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發會主委陳美伶談水災,提到所有防洪都有上限,但要做到縮小淹水面積,且加快排水。(圖/林柏年攝 , 2018.08.29)

熱帶性低氣壓帶來的豐沛雨量,讓南部許多城市都泡在水裡,尤以高雄、台南、嘉義最為嚴重,曾擔任台南市政府秘書長的國發會主委陳美伶,也隨著行政院長賴清德南下視察水災情況,提到水患,她認為,防洪防災措施一定有用處,但防洪有一定的上限,做到完全不淹水是不可能的,在面臨豪大雨時,但要能做到快速排水,降低災害。

她是國發會主委陳美伶,俐落的短髮造型,襯衫加上黑褲,採訪當時接近夜晚,是許多上班族或公務員的下班時間,儘管已經在外跑了一整天,對她對政策仍侃侃而談,堅持做對台灣有幫助的事,臉上似乎沒有南下勘災所帶來的疲倦感,一心只期望大雨所帶來的災害能夠用最快的速度處理完成。

台南地區過去曾是台江內海與倒風內海的所在地,後來地勢抬升,才形成現在的土地,由於地勢相對低窪,有高達三分之一的區域都是淹水潛勢區,「國土沒有完整規劃是釀災的主因。」陳美伶認為,過去治水預算在每個地方每年分配到的頂多10億元,為了整合治水預算,在民進黨上次執政時提出8年800億的構想,希望達成25年的防洪標準,送立法院後又加碼到了1,160億元。

8年800億到底有沒有用?陳美伶說,「絕對是有用的」,她舉台南治水為例,台南在面臨莫拉克颱風時,淹水區域高達5萬公頃,但到康芮颱風時,淹水面積就減少到3,000公頃。但她也認為,要完整解決水患問題8年800億是遠遠不夠的,尤其有許多問題又與都市結構、規劃有關,無法馬上改善。

由於25年的防洪計畫需要耗費大量財源,像是台南的三爺溪流域,地勢低窪,加上當年建高速公路時的設計通洪斷面不足,這些改善都不是一蹴可幾的,陳美伶指出,光是台南就需要花費600億,更何況各縣市加總起來,預算上無法達成,於是當時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希望先達成10年的防洪目標。

▲0823水災受災戶,可提現金救助與低利貸款申請。(圖/記者陳鐘聲攝 , 2018.08.24)
▲受低壓帶及西南氣流影響,台南市及台東縣發生大豪雨。(圖/記者陳鐘聲攝 , 2018.08.24)

「為山九仞,功虧一簣」,陳美伶說,如果沒有繼續做下去,就會功虧一簣,所以後來南部六縣市的縣市長聯合要求國民黨政府繼續做下去,於是決定做綜合治理計畫,像是上個階段台南連雨水下水道都沒有,就算有,有只能容納20-30公釐的雨量,對比起台北市動輒70公釐以上的雨水下水道,可說是嚴重不足,且發生急促的大豪雨時,或是颱風帶來的西南氣流,南部的雨量會遠多於北部。

過去規畫的10年防洪計畫,一天雨量如在250公釐以下,就能保障不淹水,但極端氣候加上西南氣流帶來豐沛的雨量,很多時候一小時就超過250公釐的上限,這就沒有辦法保證不淹水。

提到這次的水災,陳美伶感嘆地說,其實短時強降雨比起颱風更難因應,她分析,雖然預測颱風路徑有時候可能失準,但至少是有跡可循,能夠提前部署。而若是短時強降雨,這個當下無風無雨,可能過一個小時,就雷雨包充斥,且雷雨包常是集中分布,像這次水災,氣象局原先是說豪雨,兩小時後4點鐘改成大豪雨,在6點宣布停班課已經是十分快速的應急措施,像此次災情嚴重的嘉義4個鄉鎮過去也不是每次下雨必淹,但雨就集中在這些區域,於是大淹水。

嘉義有許多以養殖維生的漁民,當地布滿魚塭,許多民眾為了養殖,超抽地下水,造成地層下陷,當大雨來時,內水與魚塭一樣高,像「碗公裝水」,水排不出去,就會造成災害,陳美伶提到,現在每個國家都會面臨極端氣候的挑戰,要說完全不淹水是不可能的,要做到不怕淹水,也就是要進行綜合治理,就算淹水,也要讓淹水面積變小,排水速度要快。

目前政府的防災目標,最主要是希望不造成人命的傷亡,於是建立機制,將「保全戶」造冊,她進一步說明,「保全戶」是將災害來臨前,有可能受災嚴重的家戶進行列管,在有風災警報時強制撤離當地,保障居民的生命安全,她以此次的水災為例,此次有8,317人強制撤離,就是希望將人命的犧牲降到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