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圖/新頭殼)
▲ (圖/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中國新疆官方抓捕、關押大約100萬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將他們送進再教育中心,並傳出酷刑和虐待情事,近來引發國際關切。根據《紐約時報》星期一的報導,川普政府官員正在考慮制裁中國高階官員和公司侵犯人權;此外,限制美國公司向中國安全機構和公司出售用來監控維吾爾人的監視技術。

根據《紐時》今(11)日的報導,有關討論已經持續了幾個月,但是在國會議員兩個星期前致函國務卿和財政部長請求制裁中國官員後,有關討論增加了緊迫性。

美國之音(VOA)稱,8月底,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主席盧比歐參議員和共同主席史密斯眾議員等十幾名議員致函國務院和財政部,對正在新疆發生的、維吾爾族面臨的一場重大人權危機深表關切。這封信要求行政當局制裁中國高官,包括中共政治局委員、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報導指出,一些估計表明,中國已將多達100萬維吾爾族人關進拘留營,它們散布在新疆各地。根據《紐時》的一篇調查發現,拘留營的目的是為了迫使他們放棄對伊斯蘭教的虔誠信仰。

 《紐時》報導,自2012年上台以來,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已經收緊了對宗教的限制,試圖遏制政府所謂的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當局最近還取締了北京最大的地下基督教會之一。儘管僅限於中國西部的新疆地區,它是自毛澤東時代以來最為廣泛的拘禁營項目——也是不斷增加的國際批評聲浪的焦點。

時至今日,除了大規模拘禁,當局還加強使用告密者,以擴大警方監視範圍,甚至在一些人的家裡安裝了攝像頭。人權活動人士和專家說,這場運動給維吾爾社會造成了創傷,使社區和家庭變得支離破碎。

中國政府斷然否認了關於其在新疆暴行的報導。上月,在日內瓦的一個聯合國小組會議上,中方稱沒有開設再教育訓練營,並將相關設施描述為提供就業培訓的溫和的管教機構。

《紐時》稱,該委員會敦促中國政府披露被拘禁的人數,並釋放他們。但中國外交部對這一要求不予理會,稱其「沒有事實依據」,並表示中國的安全措施與其他國家的安全措施相當。

然而,中國政府一如往常的辯護卻與壓倒性的證據相矛盾。這些證據包括官方指令、研究報告、新聞報導和網上出現的建築方案,以及越來越多此前被拘者的證言——這些人逃往了土耳其和哈薩克斯坦等國。

《紐時》採訪了四名最近被關押在新疆再教育營的囚犯,他們描述了看守對他們在身體和言語上的虐待;難以忍受的日常唱歌環節;演講和自我批評的會議;以及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被釋放的、磨人的焦慮。

這些描述在對十幾名維吾爾人進行的採訪中得到了呼應——他們的親屬不是在拘禁營裡,就是已經失蹤。為了避免政府報復,他們中許多人要求匿名。

據稱,在拘禁營中,他們被要求用中文唱鼓舞人心的愛國歌曲,比如《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不記得歌詞的人不許吃早餐,「於是他們都很快記住了」。

報導還提到,據當地居民說,人們因為到國外探親被送到拘禁營;因為持有有關宗教和維吾爾文化的書籍被送到拘禁營;甚至因為穿著印有穆斯林新月圖案的T恤被送到拘禁營。此外,女人們有時因丈夫或兒子的過失而被拘禁。

報導還引述一份官方發布的讀本,提醒人們要注意「宗教極端的75種表現」,其中包括一些在其他國家被認為很正常的行為:青年男性留大鬍子,在清真寺以外的公共場所禮拜,甚至突然戒酒戒煙。

《紐時》形容,和田給人的感覺像是被一個看不見的敵人包圍了。馬路上每隔幾百米就是戒備嚴密的警察關卡和檢查站。學校、幼稚園、加油站和醫院都裝上了鐵絲網。店鋪、公寓入口和金屬桿上也都安裝了監控探頭。

當局還在收集生物識別數據和DNA。兩名維吾爾人(分別是前官員和學生)說,他們被命令去找警方,讓警察記錄下他們的聲音,以不同角度拍攝他們的頭像並收集頭髮和血液樣本。

「這裡的氣氛很緊張,」一名警察說,「我們已經三年沒休息了」。

延伸閱讀》

新疆加強壓制維吾爾人 學者達吾提失蹤逾8月應已被捕

鎮壓穆斯林天怒人怨 美參議員籲制裁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

以反恐之名!?新疆鎮壓拘捕數萬人 美擬制裁中國官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