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判斷死刑犯真正悔悟,黃明鎮說,若真的心中有悔意一定會向被害人道歉,在坐監時會開始約束自己的行為,甚至去影響其他人犯,願意於伏法後捐贈器官,甚至留下幾句話送給世界。(圖/美聯社)
▲如何判斷死刑犯真正悔悟,黃明鎮說,若真的心中有悔意一定會向被害人道歉,在坐監時會開始約束自己的行為,甚至去影響其他人犯,願意於伏法後捐贈器官,甚至留下幾句話送給世界。(圖/美聯社)

聖奧古斯丁說邪惡是善的欠缺(privation),對教誨師而言,能做的就是盡量補足人的殘缺、使之趨於完整,即便個案頑劣如鄭捷,對黃明鎮而言仍是遺憾,從事監獄教化三十年,做到被法界封為「監獄先生」,社會不盡然能理解他的仁慈。

「我說不要把他們槍斃,其實很多鄉民都罵我,問我為什麼要為死刑犯說話,要我把死刑犯帶回家照顧。」謾罵鋪天蓋地而來,站在風口處難免中了好幾箭,黃明鎮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的確,鄭捷造成四死慘劇,受傷的不會只是當事人,也連帶摧毀社會對陌生人的信任、質疑公共空間安全性,所造成的後續效應,絕不只是不敢在捷運上當低頭族這麼簡單。社會輿論常說殺人者死、一命償一命,大眾觀念只停留在制裁加害者,這種宛如武俠小說的對白在黃明鎮看來已是不可能,執行死刑只是補償社會一時的痛快。

「槍斃其實對窮凶惡極者一點感覺都沒有,判他終身監禁才是真折磨。社會大眾認為終身監禁是便宜他們,終身監禁更痛苦、生不如死。」2015年高雄監獄發生劫獄事件,犯案者多為坐監三、四十年重刑犯,「他們每天都很痛苦,闖不出去,拿到槍乾脆打死自己。」


▲修復式正義本為一種社區機制,透過會議進行兩造間的調解、道歉、寬恕、賠償與處遇,恢復犯罪造成的傷害。圖為國外的修復式正義團體,透過勞作回饋社會。(圖/美聯社)

大眾普遍仍不了解何謂「修復」,以至於社會普遍對死刑犯不諒解,也認為死刑犯不需諒解。美國明尼蘇達州Woodbury警察局為了根治青少年犯罪,於1995年開始實施修復式正義社區會議 ,被害人需於會議上訴說受害情況、恐懼與後續影響,召集人要求加害者必需作出回應,在加害者與被害者兩方的互動對話中,召集人過濾適當訊息,以作為後續賠償方案。

修復式正義又被稱為整合性司法(integrated justice),本為一種社區機制,透過會議進行兩造間的調解、道歉、寬恕、賠償與處遇,恢復犯罪造成的傷害,是為和平解決犯罪案件的仲裁制度。美國明尼蘇達州立政府曾做過調查,若被害人曾遭遇偷竊通常將經歷一段失眠期,損失不單只是財務而已。但透過兩造對話,是讓犯案青少年瞭解受害者感受,容易把受害者類比為身邊的親人,藉此除去犯罪時的無感,而兩造若能藉此和解,才能真正消除再犯風險。

「修復式正義很重要,台灣已經慢了二十幾年。」相較於社會的不諒解,有時被害者家屬反而較能踏出修復式正義這一步,黃明鎮表示,更生團契已參加國際監獄團契多年,從事修復工作多年,台灣其實已經有過很成功的例子。1992年「神話KTV縱火案」釀成16死慘劇,更生團契開始關注加害者湯銘雄與受害者家屬,試著讓加害者跟被害者家屬團聚。

受害者杜姓員警的姊姊寫信給湯銘雄,「湯銘雄當下看了其實嗤之以鼻,覺得自己怎麼可能被原諒。」黃明鎮鼓勵湯銘雄回信,更帶著杜姓員警的姊姊北上探監。一開始,湯銘雄在信中稱謂寫「杜姐」、「杜媽」直到後來簡化為「姊姊」、「媽媽」,杜家認了湯銘雄作乾兒子,直到伏法前一天,杜家人用魯凱族話告訴湯銘雄,不論生死他都是杜家人。

被害者家屬願意擁抱加害者,黃明鎮說,當天在場媒體都嚇壞了,「害死你兒子的人竟然成為你兒子,這也算是台灣奇蹟了。」

說是奇蹟,也在於少得可以才顯得難能可貴,但社會與被害者又怎麼能靠一場諒解來挽救,台灣司法只著重判決,鮮少關注被害者的心理,當年淡水王姓小開殺了女友176刀,為此付出高額賠償金,但黃明鎮說,「被害人的痛苦不會因為金錢放下,也許靠修復關係,讓加害人悔悟、做一點有意義的事彌補被害者家屬,他們的感覺也會比較好。」


▲台灣近年隨機傷人、分屍案頻傳,社會大眾開始關注修復式正義,但黃明鎮說,台灣已經遲了二十年。(圖/記者葉政勳攝)

如何判斷死刑犯真正悔悟,黃明鎮說,若真的心中有悔意一定會向被害人道歉,在坐監時會開始約束自己的行為,甚至去影響其他人犯,願意於伏法後捐贈器官,甚至留下幾句話送給世界。

竹聯幫殺手劉煥榮在最後悔改,「他會幫精神病患擦澡、幫監獄舍房洗地板,曾有受刑人會面後氣沖沖跑回來只因為家人沒給錢,劉煥榮還會出面責備他,『你這樣很不孝,寫信回去道歉。』」

很多青少年覺得混黑道有面子、有油水拿,覺得入黑社會有歸屬感也容易當英雄。劉煥榮曾表示,若有機會,願意和外面的青少年說說話。

看遍了人性的善惡與生死,送走了一位又一位的死刑犯,當今國際間約有三分之二國家廢除死刑。廢死,幾乎成為一項人權標準,問黃明鎮對廢除死刑有何想法?他倒是回答得很巧妙,「死刑是神設立的地獄,讓人來做,生與死的權柄不在人的手上。」

作為信徒與布道者,他相信地獄是終極的審判,「人想扮演上帝,不悔改就把他槍斃,但槍斃會有誤判、百密會有一疏,讓他活著也許能做出一些彌補。」摩西受十誡,但摩西也曾犯下殺人罪,黃明鎮說上帝不會看人的過往,只要起心動念有了悔悟,監獄本是地獄但也能成為天堂,說話三句不離福音,但一講到死刑存廢這個爭吵不休的話題,他還是苦笑了一下:「欸,我是講實話,但這一說出去我又要被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