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分發缺額數大幅縮減為364,高教危機乍看之下已獲暫緩,但分發會主任委員、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表示,缺額數字縮減的背後其實有更多思考空間。(圖/NOWnews資料照)
今年分發缺額數大幅縮減為364,高教危機乍看之下已獲暫緩,但分發會主任委員、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表示,缺額數字縮減的背後其實有更多思考空間。(圖/NOWnews資料照)

大學考試分發入學於今(7)日放榜,面對少子化浪潮,大學近年多面臨招生不足、名額下修等問題,去年大學分發缺額數更高達3488,創下歷年來新高。而今年分發缺額數大幅縮減為364,高教危機乍看之下已獲暫緩,但分發會主任委員、成功大學校長蘇慧貞表示,缺額數字縮減的背後其實有更多思考空間。

前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李彥儀曾提到,為了因應少子化,教育部提出招生名額「寄存」,一校評估自身招生狀況後可向教育部提出寄存名額。若該校擔心今年招不滿,決定寄存一千個名額,表示今年學校主動調減一千,將此數目寄放於教育部,但此數目並非永久刪減,而是待該校招生回穩後,可再向教育部取回寄存招生數。

教育部高教司司長朱俊彰則談到,寄存是口語說法,正式說法則是「主動調減名額」。該機制已運行多年,因為近年少子化問題浮上檯面,該機制才被廣泛運用,主要在於幫助學校反應實際招生名額。若學校往後招生良好,依舊可以和教育部申請專案,教育部會依照招生情形和質量恢復名額。

蘇慧貞表示,若學校取用該方案,背後意義是告訴教育部,該校今年招收人數「暫時」調整,並不代表執行寄存後未來都無法再招收原數。教育部核准的用意也在於並非大刀一揮、砍掉大學原招生數,還是給予機會希望學校能達到原招生標準。

寄存缺額的學校更能把握招生數,招生名額數降低後分母也降低,缺額數也會連帶縮減,今年缺額數和去年相比有很大的落差,除了分發名額減少、考生人數增加外,背後也反映出不少學校都將名額寄存於教育部。綜觀近年數據,華梵大學就積極將招生名額放到教育部寄存,缺額與去年相比已能看出差別。

今年分發缺額數為364人屬近年來最低點。缺額數最高者為大葉大學277,分發缺額率達26.99%;其次為康寧大學37,缺額率為23.27;第三名則為東海大學缺額數19,缺額率為1.43%。

大葉大學去年缺額數已榜上有名,今年則成為分發缺額數最高的學校。蘇慧貞提到,今年大概只剩該校沒有選擇寄存名額,「某種程度上,看到某間學校缺額達百分之二十幾,很難相信只有這間學校缺額這麼高,其他學校卻只有零點幾,那是因為他(大葉大學)選擇不寄存,認為自己要面對原額數。」

對於今年再度「榜上有名」一事,大葉大學校長梁卓中回應,面對少子化衝擊,不少學校選擇寄存招生名額或改申請日間部獨招,大葉大學是堅信教育價值才維持原訂招生人數,仍希望提供學子更多元的學習機會、能適性選擇喜歡的科系就讀。

老字號私校東海大學榜上有名,蘇慧貞表示,東海大學缺額原因在於外文系今年設定英文學測成績需達前標門檻,讓很多指考生因學測門檻未過而失之交臂,表示學校也可能因為自己設下的選才門檻而產生缺額,缺額背後成因眾多。

蘇慧貞提到,寄存只是階段性選擇,不代表高校招生危機已解除。教育部的用意在於給出更多空間,而非在初步階段就先用量化決定一校的去向,「可是我讓數字說話、讓學校思考現實。寄存數字不會消失,還是存在於教育部,只是沒有馬上把學校踢到懸崖邊。」

蘇慧貞談到,理論上寄存名額可以取回,但數字遞減的意義仍在於,教育部不逼迫學校算出缺額實際百分比,因為一旦算出確切數字將會失去很多補助,但缺額寄存方案只是暫緩空間,學校依然不能迴避招生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