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內的蔣公銅像20日遭人丟擲紅色顏料彩蛋,警方到場後逮捕李姓男子等2人。中正紀念堂外圍也遭潑漆染紅。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7年7月20日
▲台北市中正紀念堂內的蔣公銅像20日遭人丟擲紅色顏料彩蛋,警方到場後逮捕李姓男子等2人。中正紀念堂外圍也遭潑漆染紅。中央社記者吳家昇攝 107年7月20日

先說結論再論述。
1.國防部制式對外發言單位被稱為軍事新聞處,遇到重大事情時會有所回應,但回應標準與是否回應端看軍聞處主官態度。
2.禮兵外駐地點權責複雜,軍聞處回應失當,不利未來招生。
3.軍方高層無感,類似事件因應若再度發生,軍方可有因應SOP?

7月20日,中正紀念堂的蔣前總統遺像遭到獨派青年闖入潑漆,國防部面對外界的質疑,於21日發出:在場的禮兵與便衣憲兵,都屬於禮儀性質,不必對突發狀況做出回應的聲明。

7月23日報載,中國大陸40餘艘艦艇,疑似為了躲避安比颱風,為求快速與防颱遂通過台灣海峽,對此,國防部不發一語也不置評。

同樣是7月23日,國防部回應若「臺海若交戰,美方不會為臺而戰!」的報導,回應節錄如下:針對XX報導「臺海若交戰,美方不會為臺而戰!」乙情,國防部表示,中華民國長期以來,是亞太地區維持和平、穩定與安全的重要成員。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按此檢索相關新聞,並可發現國防部對於台海若交戰,美方不會為台而戰的回應文,其文章之洗鍊應當可以在大學指考作文科目中拿到高分。

上述三事件(中國大陸40艘軍艦通過台灣海峽、潑漆案、美國不馳援案),當然以中國大陸軍艦通過台灣海峽最為嚴重,因為台灣主戰艦艇不到40艘,類似這種大規模的軍事調動,國防部居然不發布意見,任由兩岸過往的旅客在民航機上空拍或是目睹,然後報給媒體、「媒體續跟」也不回應,可謂忍功一流。

禮兵案則發出:在場的禮兵與便衣憲兵,都屬於禮儀性質,不必對突發狀況做出回應的聲明。這基本上算是打迷糊仗,後續內文會提及這種禮儀兵的複雜性。但是這種回應方式,讓外界會有這種印象:「禮儀兵只負責站崗」,跟軍隊無關。

對於美國不派兵案,國防部表示,中華民國長期以來,是亞太地區維持和平、穩定與安全的重要成員。而堅強的國防實力,是護衛臺海和平及國家安全的有力後盾。面對外在的威脅與挑戰,國軍秉持「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軍事戰略指導,我國在不陷入軍備競賽思維下,整合既有國防資源,投資建軍備戰優先項目,以新軍事戰略思維,精進戰術戰法,持續強化關鍵防衛戰力,組建機動性高、量少、質精、高效能及高精準打擊之戰力,以嚇阻敵軍事冒進,確保國家安全,保障民主、自由的成果不被侵犯。

國防部強調,國軍是中華民國的軍隊,我們堅信「自助而後人助」,國防安全必須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國軍堅定自我防衛決心及力量,戮力建軍備戰,使敵忌憚高昂的戰爭成本,不敢輕啟戰端,產生嚇阻效果,有效發揮總體戰力,迫使敵任務失敗。

國防部指出,「德不孤,必有鄰」,中華民國向來扮演區域和平維護者的重要角色,相信世界上和我國一樣捍衛自由、民主與人權核心價值的國家,都是合作的夥伴與盟友,共同為區域穩定貢獻心力。

共計406字!誰會認真看呢?我們要問,到底軍聞處的回應標準是什麼?

潑漆案後有許多看不下去的退伍民眾紛紛指責禮儀兵不作為,以及便衣哨的無能,雖說軍聞處回應的很糟,不過,禮儀兵管轄權限相當複雜。

一般來說,軍聞處會回應「跨軍種」的事務或是軍聞,單一軍種或是兵科會交給各軍兵種發言人處理。講白一點,軍聞處的職責有一部分算是所屬軍事單位的「化妝師」,既然在場的禮兵與便衣憲兵都屬於禮儀性質,不必對突發狀況負責。那不就表示:1,日後鼓勵民眾繼續潑漆囉。2,原來禮儀兵捍衛或是站崗的目標、器物等等不夠神聖,被潑漆了你們高層也不吭聲,那禮儀兵會不會這樣子想:我每天在那邊站崗是站火大的嗎?你們高層總要給基層官士兵一些奮戰的目標吧?沒有。


▲獨派青年突襲北市「中正紀念堂」潑漆抗議,蔣介石銅像被染紅。(圖/翻攝自FETN蠻番島嶼社)

按照這種邏輯推論,網友延續發想幫軍聞處應對未來台海可能發生的衝突,擬達如下:台灣三軍屬於裝飾品,對於突發的戰爭狀況可以不必處理。

中正紀念堂的禮儀兵管轄相當複雜,而且公家單位的習慣是當「推手」,出事後推來推去。國防部最極端的說詞就是:我只是負責派兵,其他非我權責,不該我處理。

但所有派出去的兵到後面歸軍方管,這殆無疑義,無論這個官士兵歸三軍還是後備指揮部管轄。但中正紀念堂的安全維護歸中正紀念堂的綜合規劃組負責,理論上是該由中正紀念堂管理處跳出來統籌,況且中正紀念堂駐警隊也歸綜合規劃組管。

或許軍方高層會有背黑鍋的FU,因為組織嬗遞的關係。2009年7月,行政院核定中正紀念堂將連同國父紀念館等國立文教機構改由文化建設委員會管理。2012年5月20日文建會升格為文化部後,改隸屬文化部。現在出事當然是文化部出來面對,怎麼會是我國防部呢?軍方在中正紀念堂的角色,只有檢派禮兵,內政部警政署派遣駐衛警負責維安,應該要由中正紀念堂的權管單位召集國防部內政部共同研商精進作為。

就算是這樣,請問軍方膽敢把這種原因說明清楚嗎?不敢。有無什麼精進作為?看不出來,因為已經發生過兩次類似案件了。

許多民眾在看到軍方與相關單位不作為後,紛紛舉出外國禮儀兵的情況來反擊,例如:你到美國阿靈頓公墓去潑漆試試看,看美軍儀隊士兵會有什麼反應!在阿靈頓公墓內守護的美軍儀隊士兵,平時若發現有遊客高聲喧嘩言行舉止不夠莊重,即會將步槍端起橫於胸前,大聲喝斥那些白目的遊客,要他們放尊重點。網路上也有影片流傳,一名大媽跨越紅線拍照被英國白金漢宮「大頭兵」推了一把的影片。

種種案例都說明禮儀兵還是能有作為的,問題出在軍方高層不去協調,讓基層禮儀兵無所適從。禮儀兵案件發生後3天,軍聞處發表,中華民國長期以來,是亞太地區維持和平、穩定與安全的重要成員的新聞稿……。

外界紛紛訕笑,你連禮儀兵的尊嚴與場地維安都維護與協調不了了,還敢說自己是維持亞太地區和平的重要成員?

如果第三次發生潑漆案,軍方有何作為?這是軍事機密怎麼可以讓外界知道?這邊試擬訂如下。

在第一時間通知駐衛警,駐衛警通知中正管理處啟動緊急應變機制,接著關大門,駐衛警視現場狀況請求警力支援並立即至現場進行控制,以發生火警或是其他理由來關大門這一招非常有用,理由如下:

1.方便駐衛警控制現場與疏導觀光遊客,順便區分誰在繼續鬧事。
2.隔絕其他民眾繼續拍攝鬧事畫面,雖然有點亡羊補牢總總是聊勝於無。
3.制服警察到場後直接以現行犯處理。
4.紀念堂順勢關閉數天,整理被滋事份子破壞的場地後始對外開放。

有些服過兵役的朋友會指責禮儀兵怎都不作為,這實在是環境改變所致,禮儀兵也要依令行事,上級單位沒有指導、規定,要是真的禮儀兵動手的話,事後說不定還得要法辦勒?誰來扛?

一般我們都盡量少苛責基層官兵,但對軍方高層的不作為以及軍聞處發布的芭樂新聞,得用高規格來檢視。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很擔心,會不會再度發生第三次的潑漆案?發生後文化部與軍方會有何作為?筊杯吧!

●作者:楊威利/資深軍事評論員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