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9月6日凌晨3點北海道發生了震度7強的地震,震源離離千歲機場不遠處的膽振地方,導致山崩、房屋倒塌以及火災等,目前已有7人死亡,數十人失蹤,以及數人遭活埋,百人以上受傷,而且北海道295萬戶全戶停電,而且北海道的離震央100百公里的泊核電廠也發生喪失外部電源重大事故,只能用緊急電源來冷卻劇毒的用過燃料棒,幸好沒有重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日本這次是天災連連,前天的9月4日關西地區才因為今年第21號颱風橫掃而過,人工島的關西機場因為大淹水而遭重創,全泡在海水中,旅客和機場工作人員5千人受困,到6日也還在繼續紓困,將人以快速船或空運脫離現場。

關西機場泡湯 日本觀光嚴重打擊

關西國內機場雖然預定在7日重啟,但國際機場部分雖然機場大廈或許一周可以修復,但跑道等使用還無法恢復,可能必須閉鎖相當長的時期,關西機場每年使用人次2880萬人次,是亞洲重要的樞紐機場.也是台韓中等觀光客的進入日本的玄關,尤其外國旅客都是從此地轉往京都、大阪、神戶、奈良等地觀光的。對於今年打算讓外國訪日觀光客突破3000萬人次的日本而言,是非常嚴重的打擊,可能因此泡湯。

淹水加地震等消息頻頻傳來,驚人鏡頭不斷在全球播放,也讓人對於日本旅遊安全性憂心,關西機場外,像今天北海道全面停電,交通網寸斷,新千歲機場的機場大廈天花板掉落及漏水等嚴重,受困外國觀光客也非常多;此外北海道境內鐵路全面停駛,北海道新幹線因為離震央不遠,因此也叫停,不知何時才能重啟。

北海道這次地震,不幸中的大幸是,北海道唯一的泊核電廠發生喪失外部電源重大事故,現在只能用緊急電力--柴油發電機來冷卻用劇毒的過燃料棒1527束,現在是確保一周份的燃料;幸好1991年開始運轉的而有三個機組(裝置容量207萬KW,算是小型機組,在福島核災前發電量佔北海道用電約40%)幸好該核電廠沒有重啓,否則也可能釀成嚴重的核災。

泊核電廠是在遠離震央100公里的遠的地方,但是因為停電,而發生外部電源完全喪失重大事故,也凸顯了核電廠其實無法單獨存在,需要大量的陪跑電力才能存在;福島核災就是因為喪失外部電源而緊急電源無法用,而讓反應爐無法冷卻而導致爐心熔毀、熔出等大事故,這次幸好沒有重啟,反應爐沒有在轉,才能倖免大難。

震度7的地震 再度提醒世界核電廠是多麼脆弱

這次的因為震度7的地震就變成外部電源完全喪失狀態,再度提醒世界,核電廠是多麼脆弱而高依賴的玩意;今後日本各地也將會更加反對重啟或判定現在重啟中的幾個反應爐必須停轉。

雖然日本原子力規制委員長更田豐志今年曾到泊核電廠視察,但認為泊核電廠必須釐清廠内斷層有無活動性、地震與海嘯發生時的假定、火山對策等三點否則重啟免談,這次證明不過是遠在100公里外的震度7的地震就發生外部電源完全喪失狀態,大概根本連審查都不可能通過了;北海道在福島核災後,引進風電等的新電力公司不斷打破依賴火電跟核電的北海道電力公司的獨佔狀態.

這些天災地變,都讓人覺得人無法勝天,現代人覺得科技文明可以讓山河改觀,像關西機場就完全是人工島的海上機場,這次發生如此重大災害,讓利用的客人被孤立於一個四周皆海的機場島,徹底暴露了海上機場的弱點,聯絡橋無法使用,對業務有重大影響。

關西機場發生如此事態,許多人認為是設計有問題,但是現在國土交通省方面認為可能是地層下陷,1994年開幕的關西機場,在這次颱風泡水之前,去年就已經發現地層下陷4公尺多,結果護岸只有海拔5公尺,全面泡水的跑道只有海拔2公尺,這次颱風在大阪觀測到的最高潮位高達3.29公尺。

日本其他也有許多類似填海的人工島上建的海上機場,如現在的羽田機場、愛知縣常滑的中部機場、神戶市的神戶機場、北九州市的北九州機場以及長崎縣大村市的長崎機場等都是海上機場,其實也都同樣有很高的風險,羽田及中部機場都無法例外。

雖說羽田機場面海的跑道地盤是有6.6公-16.7公尺高,如果淹水,理應會把跑道的水排到海裡去,大概不會像關西機場一樣慘;不過羽田機場舊整備場至今也有過因為地盤太低而淹水過,現在是有考慮這點而加強改善的‧

不過羽田的假定也是以最高潮高4.8公尺,比這次21號颱風還要嚴重的狀況,但是今後地球溫暖化也可能讓風及海浪更強更高,而且像羽田機場地下還有鐵路通過,也可能淹水等,畢竟海上機場的弱點非常多,人跟山海搶地用,結果還是勝不了天的狀況今後將會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