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統馬英九參加全台首座慰安婦銅像揭幕儀式,呼籲日本應道歉賠償,蔡政府卻表示,設銅像與政府完全無關。對此,前立委孫大千批評,難道蔡政府是打算做「日本兒皇帝」嗎?中央社記者張榮祥攝 107 年 8 月 14 日
▲前總統馬英九參加全台首座慰安婦銅像揭幕儀式,呼籲日本應道歉賠償,蔡政府卻表示,設銅像與政府完全無關。對此,前立委孫大千批評,難道蔡政府是打算做「日本兒皇帝」嗎?中央社記者張榮祥攝 107 年 8 月 14 日

「蓮花阿嬤,您放心,我答應您的事情,我們都有在做。您的一生辛苦了,願您苦難的靈魂得到安息」這是蔡英文總統於台灣僅存的3位「慰安婦」之一陳蓮花女士因病離世時,於臉書所留下的發文緬懷。

「慰安婦」是二次大戰中太平洋戰爭期間,日軍「強制」民間婦女為日本軍提供性服務的女性。「慰安婦」對象主要來自日本本土、台灣、朝鮮半島、中國大陸、中南半島,也有從歐美殖民地來的美屬菲律賓人、英屬馬來亞人(華裔和巫族),極少數白人來自印尼的荷蘭女殖民者。

由於某些「慰安婦」招募方式相當於詐騙或者逼良為娼,其手段極為惡質低劣!

一開始以一般工作的名義掩飾,招聘護士、工廠女工、軍中女清潔隊員,直到該等女性簽約赴工,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軍妓。

大日本帝國兵敗太平洋戰爭後,來自中國大陸、南韓、北韓、臺灣的慰安婦向繼任的新日本政府展開了漫長的司法訴訟,並要求道歉,糾紛四起,使得「慰安婦」議題成為各政府的政治角力場。

「慰安婦」既是政治問題,就得靠政府來解決,而不是只靠人間團體。古往今來,我們來看看誰真正在為受害者討公道:

1992年2月8日,婦女救援基金會透過發掘史料證明台灣慰安婦之存在。

1992年3月12日,中華民國外交部領銜,結合內政部、台灣省政府社會處、台北市政府社會局、高雄市政府社會局、中央研究院、台灣省文獻委員會、婦女救援基金會等,成立跨部會之「台籍慰安婦專案小組」。

1992年3月13日,中華民國內政部設置台籍慰安婦問題申訴專用郵政信箱,收件地址為「台北郵政13之166號信箱」,開放民眾申訴台籍慰安婦問題相關資訊。

1996年2月6日,中華民國外交部發表聲明,要求日本政府接受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建議,對慰安婦提出一次性給付的個人賠償。12月11日,正式遞交150位立法委員致日本首相及日本參議院、眾議院之連署函,請日本政府儘速制定特別法以解決台籍慰安婦問題。

1997年5月23日,放映前任中華民國法務部部長馬英九、立法委員葛雨琴及律師王清峰合力拍攝的台灣首支慰安婦公益廣告。

1999年,赴南韓漢城參加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女性國際戰犯法廷)籌備會議。8月17日,在東京地方裁判所遞訴狀,正式控告日本政府。7月,婦女救援基金會授權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台灣慰安婦報告》。9月14日,於台北中央研究院舉行女性國際戰犯法庭最後一次籌備會議,會集各國學者專家共同討論訴狀、受害者證詞,為審判做準備。

2008年11月11日,立法院院會通過決議,要求日本政府對慰安婦道歉和賠償。2015年10月25日,馬英九宣布在台灣成立第一座慰安婦紀念館。

2018年8月14日,台灣第一座慰安婦銅像設置在台南市國民黨台南市黨部旁空地,前總統馬英九到場揭幕。在慰安婦銅像設置現場,馬英九先生說:「民進黨執政後從沒提過慰安婦的事,民進黨政府致力轉型正義,應該要為這個議題發聲,讓歷史傷痛得到平撫。」

事實上,馬英九先生有些事情說錯了!

首先,「民進黨執政後從沒提過慰安婦的事」是正確的嗎?

蔡英文對於心中「南波萬」這樣表示:「林全有很強的溝通能力,很擅長在分歧的意見之中,釐清問題本質,找到解決的方法。我曾經說過,未來的政府,會是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而我認為行政院長這個職務,就非林全莫屬。」

然,「行政第一人」林全前行政院長於2016年6月3日下午赴立法院備詢時,對慰安婦議題表示,「台灣慰安婦之中,有人也許自願,有人也許強迫,兩者都有可能……」云云。

為此,林全先生缺乏同理心的提出「慰安婦自願論」不僅遭到民眾強烈批評之外。我們還可得知,林全先生所謂慰安婦有些「也許出於自願」之論述,充份顯示其思想明顯深受台獨派裡素質低劣之濁流份子所衍生的「仇中親日」謬論所影響,非但中毒已深,同時也對「慰安婦」造成不可抹滅之嚴重二度傷害。

次之,說了「蓮花阿嬤,您放心,我答應您的事情,我們都有在做。」之後,蔡政府做了什麼呢?

自1992年婦女救援基金會透過發掘史料證明台灣慰安婦之存在之後,我們看到國民黨政府執政時間總是積極地為受害者們勞若奔波,力求還原歷史真相,捍衛平等人權。

然而,就在民進黨政府執政的期間,卻有國內企業人士拋出慰安婦是「自願參加」的言論,日本漫畫作家小林善紀順勢在其《台灣論》書中,引述企業人士許文龍的說辭!

2001年2月21日台灣企業人士許文龍於談論相關話題時表示,當慰安婦是為了「出人頭地」自願參加。事後,此扭曲史實說法,遭致婦女救援基金會及輿論眾多批評。2001年2月26日許文龍先生發表書面聲明致歉。不過,台灣慰安婦相關團體要求許文龍應當面道歉。

回頭來看,蔡政府做了什麼?

2018年8月14日,台南市設置全台第一座慰安婦像。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15日透過日本的對台窗口機關、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傳達日方立場,表示「這與日本政府的立場和至今為止的努力不相容,對此感到極為遺憾。」

令人注意的是,民進黨政府在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法案後,非但沒有進一步向日本政府要求道歉、索取賠償。我國外交部竟表示「部分民間團體於台南市區設立慰安婦銅像一事,政府並無參與」。

此外,台南市政府新聞及國際關係處處長許淑芬還表示,「設銅像的活動是由國民黨一手規畫,活動舉辦地是在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台南市慰安婦人權平等促進會也是在今年四月由國民黨協助成立,銅像由國民黨前主席馬英九揭牌,從組織成立、活動規畫宣傳,都是國民黨一手促成,是國民黨的政治活動」。

民進黨這些「行為」,只能算是撇清。根本不能算是「作為」!

依據我國婦女救援基金會資料指出,台灣慰安婦至少在1200人以上。

慰安婦問題,人神共憤,蔡政府不唱衰慰安婦是自願的,替慰安婦爭取公道,很難嗎?

民進黨地方、中央政府何以撇清為慰安婦振聲之正向關連呢?又何以在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法案後,不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賠償呢?

這一切的一切著實令人疑竇!

筆者認為,同樣身為女性的蔡英文總統,答應了蓮花阿嬤的事情,絕對不能只是為了掩蓋慰安婦存在之事實與政府缺席慰安婦受害者求取正義行動的說詞。

依據《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範的時間,從中華民國34年8月15日起至81年11月6日止之時期,當時還是日本統治,直到10月25日台灣才光復,民進黨政府大可根據這項法源向日本求償,還給慰安婦轉型正義應有的公道。

慰安婦阿嬤一位一位的離開我們,令人無比遺憾;但更令人感到遺憾的是,國家內部沒有辦法團結。當日本無所不用其極在打壓台灣慰安婦時,執政黨的發言之中,對在野黨批評之嚴苛,以及對日本打壓行為之容忍,卻讓全體國人同胞難以理解!

國民黨政府在慰安婦國際議題上的實質參與,以及積極走向世界的做法,在在都讓日本感到不安。

現在台灣只剩兩位慰安婦阿嬤了,時間已經不容許我們再蹉跎,相信只要蔡政府一聲令下,發揮「去中化」、「反制中國大陸」的同等洪荒之力力求作為,全國人民一定都願意做蔡政府的後盾,為阿嬤們討回公道與人權尊嚴。蔡英文總統、民進黨政府,要不要試試看?

●作者:藍蝴蝶/公共行政碩士,時事評論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