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妻子陳佩琪不滿政論節目質疑財產申報不實,發出律師函要求電視台道歉,但等了一周未獲回應,陳佩琪今( 12 )日委託律師向台北地院遞狀提告。(圖/翻攝自柯文哲臉書)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妻子陳佩琪不滿政論節目質疑財產申報不實,發出律師函要求電視台道歉,但等了一周未獲回應,陳佩琪今( 12 )日委託律師向台北地院遞狀提告。(圖/翻攝自柯文哲臉書)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夫人陳佩琪19日在臉書貼文「公開宣戰」,她表示,她從今天開始進入選戰模式,要擺脫過去市長夫人出門「揮揮手、 微微笑」的溫良恭儉讓形象, 從此進入2014年先生尚無官職時那個自走砲的陳佩琪。

陳佩琪說,經過一晚的沉澱後,自己 想了一些檢討改善方案:

1.以後市長的公務活動, 不再和市長一起出席。

2. 經市府來邀的公益活動,除非活動是邀請所有候選人的夫人一起參加,否則不再出席。 畢竟選舉到了, 出席市府安排的活動,會讓人有利用市府資源的「高調」感,對其他候選人的夫人來說並不公平。

3. 聯醫因受議會監督, 算是市府的附隨組織, 所以以後不會再出席聯醫的公益活動。過去曾有議員跑去詢問總院說:「你們聯醫以前請郝市長夫人參加過幾次活動? 又請柯市長夫人參加幾次?」院方為此深感困擾,所以個人傾向不再參加聯醫的活動,不想成為聯醫的麻煩製造者 。

4. 輪狀疫苗的補助政策假設不是為北市幼兒的健康著想,而是因陳佩琪的「施壓」,導致市長不得不提撥貳備金去執行,那麼在此公開建請衛生局取消疫苗政策補助。

5. 昨天評論我的那篇報導, 引用一張過去我去台北電台受訪的相片,的確我是去過台北電台三次, 但是是基於幫忙拉抬收視率的立場, 不是想要利用市府資源。記得每次我去, 台長都很高興,會送我絲巾、馬克杯和環保筷當紀念,她總是笑咪咪的說:「看到妳,真高興,呵呵呵!自己人嘛,免錢的」後來有議員和名嘴公開質疑我利用台北電台的市府資源,所以在此聲明以後不會再去。

6. 我從今天開始進入選戰模式,要擺脫過去市長夫人出門「揮揮手、 微微笑」的溫良恭儉讓形象, 從此進入2014年先生尚無官職時那個自走砲的陳佩琪,那時的我,遇到要開記者會, 會自己租場地,自己拿麥克風, 自己上台講兩個小時,不需有任何人提供的資源。昨天有朋友傳消息給我說現在政壇流行一種說法,說是議員只要當上「柯黑一號」,就能當選, 黑市長的Top人物就可當選?我不知道其中原委,若果真如此,昨天自由那兩篇報導中提到的議員,就各自再加把勁吧!

7. 我在8月16日生日那天早上看完門診後, 下午請假到先生辦公室那裏去錄談話性節目,能在生日當天偷得浮生半日閒,享受一下當名嘴的樂趣實在不錯,只是沒通告費而已,但我不介意, 一想到自己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想罵什麼就罵什麼(大家別誤會,只罵老公),這麼愉快的工作內容, 沒錢無妨啦 !我講的內容有提到統獨理念, 還有提到名嘴常說老公要參選總統的話題,頗為精彩 ,敬請期待!

8. 預告自己下一個行程是8月26日,星期日的下午,那天先生要去台北信義誠品3F舉辦簽書會, 我已經計畫好了,當天要買一套他的書,然後用力擠進會場,叫他幫我簽名,不達目的絕不罷休,今天台中的簽書會, 是來不及安排了。

9. 再下一個行程是應該好好地打理一下自己的官司了, 律師說8月31日要再次開庭,我要想想如何擺脫對方律師說我無權提告的窘境,是否自己出庭親自表達意思。昨天自由的那篇報導,有某黨的女議員說我「告人」這事「太高調」, 奇怪了哩, 妳們同黨的議員都可以在市議會簽到領車馬費後,離開議場去政論節目賺通告費, 這議員都可以為了捍衛自己收入的正當性而去告一堆網友了, 我辛辛苦苦工作所得卻被人說是「財產來源不明」, 為何我提告,被叫「高調」?難道我結婚了, 先生是市長,我從此就沒提告權嗎?我如果說結了婚的女議員就該低調別再參選了, 請問這樣對嗎?社會可以接受嗎?虧妳還是女性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