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屍案的迷思/人在做天在看 法醫楊日松奇案(圖/保庇)
分屍案的迷思/人在做天在看 法醫楊日松奇案(圖/保庇)

近來,台灣兇殺案、分屍案頻傳,整個社會彌漫一股詭譎的氣氛,網路上許多人忍不住問:「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了?」這讓保庇小編們想起,到各地採訪時,常跟地方上的大哥、大姐聊到:究竟「舉頭三尺有神明」這個觀念在現代究竟還有沒有影響力呢?

當學生時,課本中介紹宗教信仰總會提到其「具有道德規範」和「約束力」,但到了現代社會,宗教信仰對於人類的影響是否一如過去深遠,宗教信仰的約束力又還存在嗎?

法醫楊日松。(圖/翻攝自網路)
法醫楊日松。(圖/翻攝自網路)

台灣著名法醫楊日松博士因為經手也破過許多重大刑事案件,被譽為「台灣福爾摩斯」、「人間判官」、「法醫青天」等;雖然楊日松從事法醫這項工作絕對是講求科學辦案,但幾十年走來還是發生許多連科學也無法解答的怪異現象,我想這一點最清楚的還是他本人。

因此,楊日松「法醫青天」這個稱號可是其來有自,古有包青天「日審陽、夜審陰」,楊日松博士在世時傳奇故事也不少,發生了許多為人津津樂道的奇談。究竟信仰的「約束力」和「超自然力」在科學辦案中,又是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呢?

青山宮范將軍(八爺)。(圖/trainr150)
青山宮范將軍(八爺)。(圖/trainr150)
  • 夜審八爺

多年前,桃園一間文昌宮外的草叢裡,被發現一具慘遭性侵殺害的女子屍體,楊日松連夜趕下桃園,甚至還說要「夜審八爺」引起許多鄉親來圍觀。

楊日松當時一進到廟宇見廟內八爺的神尊手是歪的,便大聲喝斥:「是不是祢幹的!」玄的是,這時候外面天空突然天打雷劈、下起大雨,所有圍觀的鄉親都覺得不可思議、圍得更緊了一些。楊日松接著喊:「那如果不是祢,就把那個兇手指出來。」八爺可是有「勾魂使者」之名的神明官,楊日松說完便輕拍八爺的肩膀。

更玄的來了,八爺的手臂被輕拍之後指向斜前方一位年輕人,該名年輕人不像其他圍觀鄉親拚命往廟裡擠,反而獨自一人站在遠處觀望,或許是沒預期到會被八爺指中,該名年輕人突然跪地崩潰痛哭,且承認自己就是殺人兇手。其實該名男子為此間文昌宮廟祝的助手,當天見被害女子獨自前來,被害女子的姣好身材竟使他心生歹念,性侵得逞後便將女子殺害棄置於草叢中。

其實楊日松和八爺的淵源可追溯至他才六歲時,當時他到苗栗一間城隍廟參拜,年紀還小的他調皮地跑來跑去、爬來爬去,甚至還爬上供桌只為了數一數七爺的肋骨有幾根,突然,後方有個人一把將他抓起,他以為是廟方人員,用力掙扎,結果一回頭發現,竟然是八爺!八爺還跟他說:「怎麼這麼調皮!」從此便種下他和宗教、信仰間不解的淵源。

延伸閱讀:怪談追追追/楊日松夜審八爺

井口真理子命案。(圖/夜貓看社會)
井口真理子命案。(圖/夜貓看社會)
  • 井口真理子命案

民國79年4月,日本東京御茶水女子大學四年級的學生井口真理子,在畢業前夕自己一個人的壯遊到台灣自助旅行,但這次壯遊卻反而成了人生的句點。她最後的身影是在4月7日約中午12點步出高雄車站剪票口,從此便行蹤成謎……

後來警方接獲線報,平日在高雄機場排班的計程車司機劉學強,曾向親友聲稱自己殺害了日本女留學生。但劉學強到案說明後又矢口否認,他說:「我神經病呀,我隨便講的呀。」再加上劉學強真的有精神疾病就醫記錄,且沒有直接證據,警方只好將他請回。

但警方還是對他進行秘密跟監,漸漸發覺劉學強「不單純」。天主教徒的劉學強,計程車內卻擺滿了佛像、神尊,且排班時其他計程車司機總是聽到他喃喃自語喊著:「阿彌陀佛」,且手上掛滿了佛珠。更詭異的是,明明沒班的他也總是待在車上、不回家,吃飯、睡覺都在計程車上。上廁所時更怪,就好像有人在後面追他一樣,用百米賽跑速度衝去廁所、再衝回計程車內,他的舉動相當詭異。且劉學強曾到佛光山找法師幫忙,他當時直接跟法師說:「每天晚上只要燈關掉、離開佛經的範圍,井口小姐就會出現,一直問我為什麼要殺她?為什麼要對她這樣?」很明顯地,劉學強的精神已經瀕臨崩潰邊緣。

當時楊日松便看準了劉學強的心理狀態,直截了斷地攻入他的心房說:「從實招來吧!否則井口小姐會一直跟著你!」就這樣簡短一句話,劉學強徹底崩潰並交代犯案詳細過程、始末。

延伸閱讀:怪談追追追/井口真理子命案

無臉女屍。(圖/翻攝網路)
無臉女屍。(圖/翻攝網路)
  • 無臉女鬼夜半敲門

西元1991年11月21日,警方獲報淡水沙崙浴場發現一具女屍,臉朝下俯趴在沙灘上,女子身穿藍色短運動服,且運動褲被脫至膝蓋處,露出內褲。士林分檢署檢察官偕同法醫到場勘驗後,將女屍翻面赫然發現面部的皮肉都已不見,只剩下頭髮連著頭骨。

12月3日檢察官再偕同楊日松等人到殯儀館進行驗屍,奇妙的事情發生了,前一天就已經由工作人員推出退冰的屍體,到了隔天,楊日松準備進行驗屍時,臉部始終是結冰狀態。楊日松雖覺得奇怪,但還是進行驗屍,對於死者的頭部和胸腔進行解剖,他發現女子生前左後腦有遭受重擊、喉部有積沙,因此判定應是生前落水。臉部因為沒有退冰,無法勘驗,但按照經驗初步分析應是遭魚蝦、螃蟹啃食。

當晚,楊日松在家看影片時,聽見敲門聲他便到門口應門。家門前站了一位穿藍色運動服的女子,女子一開口便表明希望楊日松可以幫她驗傷,楊日松請女子隔日一早再到刑事警察局,話都還沒說完,女子就頭也不回轉身走人。楊日松關上門後突然想起:這女子怎麼會知道我家在哪呢?雖然沒有正面看到女子的臉,但隱約有看到女子的臉部流滿鮮血。這讓他想起了白天在殯儀館女屍面部無法退冰的怪事,當下他大概就明白發生什麼事情了,隔天馬上聯絡檢警再進行一次驗屍。

這次,女屍的面部成功退冰了,楊日松仔細一看女子的面部,果然有疑點!因為女子的面部皮肉不見,但邊緣的部分卻呈現直角切痕,代表女子的臉是被刀子割下來的。就這樣,楊日松又挽救回了一樁差點石沉大海的兇殺案,逆轉警方辦案方向。

楊日松博士雖已逝世多年,但他為台灣法醫界寫下的傳奇至今仍廣為流傳,他的名字一直到現在還是常常被提起。他親自辦過的「奇案」其實也是一再告誡大家:「舉頭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也許信仰約束的力量被認為已漸漸式微,但因果輪迴,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