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業與同儕關係皆是家長與孩子的共同難題,雖然困擾相同但面相卻不盡然相似。(圖/pixabay)
▲課業與同儕關係皆是家長與孩子的共同難題,雖然困擾相同但面相卻不盡然相似。(圖/pixabay)

「我要努力讀書,要考上好大學,不讓媽媽失望。」如果考不好,可以用遙控器倒回前一天再考一次;如果犯錯,可以倒回事發之前免除過錯,媽媽想要兒子功成名就,兒子卻只想要友情與愛情。親子煩惱不同調,戲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喚醒社會的共同記憶,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為什麼看劇會看出共鳴,在於大家都是過來人,也都想改變親子隔閡。

兒童福利聯盟於十六年前創辦兒童專線,起因於孩童沒人陪伴、無人傾訴,白麗芳表示,「有些孩子可以去安親班,但更多都是自己待在家,孩子打電話進來,其實有九成都在聊天,只有一成在講煩惱。」為什麼願意打進來跟陌生人說話,只因為在家裡能說話的對象太少。

兒童福利聯盟近年陸續開辦親子與親少年專線,根據兒童福利聯盟兒少煩惱統計,兒童煩惱前三名為同儕相處(25.3%)、課業壓力(16.3%)、霸凌(15.4%)。青少年煩惱前三名則為心理健康(25.3%)、同儕相處(22.7%)與師生衝突(16.8%)。家長煩惱統計前三名分別為生理健康(39.5%)、課業問題(16.7%)、同儕相處(14.8%)。

課業與同儕關係皆是家長與孩子的共同難題,雖然困擾相同但面向卻不盡然相似。兒少的擔憂為「面對後果的壓力」,如考試成績不佳、安排過多才藝、功課寫不完等,家長卻多半擔心課業「如何更進步」,如成績不好如何加強、課業跟不上怎麼辦,家長擔憂儼然成為兒少壓力來源。

於同儕相處上,隨著網路發展,社交模式和以往大不相同,兒少靠網路建立關係,是不是臉友、是否加入核心群組,甚至只是發文有沒有人按讚都可能成為兒少的煩惱來源。相較於此,家長對同儕相處的關注程度仍停留在「是否遭遇霸凌」等較嚴重的層面。


▲兒童福利聯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父母積極介入孩子世界、在孩子社交圈內盤旋,可能因此成為控制欲強的「直升機父母」,進而忽略孩子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圖/兒童福利聯盟提供)

親子間煩惱不同調,成為了「你的煩惱不是我的煩惱」。兒童福利聯盟統計,因為少子化父母其實非常關心子女,只要孩子遭遇煩惱,有將近三成家長會採取積極介入的方式,希望第一時間解決問題,若同儕關係不佳,家長甚至會強行介入處理。白麗芳表示,父母積極介入孩子世界、在孩子社交圈內盤旋,可能因此成為控制欲強的「直升機父母」,進而忽略孩子自行解決問題的能力,「如果一昧地介入,可能會錯失成長機會。」

白麗芳提到,另外的現象在於台灣父母多半強調反省檢討,期望孩子養成嚴格自律的性格,「期待小孩做什麼都要先回顧自身立場、自己是不是有問題,檢討別人前要先檢討自己。」站得住腳才能要求別人,檢討責備型的父母格外常見,卻容易讓孩子覺得不被理解、對自己更沒自信。再者,也有父母一時間無法解決孩子煩惱,或單純認為孩子煩惱都是雞毛蒜皮小事,以輕描淡寫方式帶過,久而久之恐會讓孩子覺得被漠視或產生自我懷疑。

煩惱理解落差也源自於親子隔閡,白麗芳表示,台灣親子關係最缺乏的仍是傾聽,以至於父母無法理解或對孩子的煩惱解讀錯誤,若又因此直接施加自己的觀點跟做法,就容易變成控制慾,「情緒沒有對錯,應該先聽聽孩子的立場才提供他需要的方法,孩子思考不周全進而再討論,如果直接先講自己的意見,那你的意見很可能就變成控制慾。」

傾聽陪伴型的父母仍然是少數中的少數,但傾聽卻也是最能提供孩子自我價值感的方式,「這種父母是台灣最少的,父母不知道怎麼問跟聽,我們沒有這個習慣也沒有這個訓練。」華人的文化脈絡中親子關係多半仍停留在上對下的模式,家長較少會意到孩子的需求,再加上現代人的生活模式,台灣人工作時數於世界上名列前茅,孩子多半還是往安親班、補習班送,要找到傾訴的出口不見得這麼容易。

白麗芳建議,若想改善親子溝通、化解煩惱不同調的困擾,家庭可以先從擬定目標開始,一起創造共同時間,「如果不能每天都一起吃晚餐,那是不是能一週選一天,大家一起共進晚餐。」提醒家長,先開啟傾聽的管道,從欣賞孩子的責任感和溝通方式做起,都能改善親子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