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團體宣布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希望將「中華台北」改名為「台灣」。(資料照/記者戴祺修攝)
▲民間團體宣布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希望將「中華台北」改名為「台灣」。(資料照/記者戴祺修攝)

由台中所主辦的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今(24)早被迫取消,由中國主導的東亞奧會理事會(EAOC)表示主因是「東京奧運正名公投」違反國際奧會規定,該公投發起人紀政發表1203字聲明表示「政治黑手不該伸入運動競技」。

東亞奧會理事會(EAOC)今早召開臨時理事會,動用舉手表決方式,決議取消台中市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的主辦權,主因是是受到台灣民間發起「東京奧運正名」,已違反國際奧會規定,而台灣方面並無加以制止。

而台灣「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連署」是由三度參與奧運的田徑界「飛躍羚羊」紀政所發起,今天下午紀政發表聲明,表示不擔心自己被抹黑,無法認同用政治干預體育,無法理解取消東亞青年奧運會主辦權。

【紀政聲明稿2018.07.24】

今天中午得知東亞奧會理事會(EAOC)召開臨時理事會,決議取消2019東亞青年運動會的消息,我必須要說:深感痛心!

任何項目的運動競賽都有其規則,運動選手需遵守競賽規則,在公平、公開、公正的原則下,進行比賽,各自發揮實力。競賽場上不容許絲毫的欺騙行為,「運動員精神」是不畏艱苦地勇於面對任何挑戰,而「運動家風範」該是虛心接受公平競爭下的結果。

據我所知,林佳龍市長以及他所領導的團隊,這幾年非常用心及努力地在籌備2019東亞青運,並持續與EAOC保持良好的互動,一切遵循國際總會相關規範。而今,EAOC在政治的強力干預下,用極度牽強的理由,取消了2019東亞青運。這個行為不僅是讓全世界看見EAOC的不超然、不公平及不合理,也將使得未來的東亞青運蒙塵。我再次強調,政治黑手不該伸入運動競技,如果連國際總會都無法讓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如何令人信服呢?

台灣人民是地球村的一份子,儘管因國際現勢而處處遭受打壓,甚至是粗暴蠻橫地對待,但是仍繼續努力在各領域展現實力、爭取地位,發聲且發光,這是台灣人的韌性。「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梅花是我們的國花,或許這句話也道盡國人該具備的態度。

當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公投運動行動小組邀請我擔任領銜人時,我之所以會答應,是因為我個人參加過三次奧運(1960、1964、1968),當時我國的奧運代表團在蔣中正總統的同意下,都是以TAIWAN的名稱出賽。這是事實,毋庸置疑!我身為當事者,站出來讓大家知道這一段歷史也是理所當然。台灣是民主國家,公民權利的行使也是法律所允許的,若以台灣人民合法行使公民權利為由,透過政治力影響EAOC,毫無道理地取消台中市的主辦權,我個人無法接受這樣的行為,相信台灣人民會有自己的判斷。

我在大陸有很多好朋友,過去,我也經常舉辦兩岸的交流活動(註),甚至在北京爭辦2008奧運之際,我還帶隊在大陸許多城市辦活動聲援力挺。別人可以忘記我做過什麼事,也可以扭曲我、抹黑我,但我自己很清楚我的初衷和理念。我曾經很努力促進海峽兩岸有更多交流,進而更了解彼此,期待雙方共同成長,很可惜,目前的狀況並不如我的期待。我最近站出來告訴國人過去奧運名稱的事實,協助民間公投運動,很可惜,目前的狀況也不如我的預期。

我必須要重申,我無法認同用政治干預體育運動,我也無法接受無理取消2019台中東亞青運主辦權,我更無法同意任何國家否定我國人民合法行使公民權利的行為。我曾經帶隊為聲援北京申辦奧運而跑遍大陸許多城市,很高興看見2008奧運能在北京風光舉辦,我無法想像,中國大陸居然可以忘記台灣對北京奧運的支持,反而無所不用其極阻止台中舉辦2019東亞青運。

人在做,天在看。我不擔心自己被抹黑。從1960年第一次參加羅馬奧運,在選手村看到地球村和諧的一幕,是我永遠無法抹滅的記憶。深切期待,中國有一天能從北風變身為太陽,相信這會是全球炎黃子孫之福!

(註):1992~1993年「為中國人的健康與繁榮而跑」;1995年「希望講座~兩岸關係系列」;2001年「北京奧運炎黃之光~海峽兩岸長跑」等等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