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時代所「發明」的宣傳技巧,經過了七十多年的歲月,依然是全球操作政治公關的無上法典。(示意圖/取材自CC0圖庫)
▲希特勒時代所「發明」的宣傳技巧,經過了七十多年的歲月,依然是全球操作政治公關的無上法典。(示意圖/取材自CC0圖庫)

凡是不利執政者的,都是「假新聞」;只有當權者才有資格指導與控制人民該如何認知、只有政府才能判斷新聞事件的意義,或是扶植所謂「中立」的親善團體從旁圍事‧‧‧

當心,希特勒的幽靈正在福爾摩沙上空躑躅徘徊!

雖然,納粹狂人希特勒的暴虐,普世唾棄,但希特勒所「發明」的宣傳技巧,經過了七十多年的歲月,依然是全球政客操作政治公關,奉行不逾的無上法典。

希特勒的公關宣傳靈魂人物是戈培爾,他最精密的心法就是看透人們潛意識的深遠影響力,他把大多數資源投入影像公關操作,成功了塑造希特勒的形象。

要深入潛意識就是要「潛移默化」,「教條式」的八股政治公關在在倒人胃口。

當時納粹德國有一位導演想拍馬屁,拍了一部《希特勒青年克韋斯》(Hitler-junge Quex),描寫一位納粹少年信徒為了堅持希特勒理念奉獻生命。沒想到戈培爾一看就大發雷霆,破口大罵還不夠,立刻下令禁播。

戈培爾認為有效的公關政治是要將人們「帶離現實」,邁入一個「想像的世界」當中,只有進到了那樣的氛圍,才能產生對潛意識的操控。

戈培爾當時領導下的納粹影像,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沒有《希特勒青年克韋斯》的教條,幾乎都像是模彷美國之好萊塢電影,卻成功的操控一整代「最理智」之日耳曼民族。

戈培爾更運用了大量之好萊塢手法製作新聞影片,包含了運鏡、剪輯、配樂等等手法,藉著鏡頭交錯剪接與音效搭配,呈現出希特勒接受部隊致敬與群眾歡呼的壯闊,不斷地操作政治公關的新聞技巧,成功地營造出集體意志的感染力,也在潛意識中襯托出希特勒是「偉大領袖」的形象。

「點亮台灣」、「三隻小豬」、「再苦十年就一切美好」、「都是馬英九留下的爛攤子」‧‧‧不斷的「帶離現實」創造「想像的世界」,加上越來越緊縮的新聞審查和豢養媒體打手反撲,希特勒的幽靈真的正在台灣。

這是台灣民主最大的諷刺,權力,已經異化成了是一種「包裝」;民主,已經變成了是政治公關競賽,來勢洶洶、摧枯拉朽,這才是當下公共領域中,最核心的隱憂!

有這麼嚴重嗎?

許多人或許很早就學會了對媒體保持戒心,卻對從希特勒一脈相傳到美國CIA和FBI傳承之隱藏在背後,掌控媒體的「公關操作」視若無睹。

正如同美國著名史學家布爾斯汀(Daniel Boorstin):「有人天生就很偉大,有人藉豐功偉業造就偉大,有人則是雇用公關人員」。

布爾斯汀點出了一個容易被忽視的真實:許多人都懂得忽略充滿各種媒體空間的廣告,卻很容易忽略掉,無數的公關操作,正在悄悄地操控大眾的心智。

更關鍵的是,這樣的操控是「潛移默化」不帶有「強制」外觀,是透過了「故事」、「內幕」和「議題設定」,讓大眾產生一堆政治所希望的「理所當然」。

這樣的「技術」從來就不是搞好人際的「公關」,就是一種「政治」,二十世紀下半葉以來政治的實況,絕大部分是靠媒體定輸贏。簡言之,誰在媒體曝光上占得優勢?誰主導了媒體議程?就是政治上的贏家。

這是許多當下政治評論與觀察的盲點,他們,總愛在「應然」,應該是怎樣下功夫,卻無法從「實然」,實際上操控過程去理解。

習慣「文以載道」的東方文化下,把「公關」視為是「小道」,不習慣把公關視為是政治的一部分,甚至是主體。早就忽略了主導政治輸贏的,不是政策方向、也不是政治資源的分配、而是「權力包裝」的公關操作。

所以,東方文化下的社會,已經失去了對「公關」的免疫力,他們,隨著精密的「公關政治」在起舞,變成是「權力的包裝紙」。

本質與真實,已經不重要了!

一切都是公關,一切化成政治,卻沒人戳破這個虛假的「國王新衣」,只會隨著政客不斷策畫的「公關」而情緒起伏,這才是台灣當下政治喧鬧不停,虛假議題不斷喧嘩,實際上卻毫無生產力的根源!

而看看執政當局為了選舉又開始要進行媒體掃蕩和控制,當心,希特勒正要「附身」蔡英文了‧‧‧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