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梅生雲林縣斗南鎮人於46年入伍,同年底即與同一批入伍的151個同袍至高雄搭船至金門換防,47年8月23日砲戰發生。(圖/記者蘇榮泉攝,2018.08.22)
▲陳梅生雲林縣斗南鎮人於46年入伍,同年底即與同一批入伍的151個同袍至高雄搭船至金門換防,47年8月23日砲戰發生。(圖/記者蘇榮泉攝,2018.08.22)

八二三勇士陳梅生很感恩,他感慨說,可以在這一場戰役中存活下來,當時處在戰役中的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有想到如果不拚盡全力守下金門,那台灣在不久的將來也會淪陷,因此就算拚了命,也要堅守崗位,抵禦共軍,以保衛台灣家人的安全。陳梅生回憶說,就在砲戰發生的某日早上,突然聽見轟的一大聲巨響,是240巨砲的威力,隨後大陸共軍方面便開始打打停停,中止了823砲戰全面襲擊。

陳梅生臺灣省雲林縣人,民國25年出生於斗南鎮,46年入伍,分配至陸軍49師,擔任步兵警戒防禦工作。同年底即與同一批入伍的151個同袍至高雄搭船至金門換防。初至金門,每日的工作即是與同僚建築防禦工事。唯一可以放鬆的時間,是利用休息的時侯到街上走走,打打牙祭(當時一兵薪水約29元,一碗麵是以幾角計算)。一直到民國47年8月23日前2週,逐漸感受到整個金門彌漫著一股緊張的氣息。


▲雲林榮民處人員於八二三前夕拜訪勇士陳梅生。(圖/記者蘇榮泉攝,2018.08.22)

823砲戰的前夕,陳梅生在料羅灣擔任警戒防禦工作,發現整個海岸邊每日都飄著濃濃的煙霧,完全看不見海上及對岸情況,原來共軍為了佈署砲彈陣地,所以在岸邊刻意製造了濃煙,為的就是讓我軍無法瞭解對岸的情況。

陳梅生回憶說,就在8月23日當天下午約5-6時左右,天空中忽然落下了難以計數的砲戰,像大雨般的往整個金門每寸土地砸下,接下來的數十日當中,如雨般的砲戰就從未停歇過,無論是黑夜或白晝,到處都是爆炸聲;我軍也一邊反擊,一邊加強防禦工作。

陳梅生說,在砲戰某日的夜間,我正在海岸邊的碉堡警戒,看見一艘我方艦艇被大陸共軍數艘快艇追逐包圍,突然間在黑暗的海面上砲彈火網四射,其中,共軍一艘快艇被砲彈擊中,瞬間大火燃起,照亮整個海面,共軍其餘快艇因此曝露了位置,我軍艦艇趁著這個優勢,逐一射擊,將其餘快艇予以痛擊,我與同僚看見後,無不歡欣鼓舞。

經過數日,砲彈仍舊像雨一樣從天而降,但就在某日的早上,突然聽見轟的一大聲巨響,隨後大陸共軍方面便開始打打停停並減少砲彈的襲擊。事後才知道原來那聲巨響是240巨砲的威力,而那門砲彈就打在廈門的車站,據說死傷無數。

陳梅生又說,在金門從軍並經歷砲戰的這些日子裡,有數度躲過死神的召喚。我曾經在搬運補給品的時侯,剛好有一顆砲彈落在運輸船上,那時整艘船的甲板上都是鮮血,許多官兵被炸的血肉模糊,我的小腿也被砲彈的碎片射到,當時又沒有麻藥,只能咬牙忍痛,讓醫護人員直接將碎片取出;也曾經目睹運補的LVT小艇翻覆,整艘小艇人員全部落海喪命,無情的戰火奪走許多寶貴的生命。

陳梅生最後強調說,當下能活著,已算幸運,跟我一起到金門經歷過這場戰役的151位弟兄能活著回來的算是少數,尤其在砲戰最為激烈的時候,個人的生死總在轉眼間,有人到街上巡邏後便沒有再回來,有人站個哨便被對岸的水鬼摸走了,我們見識到戰事的無情及生命的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