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漫畫家韋宗成。(圖/攝影吳政璋攝)
▲本土漫畫家韋宗成。(圖/攝影吳政璋攝)

宇宙龍氣的持有者被譽為天之驕子,福爾摩沙島上,只有扁皇與騜擁有這兩股震懾宇宙的靈氣,連通天塔台北一零一都應聲倒地,「兩人出手毫無保留,赤黑兩大戰氣互相激盪,此地瞬間暗日無光…。 」

這是漫畫家韋宗成於2009年推出的政治惡搞漫畫《馬皇降臨》,讓兩黨政治從政壇吵到漫畫世界,平常在立院忍氣吞聲丟便當,一時之間個個都有了神力,現實中吵鬧無解,至少可以在另一個次元分高下。

兩黨風水輪流轉,眼看他樓起樓塌,不變得是台灣人喜歡譙政治的個性,或許出於無奈跟苦中作樂,罵著罵著總可以罵出些周邊效益。早年台灣政治漫畫中CoCo一支獨秀,單格漫畫一針見血,像韋宗成這樣畫出單行本、為劇中角色設定劇情和性格,用認真的態度做一本惡搞漫畫,甚是少見。

《馬皇降臨》中騜的家教嚴謹,不論對方如何無理取鬧,他永遠微笑報以「謝謝指教」,因此練就了一招必殺技-謝謝指教拳。第二集《霸海皇英》江湖勢力消長,海外學成歸國的瑛獲得東瀛霸主賞識挑戰前朝勢力,騜報以絕殺「油電雙掌」,這招台灣人幾年前早就通通挨過,讀來一點都不陌生。

兩本漫畫相隔近七年,韋宗成說,畫政治類型漫畫靈感源自當時的政治環境,又抱著一股想畫武俠漫畫的夢,便將兩個概念揉合,「我想,為什麼那時候台灣沒人想過畫像《天子傳奇》那樣的漫畫。香港《天子傳奇》跟歷史沒關係,都在亂搞,他就是一個架空的故事。台灣人每天都在罵政治人物,為什麼沒人想把他畫進去?」

當年碰上國務機要費案與洗錢案,韋宗成索性虛構出「扁皇與五十珍」,五十珍的超能力參考自X教授,對騜進行腦內電波干擾,不停發送「你的就是我的」、「show me the money」。

過去,任正華曾推出漫畫《頑劣家族》,畫台灣人養小鬼、逛敲竹槓酒店,再畫臺北市長陳水扁與連爺爺的五百塊便當,算是政治漫畫的始祖之一。台灣自戒嚴後創作議題百無禁忌,韋宗成則畫前第一家庭弊案,再畫前總統過去當職業學生到處抓人小辮子,「報告老師阿才講台語。」

韋宗成說,畫漫畫的背後多少有點諷刺想法,畫前朝也畫執政者,前有吳敦義白海豚會轉彎,後有蔡政府過髮夾彎,政壇換了位子往往也換了腦袋,民眾一股怨氣難吐,「說真的,政治人物很多時候就像在檯面上演戲,我在畫他們也像一種揶揄,你們演得好辛苦,私底下不知道搞了多少事,我們拿你們來笑笑也不為過。」

韋宗成自嘲,相較於之前畫萌版的《五都爭霸》,這兩本政治漫畫取經自港漫,但動作誇張、刀光劍影殺氣太重,正好可以做為讀者吐槽跟抒發的管道,「港漫本身有惡搞基因,每講一句都話很好笑,但那時候港漫也漸漸退流行,我想當作給港漫的一點回饋。」


▲韋宗成前後推出兩本政治漫畫,融合了ptt鄉民、時事跟電影要素。(圖/攝影吳政璋攝)

當年靠著《馬皇降臨》初嚐走紅滋味,但早在畫單行本前,韋宗成的漫畫養成之路跟很多人雷同,最早的啟發是漫畫家藤子不二雄。

他上課太無聊就在作業、課本上畫圖,把同學套入多啦A夢的角色,「多拉A夢拿出慾望製造機,專門解決高中生的生理異想……。」畫的都是白爛中二往事和生活細節。

「復興美工畫圖厲害的人很多,我同學跟我說,畫圖厲害的人多,但能想出你這種多鬼東西的人不多。」科班出身,班上多的是素描、油畫的高手,韋宗成高中時候成績並非特別出色,但他笑說能畫出這種劇情的人全校大概沒幾個,算是一種特異才能。

外界看他漫畫內容白爛,韋宗成腦袋動得比口舌快,私底下安靜不多話,想說的都交給圖像去表述,但不多話的觀察家還是有爆氣的時候,「後來在做畢業展的時候跟老師吵架,復興是全台灣最好的美術學校,但有的老師會摔學生的作品。」問他有沒有被摔過,他說算是有。

「老師早上不喜歡學生運動,看到學生在打籃球就叫學生蛙跳,跳到腎臟出血送醫,他真的太超過。」反正都吵架了,所幸轉學,過去花了三年時間忙畢業展,聯考考什麼都不知道,轉學後從補習拚起才順利考上大學。

韋宗成大學時架設網站「創意漫畫大亂鬥」,把高中時期的創作放上網,開始在網路上刊登、創作,「但那時後台灣漫畫普遍不強,漫畫家不是跑到對岸就是跟出版社有糾紛,再來就是比較支持本土漫畫的出版社倒了……。」危機就是轉機,本土漫畫式微,本土桌機遊戲正好興起,不少漫畫家乾脆順勢跳槽到遊戲公司。

「老闆來找我做遊戲同人誌,那時候台灣漫畫很慘但網路遊戲很紅、遊戲雜誌很賣,雜誌上有一些台灣漫畫作品。沒在玩遊戲,那時候馬皇只畫了前面一點,但拿給他(老闆)看覺得會紅、會賣。」

韋宗成笑說自己很幸運,第一冊單行本就受到關注,成為漫畫家他前做過工廠作業員到廣告公司,直到跑去畫政治人物才是改變職涯關鍵,但第一本作品就捋了當年執政黨的虎鬚,他說,「我們那時候也在想會有什麼成果,怕會不會有人來砸場,哈哈哈。」


▲韋宗成的工作室放了大量電影DVD,都是大學時代的收藏品。現在只要靈感枯竭,他還是會看電影找想法。(圖/攝影吳政璋攝)

畫了兩本嘲諷意味十足的政治漫畫,說穿了也是台灣在地文化的一環,早年鄭問一掛的漫畫家偏向水墨武俠風格,到解嚴前後,本土意識、在地文化風起雲湧,林政德於1991年推出以中華職棒、校園愛情為主的《Young Gun》,再到任正華具有尖銳性的《頑劣家族》,在地化逐漸在漫畫界紮根。

「那一輩作者年紀跟我差了一輪,成長背景也跟我不一樣,到我們這個年紀比較偏向在地化。」成長背景與個人選擇使然,韋宗成畫九二一大地震跟SARS、三峽祖師廟與林默娘,「我比較喜歡周遭可以看到的人事物,比較親切,再來讀者看了也比較有感覺。」

至於怎麼讓讀者最有感覺?還是畫共同生命經驗彼此一起吐槽最有意思。當兵不爽國軍迂腐,韋宗成畫《新世紀國軍戰士》封面是軍人拿掃把,附贈DVD取名「兩光園地」,諷刺專做表面功夫,「用鐵樂士噴長官的鞋子真的有啊,用鐵樂士噴比較亮,但一下子而已啦。」

韋宗成說,最初的想法畫漫畫只想自己笑笑,後來乾脆自娛娛人,順便在作品中畫入一些自我調侃,台灣漫畫不好做,讀者哈日又哈正妹,朋友對他尊尊教誨:

「以我的觀察畫漫畫想賺錢,不如去買樂透。」

「你去變性整形吧,這年頭正妹畫家正夯。」 

「畫什麼美型啊,這年頭本土化正夯,之前國軍作品裡烙幾句髒話就很好。」 

大學同學吐槽他,哪些東西畫了根本不會紅,這年頭當全職漫畫家要將讀者的心跟喜好摸透,公眾口味就是好菜。但推出《霸海皇英》後,有讀者問他似乎把蔡總統畫得太性感了點?

「沒辦法,《馬皇降臨》裡周美青很漂亮,《霸海皇英》一定要有漂亮女生,不然沒人看啊。」而蔡英文似乎本身就有一種萌基因,選前人群簇擁,曾有粉絲覺得她長得漫畫人物霧島,競選場合、ptt上都有人衝著她喊霧島,但韋宗成筆下的總統是個天之驕女,玲瓏有致,算是萌系加上一點成熟韻味。

問他當時讀者都想看到一位很萌又性感的小英嗎?韋宗成一笑,「那時候有,但現在應該沒有了吧……。」

之後,韋宗成寄了兩本漫畫到總統府送給前後兩任執政者,他說兩人沒正面回應過,就是一貫的SOP、淡定微笑,擺出「謝謝指教」姿態,「這兩本以政治人物當主角,但很多劇情也是在反諷這兩人,看得懂的人就看得懂。畫馬皇大家說我親藍,之後畫了霸海外界說親綠,兩本遇上不同的狀況,我說沒關係,搞不好到了下一本又有另外的說法。」


▲韋宗成近年升格當爸,除了創作也要分出更多時間照顧小孩。(圖/攝影吳政璋攝)

韋宗成近年升格當爸爸,傍晚他會抽出兩到三小時的時間陪小孩,等到晚上十二點後,才又到在網路上閒晃、取材。之前上ptt找梗,逛的都是政黑、八卦跟電影板,現在有了小孩還多了看媽媽寶寶板的樂趣。近期他愛女心切,用手機紀錄女兒的健康狀況,有次聚餐時手急著分享女兒照片,手機點開跳出來的卻是小孩大便。

當了爸爸兼全職漫畫家,韋宗成現在還保有閱讀習慣,近年他多看近代史,當作未來故事的取材,「如果要畫長篇的近現代史我還是會選擇民國,之前畫《大同萌會》跟《委員長》是為近現代鋪路,之後的馬皇跟霸海就是這一百年來的歷史。」

畫了一系列有病漫畫,架構卻意外嚴肅,他說當年禮拜六上半天課,下午沒事做便到書店待一整個下午,看柏楊白話版資治通鑑,後來柏楊出了《中國人史綱》他也拿來看。為何小朋友都愛漫畫,他偏偏看史書,韋宗成說,「因為漫畫不能拆,我只能看不用拆封的書……。」還是一貫的冷面笑匠風格。

「很多事件發生的當下,有人問我能不能畫一個梗,可是有些事一年後回頭看就不一樣了。」對於政治素材入題,韋宗成的想法還是在於細心觀察,過去通路商要他趕快出《馬皇降臨》第二集,未料與下一集《霸海皇英》竟然相隔了八年,「素材需要累積,也許下個總統大選會畫第三集,如果政黨輪替就可能再等個八年。」

那萬一執政黨輸了?「那就還要再畫下去,哈哈哈。」未來的事說不準,想要串一個漫畫版百年近代史還是順其自然,歷史怎麼走就怎麼串,不變的是,繼續當個幽默的旁觀者與惡搞漫畫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