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桃猿公布新球衣 史上最帥阿迷趴熱力作用加乘 台中以南大雨特報遊戲公司炒短線?網友哀:今非昔比
生活

作品最想做「全屍」 美女特效化妝師靠恐怖照片練專業

▲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星威表示,對想進修專業、從事海外工作者而言,最受歡迎的地點為加拿大,因為只有加拿大是能在拿到證照後增加工作簽證的國家。(圖/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提供)
▲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星威表示,對想進修專業、從事海外工作者而言,最受歡迎的地點為加拿大,因為只有加拿大是能在拿到證照後增加工作簽證的國家。(圖/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提供)

張丞寧(Dora)留學加拿大,但和洋氣的海歸派不同,她綁髮帶、穿碎花洋裝,看上去走的是氣質系路線。先前曾聽說她在國外學化妝技術卻也不知道是哪種妝容,只見外頭天氣燠熱,她臉上的妝依舊完整,果真沒有愧對專業。

但面對一位氣質系女孩,中華民國全球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星威倒是問了她:「妳為什麼要專門研究車禍血腥照片啊?」

張丞寧是外界口中的國際自由人「IF族」,在網路和全球化的推波助瀾下,IF族是介於企業老闆和基層員工之間的新興族群,憑藉外語能力和一技之長遊走於跨國職場,生活方式如同電影《型男飛行日記》裡的高階人資主管,拉著一只行李箱上工,一年超過三百天在世界各地出差,也許手中還握有一張里程數尊榮卡。

IF族是個體戶也是自我品牌,王星威表示,網路發展將加速求職者趨向個人功能品牌化,預估未來將有越來越多IF族興起,之中包括國際導遊、行銷人員,甚至是台灣於近年崛起握有健身執照、彩妝執照的專業人員。

過去,台灣就業市場看重國外學歷、捧著百萬去海外拿碩博士的人所在多有,但近年持外國學歷者變多,如果拿的不是國際頂級名校文憑其實已不若以往來得吃香,於是不少人改從證照課程著手,靠短時間海外學習並累積職場經驗,改從海外市場出發創造更多可能。

張丞寧當年放棄平面設計工作負笈加拿大溫哥華電影學院,要放棄現有工作固然很難,但她說,心中一直有個夢想未了想當特效化妝師,「如果我繼續做這份工作,大概也只是一直這樣下去吧。」

而在台灣工作幾年間,她發現台灣人喜歡講科班出身,如果不是科班機會往往比別人少,「出去外面常問『你是科班的嗎?』但科班出身又如何,好啊那我就讀一個。」

她笑說,到加拿大之前自己其實連化妝都不會,但一個連自己都搞不定的女生,怎麼會想做特效化妝?她說自己從小喜歡的東西就和一般小女生不一樣。

「我不喜歡太完美的事物。」

腦海中有很多奇妙的異想,小女生喜歡公主洋娃娃她則喜歡「非人類」的角色,或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那種動物會說話,有點異想、奇幻的世界。

帶著小時候的夢想初到溫哥華電影學院,她想做精靈跟外星人,入學後才發現原來也要做人體傷口,從燒燙傷、割傷、槍傷再到戰爭片裡炸到殘缺的斷肢傷口,她從了解色彩學、人體彩繪做起,為了務求真實,她養成觀察細節的本事。

做的東西是傷口跟臟器,切痕或部位都關係到身體組織和肌理,相關知識現實中得不到她只好上網找,從看恐怖照片、意外現場慢慢揣摩。少女的手機裡都存美食、自拍照,她的手機裡放最多的卻是作品集和恐怖影片、照片。當年她像愛麗絲掉進兔子洞,後來才發現眼前的世界實在過於驚奇。

畢業後張丞寧一直待在電影團隊工作,如果劇組需要一隻外星人,特效化妝師會和人物設計師一同溝通細節,包括設計概念、配色等,「我們其實可以建議一些可行性,或簡單告訴他們怎麼做會比較酷。」劇組因影片類型各有不同需求,張丞寧說,她常看歐美科幻片,先看歐美如何呈現各種不同角色。

2009年她回到台灣工作,那時候台灣特效化妝師不多,幾年內她接連擔任幾部大片的特效化妝師,包括《愛情吳全順》、《痞子英雄2》、大陸電影《後會無期》,再到近年《我的少女時代》,工作重心至今橫跨兩岸。


▲張丞寧當年連妝都不會化,如今已能靠特效化妝遊走兩岸三地。(圖/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提供)

外界看化妝技術像第二張臉,或認為化妝本身像是一種障眼法、用來遮掩真實的假象,但幫演員化妝不單止是外在功夫,還要配合劇情跟氛圍需求,不是像就好,還要帶出片中精髓。

張丞寧近期擔任電影《切小金家的旅館》特效化妝指導,她說最難的還是概念性溝通,「片中長輩拿泥土扮鬼,他看起來很恐怖、要有泥土的感覺,但不是真的鬼。你要揣摩效果,不能太恐怖,但開拍的那一幕又要很嚇人。」

最後敷在演員臉上的並非真的泥土,而是先用假皮雕出外型,雕成數張深色「面膜」,請演員敷到臉上再加工細節。

經手過兩岸大片的特效妝,問她是否有特別想嘗試的類型?她說前陣子有個製片告訴她,說想做一具全身的屍體,「我們要先去找一位真人重新雕塑、開模,先做出一個假屍體。」如果要拍開膛剖肚、拍出臟器外露,身體裡的器官則要再另外開模,等於是先開模做空殼,再把內容物放進去。

「我們要雕出內臟的細節,每一個臟器的質感不一樣,呈現質感的材質也不一樣。看照片覺得這個內臟需要一點反光,那這個可能有點軟、另外這個偏硬。」取用矽膠或乳膠,依臟器質感而定。

特效師的工作要試驗各種材質進而挑出最具真實感、最貼近原物的材質。張丞寧透露,以外界眼光來看,她用過最「特別」的素材是潤滑劑,不懂特效化妝的人常會用異樣眼光看她,但這神奇小物在業界算是見怪不怪,「因為它其實非常像人體體液可以拿來做很多效果,我常要自備一些奇怪的素材哈哈。」

經手作品小至傷口大至導演的異想,張丞寧說,之前在網路上看到一起意外影片,當事人頭近乎快被剖開但卻還活著,實在很驚奇。她說,有時看到一些照片或影片發現能變成作品其實當下「會很high」,哪怕外人會嚇得半死。

但也許是恐怖影像看多了,她彷彿患上交通工具恐懼症,不敢一人開車或騎車,因為搭上交通工具容易把自己想像成電影《絕命終結站》裡的角色。


▲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理事長王星威表示,對想進修專業、從事海外工作者而言,最受歡迎的地點為加拿大,因為只有加拿大是能在拿到證照後增加工作簽證的國家。(圖/中華民國全球職涯發展協會提供)

對於出國進修一事,張丞寧認為,最難的門檻仍是語言,「語言能力好壞理解度會差很多,每個人吸收的不一樣,不是每個人學習都這麼順利。」

雖然做的是特效化妝但還是有硬底子要學,雕塑跟翻模算基本功,「只是我們學了回來都要不停再進修,台灣進修管道少,但最快的進修就是一直做,在每個工作中都會進步一點。」

身為IF族,張丞寧表示,其實出國拿證照、學專業,並沒有想像中這麼悠閒自在,也並非外界單純認知中的打工度假。想要靠專業於國際社會中找一席之地,最大資本依然是自身努力,並非喝過洋墨水身價就能水漲船高。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