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今日天氣/周末颱風影響北部有雨假摔不用翻譯 內馬爾親自示範遊戲公司炒短線?網友哀:今非昔比
觀點

看不見光源的隧道 「性侵加害者」的復原幽徑(下)

記者許維寧/專訪2018/07/14 13:00
▲示意圖。刑後治療另一層面仍為監禁,如何在加害者人權與監控上取得平衡仍是許多國家的難題。(圖/pixabay)
▲示意圖。刑後治療另一層面仍為監禁,如何在加害者人權與監控上取得平衡仍是許多國家的難題。(圖/pixabay)

目前台灣普遍將電子腳鐐作為制約加害者的電子器械,當加害者從獄中假釋,到假釋期滿期間需配戴電子腳鐐,透過GPS追蹤,只要加害者闖入劃定的禁區便會用簡訊通知觀護人。政府透過定位加以監視,但黃天豪說,「當一個人真心要再犯,他就是有辦法避開這一切。」

黃天豪曾接觸過「戀青春期」的高再犯,十幾位受害者年紀都在14到16歲,「我們評估,覺得他會再犯,我們將危險程度設為高再犯,家防官每個禮拜拜訪他兩次、一個月兩次身心治療,這期間他每天到警局報到還要找觀護人,只差沒人二十四小時跟著他……。」

之後加害者再度冒充警察,在街頭隨意盤問翹家少女,將對方帶至空屋性侵。

而國外曾有研究顯示,治療對於固著行為的高再犯而言實為無效,表明高再犯需要的也許是監控而非治療,「也許可以討論,怎麼樣才能將監控做得更好?而台灣也沒有真正意義的無期徒刑,這也能討論,我們是不是需要真正的無期徒刑。」

目前根據規範,刑期內治療年限為「3+1」,最多三年,延長時限則不得超過一年,但治療若屆滿四年,本身即說明了該名個案改變程度十分有限。而刑法規定,若性侵犯評估後被認定具有高再犯風險,仍須於服刑期滿後接受「刑後治療」。目前多交由培德醫院性侵強制治療專區處理,加害者一年接受一次評估,若無通過將繼續延長。

「這需要從兩個角度思考,一方面覺得該名加害者再犯風險很高,但另一方面他已服完刑,這麼做是用另一種機制再把他丟回監獄裡,只是換個名義稱之為治療。」

監控相較於治療更是一條漫無盡頭的黑洞,高再犯加害者需要官方投入大量資源管束,每年卻仍有新的案例出現,談起過往經驗,黃天豪表示,「到最後,某種程度上你會認為永遠沒辦法把事情消除,除非他能將自己的慾望導向成年人,而且是合意性交。」

性侵加害者處遇跟近年來台灣對死刑犯的討論十分雷同,外界都在問,國家究竟要付出多少資源來做這些事情?

在台灣,性侵加害者處遇治療以團體治療為主,一組約十人,但每個個案人生經歷、犯案原因皆不同,需要的方式也不一樣,但人力與時間有限,若採取個別治療,當下並無這麼多資源。論及當前業務量,就台北市而言,評估小組一個月必需討論約七十個個案,但評估需按照階段,代表後面仍有眾多案例並未於該月納入討論。

法界與醫界曾討論是否該重新界定評估標準,了解目前正在進行處遇的個案中,是否有些人其實不需要進入長期治療。本意出自於避免資源浪費、穩固治療品質,但進行細節評估的時間與資源皆非常有限,「每個月要產出二、三十個個案報告,治療師沒有力氣做額外評估,而且該成員在團體裡可能沒講過幾次話,沒資料又該怎麼評估他。」

近年納入考量的案件類型包含刑法227條「兩小無猜條款」,出於你情我願的兩人是否可減為教育輔導即可?但只要減少處遇流程難保漏網之魚不會更多,若個案再犯,整個處遇體制都可能受懲處,「換句話說,治療師要保證加害者真的能不再犯,但沒有人能給出保證。」


▲刑後治療另一層面仍為監禁,如何在加害者人權與監控上取得平衡仍是許多國家的難題。(圖/pixabay)

面對高再犯加害者處遇治療歐美各國做法不一,但碰到的共同問題往往在於要如何在人權與監控上取得平衡點。美國曾安排高再犯加害者進入社區共同生活,該社區是自由社區而非監獄,但會對針對每位加害者的人際關係做約束,加害者若選則該方式將有助於之後重返社會。

但美國地廣人稀,在寸土寸金的台灣要打造這樣一塊社區談何容易,而在現行輿論壓力之下,外界對加害者的解讀,仍認為是性慾不滿足或無法克制性衝動,引起最多討論的預防方式則停留在肉刑。

黃天豪提醒,加害者的犯因各有不同,滿足性慾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有些人是想報復女性,因為曾在女性身上遭受過挫折;有些人甚至只是生活太穩定,想在無聊中找刺激;有些人想紓解壓力,卻只找得到性這件事;有些人只犯案時順便……。」

外界多想在加害者身上找到一個共同點並對症下藥,但加害者彼此差異太大,只是於名義上犯行都與性相關,即便硬性劃出分類,但成因還是不同。

「我們怎麼能說有一種方式是絕對有效的呢?但當我們需要個別化治療時,資源有限。」

社會永遠處於不完美狀態,並在其中折衷、和現實妥協,黃天豪調侃,治療師這行也像一種自我修持。

「我們其實需要有一點禪意,接受這種帶有缺憾、無止盡的努力。先說服自己非全能,不要想著一定能讓所有人不再犯,因為這樣想一定會有挫折感、先質疑自己沒用。但我們能做的,是當有一個人到你面前時,你盡力而為。」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