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大因素支撐下,外銀預估亞洲貨幣短期仍有貶值空間,人民幣還是有可能見到7字頭。(圖/NOWnews資料照)
▲在三大因素支撐下,外銀預估亞洲貨幣短期仍有貶值空間,人民幣還是有可能見到7字頭。(圖/NOWnews資料照)

在美國經濟與其他地區並未出現同步增長,美中貿易爭端升級,以及近期的土耳其金融動盪波和新興市場資產等因素之下,外銀預估,美元短期仍會進一步走高,預期美元兌G10貨幣短期還有3至4%升值空間,而亞洲貨幣尤其經常帳為赤字的貨幣,如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等,兌美元的貶值風險最大,至於人民幣,若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持續升級,影響大陸經濟,可能跌破7.0大關。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亞太區外匯分析師陳得能分析,美元短期仍會進一步走高,主要有3大因素,包括美國經濟與其他地區並未出現同步增長;美中貿易爭端升級;近期土耳其金融動盪波及新興市場資產,在未來數月消失性的可能不大,預期美元兌G10貨幣短期內還有3至4%的上行空間,之後才會回穩。

瑞銀對美元的看法也反映在歐元兌美元先跌後升的預測中,預期歐元兌美元未來3個月將下探1.10,然後在12個月內朝1.20緩步回升。

此外,土耳其里拉劇貶影響投資者對整體新興市場信心。陳得能認為,土耳其危機對亞洲市場影響來自於4方面,包括貿易往來、金融聯繫、透過歐元影响亞洲貨幣匯率及投資情緒(新興市場貨幣信心危機)。而亞洲經濟體與土耳其的貿易和金融關聯度不高,因此前兩項的影響可忽略不計,但後兩項的影響則較為顯著。

由於擔心歐洲銀行在土耳其的嚗險,歐元跌破重要的1.15關卡,推動美元兌亞洲貨幣走高。土耳其里拉劇貶也連帶影響了投資者對整體新興市場信心,特別是經常帳赤字較高的貨幣如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

從歐元兌美元與亞洲貨幣之間的歷史敏感性亦顯示,當歐元兌美元下跌5%,意味著亞洲貨幣兌美元下跌幅度將在3.8%,部份亞幣的敏感度更高。不過,美元相對於歐元走高並非唯一考慮因素,人民幣貶值也使得亞洲貨幣重新定位。由於人民幣對亞洲貨幣貿易加權指數的高權重,人民幣在中美貿易爭端及經濟數據不佳下走貶,也令亞洲貨幣承壓。

瑞銀認為,亞洲貨幣中經常帳為赤字的貨幣,即印尼盾,印度盧比和菲律賓披索的下行風險最大,未來3個月兌美元的跌幅預計將在3至4%。在市場充滿高度不確性及美國利率走高之際,想要在不令匯率貶值的情況下,吸引資本流入來為國內儲蓄缺口融資,是個不容易的挑戰。

至於經常帳為盈餘的貨幣例如星幣、韓元、馬來西亞幣及泰銖,則較有能力抵禦資本外流壓力,但在美元普遍上揚下,這些貨幣不免受到影響。

人民幣部分,若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持續升級,將對中國大陸經濟活動造成進一步壓力,瑞銀認為人民幣有跌破7.0大關的可能。瑞銀分析,中國人民央行不排斥讓人民幣進一步貶值來緩解經濟放緩,但央行仍會繼續監控(並隨時準備應對)可能由貨幣貶值擔憂引發的無序資本外流跡象。

不過,瑞銀預估美元普遍強勢將在12個月內反轉。根據目前升息步伐,美聯準會有望在2019年中後期達到長期均衡利率2.9%,並在此之後政策基調從鷹派變為中性,即可能在聲明中刪除「貨幣政策繼續保持寬鬆」,而美聯準會政策基調的變化及歐洲央行在下半年加息的呼聲將導致美元普遍回跌,因此,瑞銀認為,2019年或許會重演2005年的走勢,當時為美元強勢的最後一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