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赴洛杉磯演說,談台灣的出路。中央社記者曹宇帆洛杉磯攝  107年8月5日
▲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赴洛杉磯演說,談台灣的出路。中央社記者曹宇帆洛杉磯攝 107年8月5日

針對前行政院長江宜樺獲聘自今年8月1日起,擔任國立中正大學戰略暨國際事務研究所專任教授,校友徐雍等人在臉書上發起連署反對,該校政治學系副教授陳尚志也在臉書上直指,江在閣揆任內以「國家暴力」鎮壓太陽花學運,期盼江到中正大學的「第一件事」,就是到校方為學運設置的「學術自由紀念碑」前默哀、懺悔3分鐘。

碑文上闡明「大學為知識殿堂,探尋真理,沒有包袱,亦無所畏懼,被視為國家行政、立法、司法與媒體之外的第五權。因此,學生與教師以非暴力方式關心公共事務與國家發展,乃公共知識份子的表現,不容抹黑與漠視」,文末則標明「摘自太陽花學運(2014年3月)中正大學聲明稿」,代表校方對學生參與社會運動表達的支持與肯定之意。

看到碑文上那種義正詞嚴、理念崇高的道德論述,莫不讓人想為「至今仍可接受檢驗、一以貫之、且並非職業學生」的青年學子給予高度肯定,然而,徐、陳兩位的個人「矯情呼籲」,實在經不起「現世報」的訕笑與檢驗,看看台大「拔管案」的雙重標準與綠色政治力量斧鑿痕跡,再對比碑文上洋洋灑灑的「單純清澈勇敢理念」,怎不見徐、陳兩位也「高道德標準」地來哀悼一下大學民主已死?

更遑論繼國民黨立委張慶忠發生爭議「半分忠」事件後,民進黨立院不是立馬、巾幗不讓鬚眉的誕生「一分瑩」,更可議令人噁爛的是,當初聲嘶力竭絕不可黑箱作業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又可曾看見那些職業學生出來「說句公道話」?何況,若以「國家暴力」而言,現在的拒馬蛇籠政府對待諸多「人民若不是忍無可忍?又怎麼會上街頭」的抗議社團,又該如何看待?

換言之,套句民進黨「去中國化」表面不喜歡引用,卻也常常在骨子裡、忍不住地要用、必須用的「中國文言文」來說就是,是不是有那麼點「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的八股腐朽味?不是說「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怎麼那位在「既中又正」的中正大學老師,一點都不中也不正?準此,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地默哀懺悔一輩子,為什麼自己會變得如此自私與經不起檢驗啊。

●作者:胡文琦/文史工作者、前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