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攝影師吳永森勇奪 「Windland Smith Rice國際最佳自然攝影獎」水中攝影組亞洲限定第一名,並獲得在美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展出作品一年的殊榮。(圖/記者汪瑋琪攝)

海洋是神祕的水中世界,我們所看到的海洋景色全靠海底攝影師,耗費無數精力和時間,用鏡頭一一記錄下的珍貴畫面。5年前吳永森為了和家人分享自己在海裡看到的一景一物,開始自學水中攝影,每天瘋狂摸索練習,「別人拍一千次,我就拍一萬次。」以堅強的毅力土法煉鋼,一步一步慢慢地找到拍攝訣竅。

透過拍照,吳永森認識越來越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好友建議下,他鼓起勇氣報名比賽,至今共拿了四十幾個大獎,今年參加世界上備受推崇的自然攝影比賽之一的「Windland Smith Rice國際最佳自然攝影獎」,更是奪得水中攝影組亞洲限定第一名及無限定組的榮譽獎,此次佳績不禁讓他忍不住興奮地一次又一次和我們分享。

▲吳永森自學水中攝影,全靠自己努力摸索。(圖/吳永森提供)
▲吳永森自學水中攝影,全靠自己努力摸索。(圖/吳永森提供)

目前42歲的吳永森現居越南,年紀輕輕的他事業有成,早已處於退休狀態,笑說自己「時間太多,多到發慌。」2012年他決定利用潛水打發時間,回家或是跟朋友聚餐時,他總忍不住想和老婆或朋友分享在海底看見的有趣事物,可惜無法親眼所見,總是難以形容,於是他決定用相機拍下每一幕畫面,讓親近的人都能和他一樣享受海底驚奇。

剛開始他先買了台傻瓜相機,一一記錄海底生物,也會在Facebook搜尋其他海底攝影師的作品,看著看著他開始覺得自己的作品和別人差很多,不禁好奇「他們怎麼辦到的?」雖然有疑問,但是找遍網路沒有相關課程,身邊也沒有朋友可以詢問,於是他決定土法煉鋼,瘋狂拍照一步步找尋拍攝技巧。

不過事情沒想像中順利,少了老師指導,一切都得自行摸索,進步緩慢難免讓他內心產生挫敗感,「當你看到的照片越多,就會覺得跟別人差距越大。」於是他更勤加練習,幾乎天天下水,從錯誤中找到對的方法,總算找到拍攝竅門。我們不禁好奇,面對如此艱辛的過程,難道從沒想過要放棄?他毫不猶豫地說:「沒想過!我相信別人做得到,沒有理由我做不到。」

▲為了和家人朋友分享海裡所見所聞,吳永森自學水中攝影。(圖/吳永森提供)

水中攝影近六年經歷的吳永森,總共用掉約5600個氣瓶,印象最深的攝影經驗,是在印尼蘭碧島上拍攝火焰花枝破蛋成功的樣子。

火焰花枝身體保護色像火,透過鮮豔顏色警告敵人有毒,身體大小約一個拳頭大,產卵季節時隨處可見一顆顆晶瑩剔透的蛋,某次他聽到攝影朋友說,很少人成功拍到火焰花枝破蛋的樣子,立刻燃起他的鬥志,買了單程機票跑到蘭碧島,至於回程機票呢?他大笑說:「我不知道會拍到何時,所以沒辦法買。」

到了藍碧島後,他規畫拍到身體一半在卵裡面,一半在外面的火焰花枝,許多人都告訴他不可能辦到,他仍不為所動,執意架好相機,一天耗盡四支氣瓶,終於在第三天拍到一張破蛋的照片,可惜畫面並非他預想的完美,於是他又繼續等,最後終於拍到理想照片,沒想到上岸第一句話不是好開心、我終於做到了,而是感動地跟潛水導遊說:「我可以去買回程機票了。」這張難能可貴的照片最後被他拿去參賽,順利得到第二名獎項。

▲火焰花枝破蛋是吳永森跑到印尼藍碧島耗費許多時間拍到的珍貴畫面。(圖/吳永森提供)

愛上水中拍攝的吳永森,特地飛到菲律賓、馬爾地夫、馬來西亞潛水,可說是跑遍東南亞,從中也認識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有次朋友突然提議:「要不要去比賽看看?」由於他從零開始,沒有經過專業訓練,沒有自信,總懷疑自己「我真的可以做到?」猶豫許久後在朋友鼓勵下參賽,沒想到一戰勇奪第一名,讓他驚呆了,不可思議地喃喃自語:「這真的是我?」

這份鼓勵讓他踏上比賽之路,至今得過四十幾個第一名或第二名大大小小的獎項,今年參加全世界備受推崇的自然攝影比賽之一的「Windland Smith Rice國際最佳自然攝影獎」,更奪得水中攝影組亞洲限定第一名及無限定組的榮譽獎,獲得在知名的美國國立自然史博物館展出作品一年的殊榮,加上他和他的徒弟是無限定組唯二得獎的亞洲人,讓他忍不住開心地一次又一次分享喜悅之情。

▲吳永森得過四十幾個大大小小的攝影獎。(圖/吳永森提供)

每個國家特有的海底生物和景色不同,加上潛水裝備和拍攝器材,水中攝影可說是相當昂貴的興趣,我們不禁好奇這五、六年的花費金額,吳永森尷尬地回說:「花費完全不敢回想,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談到潛水風險,他認為不是鯊魚,而是裝備出問題和海底氣流,他曾遇過爆管導致空氣外露,在海裡遇到上升流、下降流跟像龍捲風似的洗衣機流,還好都有驚無險地脫困。吳永森表示,每一種情況都有脫困方法,攝影師們平常會互相討論,前提是一定要保持冷靜,不可以慌了手腳,以免把自己陷入更危險的處境。

雖然潛水有無數危及生命的風險,但他仍舊熱愛海底攝影,也感謝海洋讓他更懂得如何靠自己解決問題,未來他希望能到寒冷的北極拍北極熊、獨角鯨,也希望在得獎名單的國籍上冠上中華民國,而非中國台灣,增加台灣在海底攝影這塊領域的能見度。

▲雖然水中攝影風險無數,但是吳永森仍抱持熱情。(圖/吳永森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