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引發市場質疑,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圖/記者顏真真攝 , 2018.8.29)
▲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引發市場質疑,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親自召開記者會說明。(圖/記者顏真真攝 , 2018.8.29)

針對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引發外界疑慮,中央銀行總裁楊金龍今(29)日親上火線說明,提供長達13頁報告,強調經常帳順差國家,對外淨債權必然增加(資金淨流出),非台灣獨有,只要善用經常帳順差、淨流出的資金,可提高整體經濟效益,反而仰賴國外資金融通本國經常帳逆差的國家,不利經濟金融長期穩定,而增加國內投資,擴大內需引擎,可降低我國超額儲蓄及資金淨流出。

面對外界質疑,國內壽險業或民眾對外投資,會造成台灣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楊金龍強調,從國際收支的觀點,企業或個人對外投資,不會造成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而吸引外資來台投資,也不會造成國際收支資金淨流出減少。

至於金融帳淨流出反映資金投資信心不足?楊金龍說,經常帳順差的國家,因國外收入大於支出,該國對外淨債權必然增加,此現象非台灣獨有,經常帳順差、金融帳淨流出的持續期間,瑞士及新加坡均比台灣的32季更長,德國、日本、盧森堡、挪威、南韓及荷蘭等亦曾大於24季。

楊金龍也提出善用經常帳順差、淨流出的資金,可提高整體經濟效益,尤其台灣是小型開放經濟體,國內需求相對有限,國外需求的成長可挹注國內經濟成長動能,通常使經常帳呈現順差,累積國外淨債權,截至2017年底為全球第5大淨債權國。

他強調,只要善用淨流出的資金,對台灣經濟金融具正面助益,包括國人對外投資獲取合理的投資報酬,可提高國人可支配所得;企業藉由對外直接投資,取得關鍵技術,提高競爭力,確保在全球價值鏈的關鍵地位;充裕的國外資產可提供國內金融業者發展財富管理的基礎。

此外,由於台灣不是IMF會員國,須獨力因應國際金融衝擊,而足夠的對外淨債權,為外部衝擊的緩衝器,有助因應國際資金快速進出的風險。同時,足夠對外淨債權,為國際信評機構給予台灣較高主權評比的主因之一,可使本國企業對外籌資取得較低的融通利率。

反倒持續仰賴國外資金(吸引外資流入)融通本國經常帳逆差的國家,不利其國內經濟金融長期穩定。他以近期土耳其里拉危機及 1997年泰國在亞洲金融危機的經驗為例,當外資資金快速反轉外流,就不利該國的經濟金融長期穩定。彭博資訊檢視當前主要新興市場國家,在經濟脆弱度排名上,也指出土耳其最為脆弱;南韓及台灣則因擁有經常帳順差、較少外債、政府治理良好及低通膨,經濟金融,相對穩健。

不過,楊金龍說,增加國內投資,擴大內需引擎,可降低我國超額儲蓄及資金淨流出。他解釋,經常帳順差反映超額儲蓄,而台灣經濟成長的動能高度仰賴國外需求,導致長期經常帳順差及資金淨流出,而經濟易受國際景氣波動的衝擊,加上台灣出口產品及市場均高度集中,容易受單一特定產業或國家景氣影響。

因此,採行「外需」、「內需」並重的雙引擎策略,擴大內需引擎,增加國內投資,可降低超額儲蓄。

此外,全球貿易衝突升溫,台灣難免受波及,他認為透過增加國內投資,擴大內需引擎,可適時減緩外部衝擊對國內的影響。而政府已啟動「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擬定策略,改善投資環境。

根據主計總處發布的國民所得預測結果,台灣於2018及2019年,這2年均是以內需帶動經濟成長,其中固定投資較往年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而在財政空間允許下,擴大公共建設,亦可協助產業調整轉型,進而帶動民間投資,增加國內資本累積,以提高生產力、增加就業及促進薪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