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屍案的迷思/恐龍法官讓路!不解冤案就讓神明來(圖/保庇)
分屍案的迷思/恐龍法官讓路!不解冤案就讓神明來(圖/保庇)

有在看八點檔鄉土劇的保庇粉絲們應該都曾聽過劇中壞蛋說過類似的話:「人死了就不會說話」,可是真的是這樣嗎?你們相信人死了就不會說話嗎?在《分屍案的迷思》專題中,我們曾經探討「信仰」在法醫辦案時,偶爾也扮演極其關鍵的角色。神明終究是無法掌控人世間的審判,但在另一個世界,那可就不一樣了!

嘉義中寮安溪五尊城隍爺。(圖/中寮安溪城隍廟粉專)
嘉義中寮安溪五尊城隍爺。(圖/中寮安溪城隍廟粉專)

保庇NOW曾經介紹民國95年轟動一時的「泣血狀冤案」,當時嘉義的中寮安溪城隍廟正舉辦「城隍文化祭」,城隍爺忙著「八祭普客」超渡流連在八掌溪流域的冤魂,儀式順利進行到一半卻突然天打雷劈,眾人納悶著天氣的多變時,突有一名女信徒手持大把清香,痛苦地說:「城隍爺請幫我作主,還我一個公道,我不甘願被他們一群人凌遲至死,還讓我身首異處,我不甘願。」說話的這名陳小姐其實剛從從外地遠嫁至嘉義中寮,她為什麼會突然這麼說呢?

原來陳小姐搬到嘉義中寮後已多次夢到一位年輕男性請她幫忙申冤,並將當時發生的事一一重現於她眼前,夢醒後隨即以針筒抽出鮮血,在一條絲絹上寫下「泣血狀」。原來冤魂是百年前一位住在八掌溪對岸的男性,趁夜度過八掌溪想抓夜鷺加菜,卻被村民誤認為要來偷魚,因而被凌虐致死,從案發當晚九點半一直凌虐他到隔天清晨四點才死去,死後還以鐮刀割下他的頭顱,使他身首異處。百年來他曾向當地廟宇的神明申冤,卻只換來一句「無能為力」。

這次終於得以透過陳小姐用泣血狀向城隍爺請求主持公道,城隍爺帶著「泣血狀」回到案發現場,眾人發現「泣血狀」上描寫的景物與現場十分雷同,且經過地方耆老確認後得知百年前確有此事發生,而遠嫁到此地的陳小姐卻能在「泣血狀」上一一指出,必有一股無名的力量指引。

後來在安溪城隍爺的指示之下,百年前虐殺那名男性的居民後代全部手持清香下跪,代替祖先向那名男性道歉,並由城隍爺施法替亡者接上頭顱,該名冤死百年的男性冤魂才肯放下仇恨。(原文請見→嘉義中寮安溪城隍爺 審理百年泣血狀冤案

陳守娘神位。(圖/趣味歷史粉專)
陳守娘神位。(圖/趣味歷史粉專)

另一知名案件不得不提到台灣五大奇案中的「最強女鬼」-陳守娘。陳守娘為清末台灣著名的枉死烈婦,生前隨丈夫林壽居住於台南府城,丈夫林壽英年早逝,陳守娘貞潔守寡,侍奉婆婆、小姑,誓不再改嫁。豈料反倒是婆婆和小姑見錢眼開,被府署師爺用錢買通,將陳守娘雙手綁在板凳上,準備讓師爺硬上,但陳守娘使出吃奶力氣用力掙扎,卻惹怒了婆婆和小姑,兩人為了金錢就沒了人性,拿出了尖銳的東西戳進陳守娘下體,直到陳守娘失血過多而死亡。

陳守娘死不瞑目,台南府城開始夜夜傳來哭叫聲、喊叫聲,更有民眾說確實看到了陳守娘的冤魂,許多做生意的小販,今晚收到的銀票,明早一看就化為冥紙,府城上下無不戰戰兢兢、人心惶惶。有民眾去拜託土地公幫忙主持公道,但土地公表示十分同情陳守娘的遭遇,因此不願插手。民眾只好找上其他神明,但神明不是法力不夠高超、就是不願插手。後來有民眾發現,若有祀奉廣澤尊王在家中的民眾,都不曾遭受陳守娘的騷擾,於是民眾便請廣澤尊王出面主持公道。

廣澤尊王出面和陳守娘斡旋、鬥法,後來又請出了德化堂的觀音大士一同出面,才終於讓陳守娘答應讓步,但陳守娘提出了兩個要求:

  1. 對陳守娘過去的作亂、破壞既往不究
  2. 將陳守娘納入官方節孝祠、獲得封號

廣澤尊王和觀音大士看在陳守娘是受了冤屈才會擾亂民間、發洩怨氣,便答應了陳守娘的要求,達成共識,此後便不再有陳守娘作祟、搗亂的消息了。(原文請見→台灣五大奇案/台灣最強女鬼傳說《陳守娘》

這次舉的這兩個例子是較眾所皆知的,但類似的事情到了現代就沒有了嗎?在前陣子上映的紀錄片《看不見的台灣》中,就有工作人員失蹤多年的表哥冤魂現身,並表示自己是因為要揭發他人的不法交易而被暗殺分屍,最後神明出面超渡祂、讓祂放下一切回到輪迴道。一定有人會質疑其中的真實性,但神明為冤魂主持公道的案例直到現代社會仍時有耳聞,所以人死了就真的不會說話了嗎?還是那句老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分屍案的迷思》專題延伸閱讀:

分屍案的迷思/人在做天在看 法醫楊日松奇案
分屍案的迷思/舉頭三尺的神明還在嗎?

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