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長陳福海表示,一定要完成金門通水的最後一哩路。(圖/翻攝陳福海臉書)
▲金門縣長陳福海表示,一定要完成金門通水的最後一哩路。(圖/翻攝陳福海臉書)

中國大陸日前施壓東亞奧會委員會(EAOC),取消台中東亞青運主辦權,陸委會原希望金門延遲辦理「金廈通水」典禮,但因選舉期間牽扯到水資源議題,引起地方反彈,最終妥協成沒有三方人員出席的「地方自發性見證儀式」,於8月5日如期舉行。為何水資源議題在金門如此敏感?《NOWnews 今日新聞》為你解惑。

金門水資源蒸發的速度比降雨還快,但因為金門過去曾有十萬大軍,當時軍人挖了許多人工湖庫,包括太湖、慈湖等等,因此蓄水量不是問題。不過阿兵哥湖庫挖不深,頂多只有2、3公尺,因此水質容易優養化,所以金門人使用自來水,只洗澡不飲用,避免喝壞肚子,要喝只能喝地下水。

說到金門的地下水,只能說得天獨厚,詩人鄭愁予說,金門高粱酒好喝,就是因為有一層神祕的紅土層,讓這樣的地下水最適合釀酒。金門自有人居住後,當地的人都是用地下水維生,民眾依賴水井過生活、做生意,人少還無所謂,但一旦人多,珍貴的地下水脈就面臨危機。

過去金門軍管結束後交給民間及政府,並沒做好水權管理,因為許多人住在這裡數百年,抽地下水都沒繳過水費,地方政府不敢嚴格去管,因此各公私營單位,包括近期在金門大量興起的集合式旅館,大家都拚命超抽。值得注意的是,金門是一個海島,四面環海,地下水脈一稀缺,周圍海水就會進入地下水脈,導致鹽化、鈣化。據了解,金門大學在島上挖了七口水井,其中一井已遭海水滲透,如果剩下六個也都亮起紅燈,金門地下水脈就會面臨無可回復的狀況,這樣的地下水既不能喝,也不能釀酒,當地民生、經濟將陷入相當危險的狀況。

因此,金門不斷開拓各種水源,包括興建海水淡化廠及向大陸買水等等,都是為了要解決迫在眉睫的缺水危機。海水淡化廠部分,除了容易壞之外,淡化成本也很高,以近期要成立的淡化廠為例,就算是最新式的,每度水價仍高達4、50元,相較從大陸買水,每度水僅9.86元。儘管海水淡化價錢4倍於購水,但為了金門水權的自主性,仍有其存在的必要,為金門提供穩定的水源。

也因此,金門當地的普遍共識,就是水資源是金門的重中之中,金門迫切需要自大陸引水,讓地下水脈能夠休養生息,並能夠清理湖庫水,來永續保存珍貴的水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