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貶不停,外銀估若貿易戰升溫,不排除再下探。(圖/NOWnews 資料照)
▲人民幣貶不停,外銀估若貿易戰升溫,不排除再下探。(圖/NOWnews 資料照)

從今(2018)年6月中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出現了比較明顯的貶值,渣打銀行認為,人民幣兌美元短線可能在6.5至6.7整理,但若國際貿易衝突升高,不排除回測2017年最低6.9兌1美元價位。瑞銀也下調今、明兩年人民幣預測,今年美元由6.3下修至6.8,明年由6.2調為6.9。

受中美貿易戰影響,瑞銀預測今年中國大陸經濟增速由原本6.6%下調至6.5%,預測明年經濟增速也由原本6.4%下調至6.2%,而且人民幣貶值壓力增加,瑞銀認為中國大陸央行在必要時可能會重新加入「逆周期因數」以穩定預期,並將原本對人民幣的預測為6.3調至6.8。

瑞銀亞洲經濟聯席主管、中國大陸首席經濟學家汪濤分析,從6月中以來,人民幣出現了比較明顯的貶值,既對美元貶值,也對一籃子貨幣貶值,瑞銀認為主要是由於市場預期發生了非常大的變化,一旦美元開始升值,貿易衝突壓力開始顯現,市場上對人民幣的預期就開始發生逆轉,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人民銀行順應了市場,從市場的情況來看它並沒有引導中間價貶值,而是順應了市場的貶值。

2、3周前中國人民銀行在市場上喊話說要穩定人民幣匯率,人民幣匯率因此也就穩定了下來。至於現在的情況是什麼樣的?汪濤認為,貿易衝突的上升實際上對美元的影響是比較難判斷的,一方面美國經濟好於其它國家,美國聯準會繼續升息,對美元應該是有一定的強勢影響,一方面貿易戰時美元可能也能成為避險工具,當然,貿易戰一旦開打,對美國解決有負面影響,美聯儲可能會延緩加息的舉措,所以影響不是特別確定。目前來看,瑞銀覺得美元可能不會有大家想像得那麼弱了,這是比較明顯的一點。而在全球的金融系統之下,沒有很多可以取代美元資產的東西,所以一旦有風險,美元資產往往成為避險品種,在這樣的情況下,相對來說美元可能不會那麼弱。

同時,汪濤提到,在貿易衝突之下,也對中國大陸的出口有一定打擊,順差收窄,人們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也會發生改變。汪濤指出,總體來說,瑞銀判斷人民幣貶值壓力會增加,但中國人民銀行也會更積極地去管理人民幣匯率的預期,他認為,有可能在必要時重新加入所謂的「逆周期因數」以穩定預期。所以瑞銀對人民幣匯率的判斷今年底可能到6.8,明年底到6.9,只是在壓力的情況下,確信中國人民銀行的態度並不是以人民幣貶值作為應對貿易衝突的工具,而是盡力維護人民幣匯率的相對穩定。

渣打銀行財富管理處負責人傅敏儀亦指出,美國聯準會維持貨幣緊縮政策,加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情勢升高,支撐美元短線相對強勁,但中長線而言,美元走勢埋藏隱憂,因聯準會升息路徑已大致被市場消化,並反應在目前美元的價格當中,且預期下半年歐元區及英國都將採取進一步的貨幣緊縮政策,支撐美元的利差因素將會逐漸縮小。

她預期,今年下半年美元指數可能在96至98點承壓,而人民幣短線可能在6.5至6.7整理,但若國際貿易衝突升高,不排除回測2017年最低6.9兌1美元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