鉅亨網 / NOWnews
鉅亨網 / NOWnews

土耳其貨幣危機引發全球金融市場震盪,但分析師表示,這並不必然是對所有新興市場貨幣宣判死刑。

事實上,經濟學人智庫 (EIU) 首席經濟學家 Agathe Demarais 指出,「推動里拉下滑的因素主要出現在特定國家,因此里拉的暴跌不會引爆大多數其他新興市場的全面貨幣危機。」「就算有,它們共同的特點也很少。」

TD Securities 新興市場戰略負責人 Christian Maggio 表示,「土耳其危機絕大部分都是與眾不同的,儘管它的觸發因素往往是來自外部。」

但 Guggenheim Partners 全球首席投資長 Scott Minerd 警告,即使是個別國家的特殊問題也可能導致骨牌效應,他們呼籲投資者不要因此鬆懈。

受市場投資情緒影響,里拉遭到拋售,導致其他新興貨幣跟進下跌,即使是那些沒有面臨與土耳其類似的問題的國家。土耳其的問題在於面對高通膨、巨額外債負擔,以及最重要的原因:與央行不對盤的總統。

對於新興市場來說,時機再糟不過如此,因為新興市場早已飽受貿易戰的前景掙扎,以及不斷走高的美元匯率和美國利率。

自 2015 年底以來,聯準會貨幣政策議程穩步走向正常化,看來無害,實則劇毒。聯準會自 2017 年 10 月開始縮減其資產負債表,並預計將在 9 月第八次升息,這將使新興市場的流動性枯竭。

摩根士丹利策略師 Hans Redeker 和 Gek Teng Khoo 在報告中寫道:「重點仍然在於流動性,新興市場拋售是這種流動性吃緊的一種表現。」「自 2 月以來,信貸已從風險投資中撤出。」

他們表示,「在充裕的流動性世界中,近日新興市場發展對價格波動和本地流動性的影響要小得多。」

雖然到目前為止擴散風險似乎有限,但「隨著聯準會繼續收緊貨幣政策,印度、阿根廷和南非等經常帳赤字龐大的經濟體,將面臨更大的經濟壓力。」FXTM 首席市場策略師 Hussein Sayed 表示。

在里拉遭拋售前,Oxford Economics 經濟學家 Evghenia Sleptsova 和 Daghan Ozbilenler 寫道,「確定土耳其、阿根廷和南非的貨幣最容易受到危機的影響。」「儘管 4 月以來出現大幅貶值,阿根廷的嚴重財政失衡使得披索有更大的下跌空間;同樣,由於南非的雙赤字以及過度延展的金融體系,蘭德很脆弱。」

但並非所有新興市場都存在這些問題。

例如,中歐和東歐的貨幣,如波蘭茲羅提、捷克克朗或匈牙利福林,Oxford Economics 經濟學經濟學家說,「儘管它們地理上與土耳其接近,也與土耳其有貿易往來,但因其強勁的外部平衡、低通膨和重整後的金融體系,在這次風波中表現相對較佳。」

除了重傷新興市場和風險情緒外,如果衝擊到貿易,土耳其問題也可能影響其他經濟體。歐盟國家占土耳其貿易半數以上,尤其是德國。根據 TD Securities 的研究,中國和俄羅斯分居第二和第三位,但占土耳其貿易總量不到四分之一。

一些歐洲銀行對土耳其的曝險也令該地區金融業承壓。

總體而言,分析師並不擔心風險擴散,因為土耳其所面臨的危機是獨一無二的,但他們仍將繼續關注其他貨幣因類似特殊因素驅動而惡化的跡象。

TD Securities 策略師表示,「總體而言,亞洲外匯對土耳其的衝擊不會免疫,但會更加絕緣,並且在反彈幅度上不會太大。但如果土耳其危機加深,也會對全球動盪表現出更強的抵禦能力。」

美元指數走勢

更多精彩內容請至 《鉅亨網》 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