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川普下令貿易代表署展開程序,對價值 2000 億美元進口的中國大陸商品,額外追加 10% 的關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下令貿易代表署展開程序,對價值 2000 億美元進口的中國大陸商品,額外追加 10% 的關稅。(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川普在2017年12月21號給了美國企業和民眾一個租稅聖誕節大禮,這個總數高達3.2兆美元的減稅方案在聖誕節前通過,雖然川普宣稱這是美國人民的勝利,問題的焦點,但這麼龐大的減稅所產生的邊際利益,可以抵銷因減稅而另外產生的美國的經常帳赤字嗎?還是,川普謀劃的更大的貿易赤字的平衡,還是藉由全球的租稅大戰讓美國資金回流,不論哪項都已經預告全球國際整體金融情勢會有劇烈的變動。

貿易大戰的前步曲必須先讓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大幅增加,川普用降稅讓美國近二十年來自於科技和投資產生的巨大藏在境外的利潤,必須匯回,這個計謀是對的,歐巴馬總統時期執行的全球追稅所能得到的只是一些富豪在國外的資產,但降稅則讓包括蘋果企業在內的數兆美元資產更有誘因返回美國,強化美國企業資金能力,於是美元完成第一波上漲。

美元的第二波上揚正式進行式,表面上川普去年的降稅是分析師宣稱預估可以增加高達2500萬的工作機會,但是現在看起來全部猜錯了,川普真正的用意,果然在二月五號那周露出真正的意圖,川普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迫使中國和美國在智財權和貿易赤字部分退讓,川普用不能讓中國2025完成工業化大中國,合理化這次的關稅戰,背後的目的是,中止中國崛起後和已發達國家的產業競合、和中國對新興市場的經濟擴張,因為美國執行稅改後,包括歐盟、中國甚至美國在全球的企業,都將因為關稅壁壘而逃出中國,或在歐元區國家的企業因為關稅考量,和中國的投資說再見,回歸美國,川普政府這招在2018年底之前會實現,隨著美國公布的第二季經濟增長高4.1%,顯示第一波成效已經快速的展現。

更狠的是,根據去年底通過的稅法,外國企業若投資美國,當然可以得到和美國企業一樣的稅務優惠,但是同時間也要申報該企業在國外子公司的各種稅務資訊,企圖徹底瓦解任何和中資有關在美國的投資,特別是科技和資通業,川普稅改和貿易戰雙箭頭的攻勢,綿密而兇猛,當然一定會加速資金回流美國,美國聯準局為了抵銷來自稅改和資金回流所產生的邊際資金的乘數效應,必須選擇持續升息以避免這個乘數效應所產生的通膨,美元,美息,美股及失業率三漲一跌也必然是長期趨勢。

美國雙率雙升當然對所有新興市場的經濟是個警訊,經常帳資金外逃對哪個國家都是不利,中國人行在三月就看出這樣的端倪,於是除了在市場上放出數以兆元人民幣的中期強力貨幣穩定金融場,另一方面迅速引導人民幣貶值,短短四個月便放手引導人民幣重貶8.59%,遠高於2017年上漲的6.2%,讓過去投入中國的熱錢沒有套利的空間,並且大規模查察國內套利的企業,反制速度也讓受到關稅傷害的企業有喘息的機會,因為匯率的走低也同時使得進口商品承擔較高的風險,這也是為什麼歐系車廠如寶馬決定擴大在中國的投資。

人民幣快速貶值當然存在極大的風險,其中包括中間商品的價格波動及進口基礎原料的價格波動,但是對於穩定出口企業的財務狀況,人行的兩套對策也就是快速貶值和加大微型企業的融資,美國當然會取得他的稅改和貿易赤字縮小的好處,但中國在此次貿易戰也有獲得結構轉型的機會,中國股市底部大概就在七月了。

●作者:汪潔民/財經專家玉亰投資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