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中非論壇,宣布將提供非洲高達60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圖左起為甘比亞總統巴羅( Adama Barrow )、習近平。(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在中非論壇,宣布將提供非洲高達60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圖左起為甘比亞總統巴羅( Adama Barrow )、習近平。(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援助非洲600億美元、前債免還,習近平商機無限?

2018年9月3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非論壇,對與會的53個非洲國家元首宣布向非洲提供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專案及投資總金額高達600億美元;同時大手筆一揮,免除「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非洲窮國今年底到期的政府間未償還債務,總金額可能各高達1600億美金。

習近平做出這樣的決定,早在國際政治圈已經預測,面對美中貿易大戰的嚴峻考驗的習政權,一定會做出重大手段來對外證明中國仍是新興市場的教父地位,對內面對一帶一路所產生的經濟財政矛盾,展現出習近平的決斷地位不容動搖。

事實上,執行至今已達三年的一帶一路,連最支持中國人民幣國際化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都對於一帶一路產生的高額債務危機提出強烈的警告,非洲低收入國家已經或即將面臨債務壓力就佔非洲國40%的總數,包括和台灣斷交的石油國家查德、內陸大國剛果已面臨債務壓力;而經濟正在復甦的衣索匹亞也對中國債務高築。

美國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在2018年3月發布的報告指出,中國提供巨額外債,已使23國陷入「相當高」的債務風險,其中,未來可能在償還債務方面面臨困難,包括對中國最友善的巴基斯坦,蒙古國、吉爾吉斯、以及巴爾幹半島的蒙特內哥羅共有8個國家。

特別是,國際貨幣基金(IMF)提出的警告,更讓市場為之震驚,因為習近平政權已經發現不只非洲有債務危機而對中國有疑慮,甚至東南亞國家對債務和衍生的貪污事件的擔憂也開始擴大,甚至讓政權發生更替。馬來西亞就是例子,總理馬哈迪取得政權後就就宣布因為「債務負擔」終止了約220億美元的中國「一帶一路」項目,包括東海岸鐵路、石油和天然氣管道,他甚至提出了中國「新版殖民主義」的政治說法。

習近平做出對非洲的大筆一揮得免債計畫,當然是要對美中貿易和東南亞的政權更替畫下一個停損點,是個可預期的做法,但是任何經濟與政治的改變都是一體兩面的影響。

一方面,習近平急需一個舞台,打出他手上的王牌就是中非貿易,截至2017年底,非洲已經創造中國1700億美金的貿易額,雖然與中美雙邊貿易的總額高達6360億元(2017年數據)不能相比,可是習近平在目前面對美國和歐、日、墨、加正建立的全新貿易聯盟關係之前,中國必須搶快在新興市場建立教父級的影響力,絕對有其必要性,換言之,這對資本市場就是好消息。

但另一方面,習近平對於新興市場的步步進逼,卻激發了美國川普對於新興市場的重新關注,美國計畫採取大舉提高海外投資的戰略,擬將負責海外投資的海外民間投資公司(OPIC)與其他部門的相關機構整合為美國國際開發融資公司(IDFC),投資上限增加逾1倍至600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OPIC這個機構在川普的計畫中,是要以透過不必要的干預手段扭曲自由市場的理由要被廢掉的,現在一百八十度改變,川普政府不但不廢除反而加碼對包括拉美、中東非及亞洲注入強力支援,而目前股票市場,這些地區正面對貨幣貶值和資本流出的風險,美中雙方從彼此互加關稅的貿易戰到新興市場爭奪主導權的互拚加碼資本投入,預計將會更加精采。

事實上,資本市場已經提前發酵,根據路透最新月調顯示,全球投資人提高股票配置比例,八月份數據觸及4個月新高,高達三分之二大型投資機構的受訪者指出,新興市場資產歷經一波拋售潮後,現正是重新擁抱時機。投資人將投資組合中的持股比例提高到48.3%,觸及今年4月來的最高水位。

面對美中爭相加碼新興市場,投資人當以美國日本股票為基礎,分批進場以亞太為主的新興市場股票賺取習商機。

●作者:汪潔民/財經專家玉亰投資執行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