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希望純網銀能掀起金融業的鯰魚效應。(圖/記者林柏年攝)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希望純網銀能掀起金融業的鯰魚效應。(圖/記者林柏年攝)

金管會將開放純網銀設立,顧立雄形容,這就像在金融市場裡放入鯰魚,期待帶動整體金融服務創新。但政府堅持,單一純網銀中,50%以上的股權與主導權必須落在金融業手上,該限制讓純網銀像是尾身上纏滿釣線的鯰魚,幾乎失去價值。顧主委想引發「鯰魚效應」,就該鬆手,放寬非金融業者持股過半,讓有心的玩家加入,痛痛快快和傳統銀行競爭,達到金融創新目的。

「鯰魚效應」的故事源自挪威,當地人愛吃新鮮的沙丁魚,捕獲的魚如果進港時還能活著,價格就比死魚高出很多倍。但沙丁魚生性懶惰不愛動,加上漁船返航路程長、漁獲艙含氧量低,多數沙丁魚在返港前,通常就死光了。

不過,挪威有位漁民的沙丁魚,進碼頭後總是活跳跳,他的收入也比其他人出許多,但始終都不願說出讓沙丁魚活著的秘密,直到漁夫死後,有人打開他的漁獲艙才發現,裡頭只不過是多放了一尾鯰魚。

原來,漁夫在捕獲沙丁魚後,會把準備好的鯰魚丟進漁獲艙裡。鯰魚習慣在漁獲艙裡東游西竄,而沙丁魚發現「這尾奇怪的魚」後,也因為緊張而加速游動,漁獲艙裡所有的魚就這樣一路活跳跳地入了港。這就是「鯰魚效應」的故事,指透過某個個體的「中途介入」,對群體產生競爭作用。

 


▲鯰魚效應指透過某個個體的「中途介入」,對群體產生競爭作用。(圖/摘自pixabay)

 

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滿心期待台灣純網銀能扛起「鯰魚」角色,但過度保守的想法,卻像是在鯰魚身上纏滿了釣線,讓鯰魚進了漁獲艙後無法動彈。而漁獲艙裡的,也不是什麼野生小沙丁魚,反而就像是見過大風大浪的老沙丁魚,完全不在意鯰魚的亂入而增加活動力。最後可能導致沙丁魚還沒進港就死光,那尾鯰魚也可能因為傷痕累累而掛點。

為什麼說「鯰魚身上像是纏滿了釣線」?根據目前金管會規劃,一家純網銀業者,不但必須有金融業者入股,金融業的合計股權比例還要達到50%。顧立雄甚至希望,至少要有一家金融業持股超過25%,並確保純網銀主導權在金融業手上。

純網銀想發揮鯰魚效應,當然得讓鯰魚自由游動。但純網銀的大股東是傳統金融業,而純網銀的最大競爭對手,也是傳統金融業,新公司想和大股東打對檯,如何能施展手腳?如果純網銀的市場策略有可能傷害傳統金融業,那等於咬了大股東一口,最後究竟誰該放手?

假設,台灣存網銀依舊由金融業主導,那放進漁獲艙裡的,究竟是鯰魚?還是只是「長得像鯰魚」的沙丁魚?

此外,漁獲艙裡的沙丁魚,恐怕也不如顧主委想的那麼「害怕這尾鯰魚」。

台灣純網銀市場開發得較晚,傳統銀行早在先前就練就一番功夫,數位化服務已相當完整。雖然這對「民眾熟悉純網銀服務」上有幫助,但假設未來純網銀能提供的業務,和傳統銀行數位化後差異不大,也會降低民眾申辦純網銀意願,當然,純網銀也就無法為金融市場帶來創新活力。

 


▲台灣已有數位銀行服務,距離純網銀只有一步遙。(圖/葉政勳攝 , 2018.7.20)

 

總之,政府過度限制純網銀發展,不讓其擺脫傳統銀行舊思維,發揮創意玩起新服務,那鯰魚就變得不像鯰魚,哪能掀起什麼效應?

「顛覆性創新,往往都不是由大公司推動的。」韓國在三年前就成立的兩家純網銀業者中,K BANK由電信業者KT帶領、Kakao Bank則是由即時通訊商KAKAO主導,雖然股東成員都有傳統金融業,但經營權都在非金融業者手上。

其中,Kakao Bank架構在強大的KakaoTalk即時通訊平台上,不但結合用戶間的小額轉帳交易,更把消費行為資料拿來做大數據,主動向客戶提供小額貸款,並推出虛擬信用卡服務。各些創新玩法都對韓國傳統銀行造成影響,被迫提出更多服務應戰。這才叫「鯰魚效應」,假設Kakao Bank由傳統銀行主導,恐怕也玩不出這些把戲。

至於日本,雖然多數純網銀是金融業背景,但並沒有「必須由金融業主導」和股權50%相關限制。目前日本市占率最高的純網銀─樂天銀行,則是樂天集團從日本發展銀行等金融業者手上併購而來,在靈活且不受金融業股東限制下,穩坐市場龍頭。

日韓純網銀發展的確值得台灣參考,然而這些主導者,無論是電信、科技網路或傳統金融業,共通特性就是「跨業合作」,而且資本額也都低於台灣的100億門檻限制,也不要求金融業主導。


▲日韓國純網銀正在發展中,但日、韓,甚至台灣民眾,對數位服務的依賴程度不同。(圖/摘自pixabay)

 

顧立雄曾說:「(純網銀申辦業者)如果(金融業持股)比例越低,那他講的配套就要越強,那他告訴我,專業董事比例是如何;他的獨董比例是如何;他建構的健全經營,除了在業務創新這塊,『負責任』這塊他要如何架構?」

他還指出,因為非金融業者不熟悉安全運作,防洗錢、資安和三道防線的建置,都需要仰賴金融業者,所以才希望金融業者有一定主導權。

顧主委的高標準,顯見官方在這條開放之路上相當謹慎,即使「負責任」的架構相當重要,但其實與何種業態來主導純網銀無關。在一塊創新領域的建設綁上太多限制,勢必影響其發展,政府過度保守,不但會嚇跑有意投資的玩家,未來的生態圈中,也不容易誕生創新概念。

金管會如果能先從50%的解禁開始,開放非金融業者投資過半、將主控權交給非金融業者,接著再降低100億成立門檻,並逐步開放創新業務,才機會達到金融創新目的,而這條鯰魚的存在,對漁獲艙裡的沙丁魚與漁夫來說,才會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