力後,才慢慢重回正常軌道,但目前還仍需持續復健。

由於他學美髮,「手」是他的吃飯工具,儘管游麒弘的雙手佈滿深深淺淺的疤痕,顏色有紅有黑,指頭上也有一道一道乾裂的痕跡,但為了朝美髮工作前進,在復健期間也特別針對手和關節加強復健,盼能再拿剪刀和編髮。

「一開始沒辦法握拳,手也還有傷口,握拳再扳開,傷口會裂開。」游麒弘回想,復健時傷口不斷癒合、裂開、流血,在堪稱是血淋淋的過程裡,慢慢重新學會握拳,然而由於燒傷影響,至今仍無法做較精細的手部動作。

對游麒弘來說,傷後不僅是外觀改變,皮膚也缺乏排汗功能,體力亦不如以往,一些需要肺活量的運動,他做起來都較吃力,腳也容易充血和發癢,而無法久站。儘管如此,在復健暫告段落後後,他仍決定重返學校和職場。

藉產學合作當美髮師助理

當前游麒弘透過學校產學合作的關係,順利在台北髮型店擔任美髮師助理。

他說,雖然現在手比較無法編髮,但同事都很友善,有時候站一整天體力不堪負荷時,也會幫他Cover,替他服務客人;公司方面對他也很友善,像他今年1月至5月仍需要重建手術跟復健,公司也願意讓他請假。

據悉,對八仙傷友來說,想進入或重返職場,除了自己的能力和信心需做準備外,若企業能有更多彈性包容,協調工作內容或時間,將更有利幫助他們順利進入工作狀況。

另一方面,儘管同事不會因外貌歧視游麒弘,但難免會遇到客人因外表而心生畏懼之際。

游麒弘回憶,其實多數客人都不會歧視他的外表,只有少數的小朋友會害怕,這時候家長的教育就很重要。

游麒弘說,曾經有個7、8歲的小妹妹來店裡洗頭,看到他就說:「我不要給手髒髒的哥哥用。」但她媽媽一聽立刻教育妹妹:「啊妳是多乾淨?」儘管小朋友不懂事,說出會傷人的話,但所幸在家長正確的教育下,才不至於讓游麒弘再次受傷。

游麒弘坦言,在回學校和職場前曾經很緊張,除了擔心自己學業跟工作耽擱太久跟不上別人外,也害怕自己無法跟別人相處、害怕被排擠,但後來他發現自己越自然、別人越不會在意,後來他也逐漸放寬心,讓自己活在當下、即時行樂。

努力學髮藝 期待和好友環島義剪

台灣社會重視外貌,因此燒傷傷友和顏損者也常由於外觀,而不容易重返職場。

對此,游麒弘認為:「台灣人找工作會看臉,這是刻在人心上面的,想改變是很難的事情。」他覺得除了傷友要努力外,也希望社會能多宣導、多關注個人的能力,而非第一印象的外表。

走過這些風風雨雨,未來游麒弘希望透過美髮師助理的工作,努力學技術,也盼能朝儲備副店長的路邁進,多學行政跟管理能力,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

此外,由於復原過程中受到許多人幫忙,將來也盼自己髮藝更精進時,能和好朋友共同環島義剪,來回饋大眾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