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滿十八歲不得觀賞瀏覽

您是否已經年滿18歲?

即時快訊

NOW嘻哈/你願意用一首歌的時間,聽呂士軒說故事嗎?

記者吳雨婕/專訪-2018-08-23 22:44:41
▲呂士軒專訪。(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以饒舌創作闖出名聲的呂士軒,歌曲意外樸實的貼近日常,聽完了,竟會讓人在不經意中哼起歌曲的旋律,無論是重節拍的〈新鮮鱒魚〉,或是俏皮情歌〈98〉,打開他的專輯,就像打開一本短篇小說,那你願意用一首歌的時間,聽他說一段故事嗎?

走進工作室的呂士軒,一身鮮豔色系的打扮,戴著亮橘色的帽子,穿著鮮豔的綠色上衣,著實地抓住了眼球,看著大家驚訝的眼神,讓他不禁笑說,想要把自己的飽和度調低一點。說起音樂,原本因為熬夜剪片,讓目光有點渙散的呂士軒精神都來了,他說大概是14歲的時候開始喜歡音樂,當時的他學了跳舞、beatbox,後來覺得沒有精進,「沒有什麼做下去的成就感,找不到進步的方法,就沒有繼續學下去了。」但這不是放棄,反而意外給了他找到做音樂的方向,偷偷在上課的時候寫歌詞,還自己找管道,去認識不一樣的人,一起玩音樂。

呂士軒的專輯《誤入歧途》共有10首歌曲,一路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就像聽了10篇故事,第一首歌〈新鮮鱒魚〉,是他的自我介紹,歌詞中出現「always三分頭」、「我不是黑男,I'm a 忠孝復興漢」,歌詞俏皮,其實都是有含義,呂士軒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顆三分頭,至於「忠孝復興漢」則是因為剛好公司就是在忠孝復興附近,又因為時常宅在公司,所以才會有這樣可愛又有趣的自稱。



▲呂士軒談起學音樂的契機。(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第二首歌〈孬種走了〉,乍聽之下,使人猜測是不是在說著霸凌的議題,呂士軒澄清:「不是在說霸凌,而是在說一種心理狀態,人會有比較脆弱的時候,甚至膽小的一面。」他娓娓道來故事的開頭, 呂士軒回想著約是國小、國中時期,成為小團體圍剿的目標,為什麼會成為「箭靶」,在對什麼事情都矇懞懂懂、思想不純熟的國中生時期,原因...似乎也沒有追究的必要,「他們會藏我的書包、把我的課桌椅弄的亂七八糟。」呂士軒努力挖出過去想要被掩蓋的記憶,帶著雲淡風輕的語氣,「也許,是因為反抗的方式,讓我成為他們『戲弄』的對象。」



▲呂士軒專輯中的每一首歌都像是一段故事。(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從他無所謂的語氣中,似乎能窺見當時的無助與心酸,呂士軒還說,被同學打小報告更是家常便飯,就連一開始都會盡量幫助他的老師,漸漸地也因為太過頻繁的「小報告」,覺得他是麻煩人物,讓他變得不喜歡回家,也不愛去學校,「後來,我只能裝成我自己不害怕。」這時,記者也懂了,歌曲命名「孬種」的原因,其實是呂士軒向國中的自己一種精神喊話,像是在說:「現在,我能跟這位孬種和平共處,是的,我過得很好。」




是音樂解救了呂士軒當時的窘境,「國二碰了音樂,才發現有很多事情,我們可以更不需要在意。」而會真正走上音樂路,是另外一段故事,呂士軒坦白道,會當歌手,經歷過一番掙扎,「我沒想過音樂要當成我的工作,我沒有確定未來要做什麼工作,但綜觀下來,音樂是我最擅長的一件事。」他也提到,曾在實驗室、夜店打過工,會做這些打工,都是以作音樂為出發點,「高中就開始陸陸續續打工,用賺來的錢買器材,這樣就不用跟家裡伸手要錢,大學畢業後慢慢轉成歌手,就上來臺北工作了。」



▲呂士軒提到,〈孬種走了〉歌曲的創作源起。(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專輯裡的最後一首歌〈超人回來了〉,這首歌,沒有浮誇的用字,用簡單的敘事句,串聯成一篇3分鐘的短篇故事,讓人聽著聽著,會有莫名的感動,因為那是如此的貼近你我間與家人的平凡故事,說起家庭,呂士軒用不輕不快的語氣,慢慢開口說道:「我爸對我玩音樂這件事,不是支持的,因為他也覺得我不是...很成熟,我有個很優秀的弟弟,但我又是長子,他會有種『為什麼不是你當榜樣?』的心態。」

這樣的家庭關係,其實並不特別,也許是因為呂士軒看很開的個性,對於弟弟的優秀,他直言不諱,更笑說自己看起來就是很粗心,不知道為什麼,說著這些話的呂士軒,帶著身為長子的成熟與溫柔,內斂的把光芒隱藏,反而更加耀眼。

而平靜無波的家庭日常,卻在爸爸第三次中風時刮起巨浪,事情來得太快,讓呂士軒措手不及,「看著爸爸進急診,昏迷指數很低,根本來不及做什麼反應。」他只能想著有太多太多沒有對爸爸說的話,沒有為他做的事情,所幸,爸爸後來脫離險境,呂士軒更是每周定期會回新竹幫爸爸復健,沒有間斷。



▲〈超人回來了〉這首歌說的是呂士軒與爸爸間的故事。(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日前剛推出情歌〈98〉MV的呂士軒,被問到做過最浪漫的事情,他笑說:「就是寫這首歌的時候。」正巧他又是有著「浪漫」標籤的雙魚座,沒想到他卻樸實到不行,呂士軒坦言不是個肉麻的人,所以寫歌給心儀的女生這種浪漫唯美的事,他壓根沒做過,而且他認為寫情歌這種事,偶爾為之即可,逗趣的話語讓人失笑。



▲身為浪漫雙魚座的呂士軒,沒有羅曼蒂克的因子,反而很樸實。(圖/記者林柏年攝 , 2018.08.13)

延伸閱讀

NOW民調中心

想看更多

即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