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市議員鄭正鈐\\(右\\)護送老榮民廖瑞榮的骨灰回廣西桂林老家安厝。(圖/記者常似虎攝)
▲新竹市議員鄭正鈐\\(右\\)護送老榮民廖瑞榮的骨灰回廣西桂林老家安厝。(圖/記者常似虎攝)

新竹市議員鄭正鈐受託處理一件「跨越海峽兩岸、更跨越陰陽兩界」的選民服務案件,過程曲折複雜,所幸經過近半年的時間,終於圓滿完成任務,而且還「服務到家」,將老榮民廖瑞榮的骨灰送到廣西桂林老家安奉,完成老先生未能實現的願望。

鄭正鈐表示,事件的開始有如陸版的「海角七號」情節,半生戎馬、一身孑然的廖瑞榮先生,年少時即投身軍旅,歷經戰亂風霜,跟著國民政府來台,始終惦記著在老家訂下的「娃娃親」,衷心期盼回去實現諾言、完成心願,因此終生未婚娶;最後,懷抱著一絲遺憾,在新竹榮家度過餘生晚年,民國75年廖伯伯仙逝,火化之後,骨灰安厝在新竹市軍人忠靈祠。


▲新竹市議員鄭正鈐護送老榮民廖瑞榮的骨灰回廣西桂林,交給他的子姪後輩安厝祭祀。(圖/記者常似虎攝)

同袍得知廖老先生在廣西老家尚有親人,去函告知對方這個不幸的消息,但因沒有確切的地址,而且大陸地區的行政區重新劃分,這封信寄到了百餘公里遠的縣城,沒想到一封寄錯地址的信,經歷一波三折幾番轉手,竟然真的輾轉送到了廖家,只是當時兩岸關係仍屬敏感,家族也不知如何是好,就此擱下。


▲鄭正鈐(左三)護送廖瑞榮老先生的骨灰回老家,與其子姪後輩聊天了解歷史。(圖/記者常似虎攝)

然而,故事尚未結束,相隔20餘年,廖老先生的後輩子姪展開尋親任務,透過廣西台商協會友人委託鄭正鈐服務處,希望能將兩岸間無法割捨的情感再度牽繫起來,願意毫無條件的迎回廖家長輩的骨灰祭祀,讓他在故土老家安息。

如此充滿溫度感情的選民服務,鄭正鈐當然樂於協助,只是早期公文書都是手寫本,不像現在都是數位電子化,光是要確認廖瑞榮的身分、找尋其骨骸位置,就耗費好一番功夫。


▲鄭正鈐(左)造訪廖瑞榮先生老家,緬懷他成長的歷史故事。(圖/記者常似虎攝)

找到安厝在新竹市軍人忠靈祠的骨灰後,為了讓廖老先生回到家鄉與親人相聚,鄭正鈐服務處花了4個多月的時間奔走聯繫,洽詢處理各項繁瑣的文書申辦流程,終於完成各項手續,帶著老先生回歸故里。


▲鄭正鈐(左)與志工劉啟宗(右)小心翼翼的護送廖瑞榮老先生的骨灰回廣西老家。(圖/記者常似虎攝)

鄭正鈐感動指出,服務處祕書劉啟宗擔心廖伯伯沒搭過飛機,一路上還貼心的告知:「廖伯伯,我們要離開新竹,帶你回廣西囉。」、「到機場了,我們準備要上飛機了。」、「廖伯伯,飛機要起飛囉,不要緊張,2個小時後就到家了。」直到抵達機場,將廖老先生的骨灰交給他的子姪兒孫。鄭正鈐說,相信廖伯伯英靈有知,必然對回歸故里感到欣喜,樂於與親族團聚。


▲鄭正鈐(左)焚香祭禱,祝福廖瑞榮老先生魂歸故土,終於能與親族團聚。(圖/記者常似虎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