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台灣僅剩三家孝女白琴,而劉君玲就是其中之一,她從小跟著家人學跳牽亡陣、孝女白琴,年紀輕輕就闖出名號,至今已擁有24年資歷。(圖/記者李依頻攝)
▲北台灣僅剩三家孝女白琴,而劉君玲就是其中之一,她從小跟著家人學跳牽亡陣、孝女白琴,年紀輕輕就闖出名號,至今已擁有24年資歷。(圖/記者李依頻攝)

過去喪禮為求隆重熱鬧、表現孝心,常雇請「孝女白琴」傷心哭號送葬,如今隨著社會文化和經濟環境改變,喪禮轉為簡單莊嚴,對傳統喪葬習俗的需求也減少,資深孝女白琴劉君玲亦一邊另謀生路,一邊維持孝女白琴的行業,為有需要的人流淚。

目前北台灣僅剩三家孝女白琴,而劉君玲就是其中之一,她從小跟著外婆、手足學跳牽亡魂陣、孝女白琴,年紀輕輕就闖出名號,至今已擁有24年資歷。


▲在外婆培養下,劉君玲和哥哥姊姊從小跳牽亡魂陣、學當孝女白琴。(圖/劉君玲提供)

回想踏入這行的原因,劉君玲說,她的外婆原先是唱歌仔戲出身的,後來成立陣頭,改跳牽亡魂陣、五子哭墓跟孝女白琴,到處跑場維生,並傳承給女兒。

而劉君玲母親在她10歲時過世後,因為外婆家人手不足,外婆在她12歲時,將她從南部接回台北,從此她就跟著外婆、哥哥姊姊學牽亡魂陣、孝女白琴。

起初她什麼都不會,後來在外婆的訓練下,舉凡牽亡魂陣需要的拉筋、 劈腿、下腰樣樣皆行,被家人磨練出紮實的基本功。


▲劉君玲和外婆感情融洽。(圖/劉君玲提供)

劉君玲18歲時開始學孝女白琴,她為了做好這份工作,除了背熟姊姊給她的口白跟歌詞,也天天聽錄音帶,揣摩哭腔技巧、旋律和咬字的起承轉合,努力掌握情緒的轉換,才有辦法在談到亡者和遺眷的相處點滴時,帶動喪家情緒,引領家屬哭泣。

當年這行景氣旺時,各家競爭激烈,要當一位稱職的孝女白琴,不如外界想像的只要「哭」而已,還必須要有「身段」。

「有些孝女白琴很誇張,我姊姊教的較文雅,但如果遇到打對台、競爭激烈時,我們也會跟著激動,像邊哭邊趴下、用衝的趴下去、或是身子轉幾圈、摔幾圈後再趴下去哭,必須要有一些身段。」劉君玲為了學好這些身段動作,也跟著姐姐去每一場喪禮學習,才能好好詮釋白琴的角色。

那時儘管努力幫忙家裡的工作,但小小年紀的劉君玲,常為了工作而上課遲到或曠課,還因此被同學和老師訕笑,加上外界對牽亡魂陣跟孝女白琴的觀感,都在在讓她曾掙扎是否要繼續以哭喪維生。 

「我不會在人家面前哭、覺得很奇怪。」當年劉君玲不熟悉在其他人面前哭,加上為了幫家裡忙,也沒有向家人拿薪水,演出酬勞只有跳牽亡魂陣時下腰咬的一百元、兩百元,時間久了,她漸漸抗拒,選擇離家出走。

劉君玲翹家後,姊姊開導她:「不管妳要不要做,但現在競爭激烈,學起來擁有一技之長,而且這個也是家業。」在姊姊的鼓勵下她才返家做孝女白琴,並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成就感。

然而,由於牽亡魂陣和孝女白琴只有在喪禮場景出現,外界印象不是很好,加上牽亡魂陣需穿著花俏衣服表演、有些網友指責孝女白琴哭得太吵,也讓劉君玲飽受異樣眼光與指指點點,曾經覺得這個工作好像讓人看不起。

這一路走來,她其實都不斷在抗拒跟妥協中挺過,23、24歲時,一度又因不斷哭泣,慢慢感到職業倦怠跟罹患憂鬱症,加上剛跟男朋友分手,讓她封閉內心,不想出門、也不願再跳牽亡魂陣和當孝女白琴。

陰鬱一年多後,劉君玲慢慢調適心情,告訴自己,不能再鬱悶、畢竟這是家裡的工作,雖然人家看不起,但我們就是要越發光發熱,讓別人看到。」才又走出這道關卡。

「我把自己真的當成亡者家屬,融入每一個角色,衣服一穿上、話一講眼淚就流出來了。」現在的她不再抗拒這份工作,並以逝者如親的態度、不做作的悲傷,讓她用哭泣打開知名度,逐漸在這行站穩腳步。


▲對劉君玲來說,由於幼年就失去父母,所以當她遇到雙親過世的小孩,更能感同身受對方的痛苦。(圖/劉君玲提供)

然而,隨著時代變遷,哭喪不再喧嘩,喪禮儀式改求簡單肅穆,對孝女白琴的需求不復以往。

「以前每場告別式會有帶路鼓、花圈等等的東西,但近年家屬越來越簡略,對孝女白琴跟牽亡魂陣的需求也逐漸變少。」劉君玲觀察,從前一個月約有三、四百場,如今則剩下一百場,目前孝女白琴在北部的需求減少,南部則還有一定比例。

「以前我們團還有培養孝女白琴跟牽亡魂陣,有些窮困的孩子,都來跟我們學功夫,我們也提供吃住,但後來大家踏進來後,才知道沒有那麼容易,近年沒有人想學,也沒有新生代的孝女白琴。」

因此,劉君玲在擔心孝女白琴可能失傳的情況下,也慢慢轉型,希望讓自己繼續在殯葬行業生存。

「目前家裡的三藏取經還有人願意請,當初怕孝女白琴沒落,10年前在殯葬行業,我就創立首支全女性的公關服務團隊,旗下的20幾位員工能支援喪禮禮儀、大體化妝、大體Spa等,還有接喜慶活動。」她靠著這個團隊,一邊接活動、一邊支撐孝女白琴的行業,好讓白琴繼續活著,替需要的人哭泣。


▲孝女白琴典故(圖/李依頻製)


▲牽亡魂陣簡介(圖/李依頻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