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低薪問題難解,但有網友指出,月薪台幣 22K 就足以輾壓 95% 的大陸人,引發熱議。(示意圖/取自CC0圖庫)
▲台灣低薪問題難解,但有網友指出,月薪台幣 22K 就足以輾壓 95% 的大陸人,引發熱議。(示意圖/取自CC0圖庫)

一個國家的基本工資,往往都很難讓勞資雙方滿意。但台灣面臨的其實不是數字問題,而是信任問題。勞方批評企業獲利不願與員工分享、資方擔心政府為選票做出不利決定…,在政府、企業與員工互相不信任下,又該如何解決這個燙手山芋?

「漲太少,勞工不開心;調太高,中小企業活不下去!相信政府最後會找一個中間數來設定基本工資。但我無法理解的是,明明審議會還沒開,為什麼就有7%這些數字?是不是政府在放話試水溫?而且薪資本就是勞資雙方協議,政府為何要強力介入?最後再看大眾反應喊數字,企業就要跟,合理嗎?」張老闆在北部開餐飲店,表達自己心聲。

其實,在談論工資該不該漲之前,首先要了解到底什麼是基本工資?

根據《勞基法》第21條規定,「工資」不得低於「基本工資」,也就是說,「基本工資」是勞、資間約定工資的最下限,是政府為了保障勞工基本生活,並且維持勞工購買力所訂定的。而訂定基本工資後,主要有兩大受惠族群,除了「領時薪」的打工族外,就是平常領基本工資的族群。

根據台灣勞動人口結構來看,2018年因為政府保障基本工資而受益的勞工,總共有166.94萬名,其中外籍勞工41萬、本國勞工占125.94萬。算起來,大約是14%的最低薪基層勞工,可以受到保障,而且多數還是本國勞工。

但企業界還是認為,基本工資調高,對於大多數本國勞工來說,並不會因此增加薪資,反而會壓低未來加薪空間,並得共同面對物價上揚壓力。


▲基本工資不只保障本國勞工權益,也保障了外籍勞工。中央社記者施宗暉攝107年1月7日

不過,企業界也很清楚,長期來看,基本工資上漲,是無法阻擋的趨勢,鄰近的韓國,已經連續兩年漲幅超過10%,明年起.時薪將從目前的7530韓元調高至8350韓元(約新台幣246元)。因此,台灣企業界也不是全面反對調漲,只是希望能調得合理,讓企業也能承受。

因此,我們也提出四項建議,供政府參考,解決薪資爭議。

第一,基本工資審議,應提前訂出明確固定時程,讓各方在會前有充裕時間提出論述,而相關議程、會議紀錄、委員代表指派與遴選辦法,都要清楚揭露,甚至研究出參考公式;並把會議時程拉長、增加協商次數,讓勞資雙方有依據可以相互表達意見與溝通。

第二,基本工資最初的設計是以製造業為基準,但是台灣服務業的態樣很多,且多採非典型工時,現行採取一體適用的辦法,其實已經失去彈性,也不符合市場條件。因此,國內未來可以試著以「分產業」,甚至「分年齡」方式來針對基本工資修正,畢竟不同產業的勞動生產力不同,基本工資也應該不一樣。

第三,台灣的工會組織率比較低,勞方目前仍缺乏發聲代表,相對比較弱勢,容易被資方牽著鼻子走,因此各企業工會的組成,也成了調高薪資水平重要的一環。

第四,除了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外,政府真的想要改善低薪狀況,應從法規與制度面著手,依照不同產業別狀況,明訂企業建立固定加薪制度,或明確分潤機制,讓企業的獲利能在某種程度上反饋、分享給員工。


▲行政院長賴清德談到基本工資調整問題時,表示資方若賺錢,一定也會想把獲利的果實分享給勞工,「我想這個是多數的情況」。(資料圖/NOW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