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神同行》是去年在台最賣座韓片,續作《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的演員們本月初來台舉辦宣傳記者會。(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林柏年攝 )
▲《與神同行》是去年在台最賣座韓片,續作《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的演員們本月初來台舉辦宣傳記者會。(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林柏年攝 )

不出意料,最近火紅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果然還是那麼一回事。

2017年的《與神同行》超級賣座,當時就非常不解。說實話,《與神同行》的場面之壯麗,確實讓人看到了韓國影視產業的進步,這一點很值得台灣學習。

至於劇情,那真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這些年韓國影視劇的劇情,經常有太多刻意要表現戲劇張力的情節,不是車禍、就是失憶,不然就是變臉。技術十足,卻未必合理。簡單地說,情節就跟置入性行銷一樣,自然才好,太過了就不美。

2018年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基本上跟2017年的《與神同行》如出一轍,場面盛大,不在話下,這次連侏羅紀公園的恐龍都出現了,如果下次出現星際大戰應該也不必太意外。然後同樣的,又有很多彷彿法院攻防戰的劇情,努力告訴觀眾:大多數的閻羅王或是判官都很無能,還好有陰間使者努力辯護,不然冤死之後到了陰間,還要繼續被冤判。

不同的是,相較於2017年的《與神同行》,2018年的《與神同行,最終審判》把時間拉到了千年之長,想要告訴觀眾因果之力必有道理,不可不信。很多人看了之後可能會非常感嘆,原來背後有這麼多故事啊。偏偏就是因為這樣,劇情出現太多不合理的地方。

不合理一:韓國這麼多人,怎麼千年以來只有這幾位有含冤故事?其他千萬人都只能在地獄當跑龍套,不停被壓扁、不斷被火燒嗎?而且說冤,幾位主角其實也沒多冤,歷史上隨便都可以找出更冤的真實事件。

不合理二:原來犯下大錯的人可以當使者,而且一當就一千年,為了「飽受悔恨的折磨」。說真的,這種處罰還真是輕鬆啊。不然問問在地獄跑龍套、不停被壓扁、不斷被火燒的那些人,看看他們想不想換。

不合理三:一千年前犯下大錯,到最後連一句道歉都說不出來,這樣的人(其實不是人)還叫個性正直?

不合理四:電影到最後又要故意埋一個超級轉折的梗,《變臉》的把戲果然出現了。韓國影視劇來這招,不意外,真的不意外。說真的,狗尾續貂,不對,不是貂,當然沒那麼好,應該說狗尾續鼠尾,實在太不合理。

《與神同行,最終審判》當然也傳達了非常有意義的精神,那就是:「人都會犯錯」,能接受這個前提就是慈悲了。這個概念很有教化意義。不過這部電影也引出了另外一個大哉問:晚了一千年的正義,還是正義嗎?

這牽涉佛教的輪迴觀vs.基督教的倫理觀。佛教談輪迴,這輩子如果沒有正義,等下輩子或下下輩子也可以,很多東方人喜歡詛咒別人下輩子,根源在此。基督教不談輪迴,要基督徒今生活出光采,德國大思想家韋伯認為這是資本主義興起的重要原因。

當然,《與神同行,最終審判》只是一部商業娛樂電影,硬要探討其宗教哲學對於社會的影響,那就太認真了。晚了一千年的正義實在很慈悲,但是太消極可不行。

●作者:賴祥蔚/台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中華傳播管理學會理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