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總編輯陳雅慧(右起依序)與課審會委員藍偉瑩、親子專家楊俐容、作家張曼娟一同出席活動。(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8.29)
▲雜誌總編輯陳雅慧(右起依序)與課審會委員藍偉瑩、親子專家楊俐容、作家張曼娟一同出席活動。(圖/記者許維寧攝 , 2018.08.29)

1980年後全球政經走向由新自由主義過渡到全球化,世界各國不得不因應全球競爭提升人力素質,也由此逐漸改變了教育的內涵。90年代開始,歐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遂將單純的能力、方法逐漸擴延為知識與技能、態度的整合。

核心素養英文為core competencies,competencies於英文中與ability、skill等詞意思相近,意思近似於能力。親子天下總編輯陳雅慧表示,為何台灣在翻譯時不直接譯為能力,反而選擇「素養」一詞,在於素養屬於一個整體組成,內容包含能力、知識與態度,且能運用於個別不一樣的情境中,「於真實生活中學習,是把知識用出來而非考出來。」

108新課綱預計將於明年上路,特別提出「三面九項」作為核心素養內涵,培養學生帶著走的能力、將能力落實於真實情境中。課審會委員藍偉瑩於近日出席公益計畫記者會時特別提到,核心素養是一個有待落實的理想,但在新課綱即將上路之際仍有很多老師、家長在詢問何謂素養,為何過去九年一貫就曾提出能力指標,已經有了能力,為什麼又要做跨領域和素養?

問素養為何物,直叫人摸不著頭緒。藍偉瑩舉例,「單純的有能力是當我清楚說出問題,學生能用相對應的方式來處理,那他就是個有能力的人;但是若遇到一個問題情境,條件邊界很模糊,學生就因此不知道要如何處理,那你可以說這個孩子有能力但沒有素養。」

若將情況拉回教學現場,最常見的狀況為題目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學生知道用什麼公式破解,但如果問題跳脫紙本、出現了脈絡與情境,學生便容易手足無措,「我們過去的教育培養了很多有能力,但相對來說可能無法解決現代問題的學生。」


▲課審會委員藍偉瑩表示,「素養不是換了一套政策,素養是要解決我們遇到的困擾。」(圖/品牌提供)

三面九項作為核心素養內涵分為三大部分,A部分為自主行動,期望學生先從良好的身心素質、品格出發,先理解自身處境並選擇面對事情的態度,第二步才能進展到系統思考能力。第三步,若想解決問題,能否不墨守成規,找到創新或具有個人特色的解決方式。

B部分則強調,學生在具有基本能力後是否能與外界進行溝通、如何讓他人知道我的想法跟做法,學生是否能運用符號、科技媒體、藝術呈現自我感受與觀點。C部分則談論社會參與,如何於當代社會中兼備公民素養、道德與品格,於多元理解中產生包容。而「三面九項」的最終目標是期望藉此培養學生成為終身學習者。

「課綱過去是給出很多細則,告訴學生該具備什麼能力,但這次的課綱給出的是人的意象、能在這樣的教育中變成怎樣的人。」

過去的社會較單純,從事某一行業只需要具備該行業的專業技能即可,但現今社會各個領域不再封閉,社會上一直有源源不絕的問題產生,想解決當代問題,必需意識到所有領域都是跨領域。

藍偉瑩提到,新課綱不單只希望學生有能力,畢竟未來社會要面對的問題更為複雜,學生不能單打獨鬥更不能只關心自己。「三面九項」揭示了若要落實素養,必需於人際互動、人與群體的互動中完成,因此想證實素養必不能脫離真實脈絡與情境。反之,若能將解決問題的能力應用於真實情境,便是素養想達成的目標。

「如果素養真的能做到,那一定是在真實的情境中。」藍偉瑩提到,落實素養在於,學生應該要清楚知道面對一項問題時該選用何種知識、方式,以及用對的態度去解決問題,OECD曾提到素養是將知識、技能、態度三者捆綁為一,藍偉瑩則形容,做一件事應該像完成一個句子,「選的技能是動詞,知識是名詞,態度與價值觀則是形容詞。學生秉持了何種態度和基本價值,挑選對應的知識,再用一個對的方式、技能去完成。」

若真能以素養角度的解決問題,知識、技能、態度三者應該於方法中一同出現,但過去的課程經驗都停留在將三者分開學習、討論,而教室內的情境又很單一,簡而言之,教室內與現實生活落差懸殊,「很多老師遇到學生不想學,不想學是因為沒興趣,沒興趣則源自於學校所教都脫離真實情境、意義不大。」

教室都為學術取向,離真實生活終隔一層,若學生於該門學科中本身已表現不佳,對學生而言只會越顯陌生,「教室裡只是一題數學,學生不會想處理。但如果需要解決的問題要用到數學,而它又是一個確切存在的情境,那每個學生才會思考。」


▲核心素養期望讓知識走出教室與書本,培育學生帶著走的能力。(圖/NOWnews資料照)

新課綱上路在即,外界疑惑不曾間斷,討論聲浪也源於第一線不知從何處著手的教師。對此,先前課審會委員謝國清曾於受訪時提到,可以預知未來新課綱實施後教師群可能會碰上陣痛期。

核心素養作為未來教育的理想,但第一線的教師當年於學校裡長大,畢業後隨即又回到校園投身教職,離真實情境也許有些距離,藍偉瑩不諱言,「對老師而言最困難的點在於他們也不是這樣被教出來的,他們不是這樣長大的,卻要這樣教導學生。」

「國教院寫出新課綱,與其說在為國家思考競爭力,不如說是在思考下一代的未來與人生。」

面對這個宏大理想,第一線教師該如何調適與因應?藍偉瑩建議,學校為教職員舉辦進修不一定都鎖定專家演講,反而可以試著將演講觸角向外延伸,讓教師知道何謂全球化、以及業界的真實樣貌,幫助老師先擴大視野,累積更多資本再帶領學生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