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豪雨成災,前行政院長張善政表示,「身為高官,最重同理心」、「我要是災民,我會很不爽」。(資料圖/記者陳明安攝)
▲南台豪雨成災,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直言「我要是災民,我會很不爽」。(資料圖/記者陳明安攝)

南台灣因豪雨成災,行政院長賴清德昨日指出,這次雨勢不論下在哪個城市都會淹水,還要批評者來當上帝,對此,前行政院長張善政今(25)日表示,「身為高官,最重同理心」、「我要是災民,我會很不爽」,因為超大雨量導致的淹水不能全怪政府,但大家也不會相信政府完全是零責任。

張善政表示,這次淹水政府官員的談話,先不論談話內容的正確性,但第一時間好像沒想到災民,只先想到替自己撇清責任。如果他是災民,他會急著想知道:

還要泡在水裡多久?水退後有沒人有可以幫忙清理淤泥,甚至搬運淹死的豬隻?農作物災損有補助嗎?是全額還是部分補助?如何認定損害額度?要準備什麼證明?補助多久時間可以下來?但這些東西官員都沒說,媒體也沒報,災民心情七上八下,這時聽到類似的談話,心裡當然非常不認同。

張善正說,他身為一般民眾,對政府這次的處理方式也非常不高興,擔心淹死的雞隻和豬隻,會不會偷偷賣到市場?近期菜價一定會上漲,農政單位準備如何調節物價?會不會也衍生疾病?要如何清理環境避免疾病?這些政府都不太有交代。

張善政強調,他是學工程的,所以知道雨量超過防洪排水的設計容量,難免淹水,但是排洪設施有沒有發揮效能,有沒有因為防洪排水設施之助,使淹水範圍縮減、深度降低?政府有沒有事先清除排水障礙?有沒有事先關好柵門?抽水馬達是否測試過確認都能運作?

此外,如果預知雨量超過排洪設計容量,為什麼沒有淹水預告?政府手上不是有不同雨量下預測淹水範圍的「淹水潛勢圖」嗎?因應水患,政府官員有沒有防範未周失職之處?

張善政認為,超大雨量導致的淹水不能全怪政府,但是大家也不會相信政府完全是零責任。如果高官談話是依據上面這樣邏輯來表達,是不是責任比較清楚,大家比較可以接受,也不會淪落藍綠之爭呢?災後大家不要政治口水,要有同理心。這要由政府高官開始做起,否則每次有事,民調就跟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