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知名投資人吉姆羅傑斯(右),與北京國際文化貿易促進會常務副秘書長陳博君(左),針對大陸經濟發展的未來對談。(圖/摘自鳳凰網)
▲國際知名投資人吉姆羅傑斯(右),與北京國際文化貿易促進會常務副秘書長陳博君(左)會面。(圖/摘自鳳凰網)

根據近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期刊的資料顯示,2018年第三季中國經濟學人景氣指數為63,相較於上一季上升8%,穩中向好趨勢明顯;結合2018年上半年中國大陸宏觀經濟發展狀況與當前世界經貿格局背景,如何推進更好的經濟高品質發展?如何評價與預測中國大陸經濟發展的未來?國際知名投資人吉姆羅傑斯給出了自己的看法與見解。

2018年上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為418961億元,增長6.8%,整體經濟運行延續總體平穩,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從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8年上半年的宏觀經濟發展狀況來看,中國經濟產業結構優化升級明顯,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為227576億元,增長7.6%,占整個國內生產總值的54.3%;此外,消費對經濟增長的基礎性作用在不斷地鞏固,上半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達到78.5%,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2個百分點。

對於中國整體經濟的表現,羅傑斯認為,當前全球經濟發展總體處於放緩態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部分影響,但他相信2018年下半年中國經濟將保持一如既往的增長勢頭,並期待2019年、2020年的新成就。

▲2018年上半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為418961億元,增長6.8%,整體經濟運行延續總體平穩,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圖為上海外灘。(圖/摘自pixabay)

至於目前中國經濟發展的總體導向是追求高品質,他則表示,支撐高品質發展需要引入新思想、新資本及新的發展業態,這些對於中國經濟的持續增長與擴大非常有益,關鍵在於更加深入參與全球市場經濟的競爭,像是與德國賓士競爭汽車製造、與義大利競爭服裝製造等,都會推動中國經濟發展品質的提升。

在經歷高速增長發展後,近幾年中國經濟走勢總體呈現L型,增速平穩向好,面對世界經濟發展的總體形勢,中國未來三至五年的發展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羅傑斯指出,L型說明中國經濟處於健康的發展趨勢中,在發展中出現問題並及時調整是比較常見的現象,中國經濟所面臨的機遇與挑戰是在發展下行的壓力面前不斷優化經濟結構,做好優勝劣汰,「危機一詞充滿了中國智慧,所以我相信21世紀是屬於中國的世紀。」

▲羅傑斯說:「我相信伴隨著中國經濟發展的崛起,中國文化的復興必將到來。」(圖/摘自pixabay)
▲羅傑斯說:「我相信相信21世紀是屬於中國的世紀。」(圖/摘自pixabay)

中國版原油期貨的正式推出,中國債券加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外界認為對於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意義重大,從2007年6月首支人民幣債券登陸香港,到2016年人民幣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再到最近中國版原油期貨的掛牌交易,羅傑斯說:「作為世界上重要的石油生產國和第二大消費國,中國推出自己的原油期貨是取得更大成就的現實需求,也是合乎邏輯的、正常的發展步驟。」

人民幣國際化是中國金融市場不斷加大開放力度,更好融入世界經濟發展體系的重要標誌,也進一步說明了當前中國在世界經濟體系中的重要地位與角色。「我個人很期待人民幣國際化發展加速到來。」

根據美國商務部2018年2月6日公布最新統計顯示,2017年美國貿易逆差創下9年來最高紀錄。羅傑斯表示,美國長期以來一直存在並不斷增長貿易逆差的根源在於美國綜合競爭力下降,其中原因是多方面的,內部問題是導致美國債臺高築與貿易逆差的關鍵。

他提到,美國公民接受教育的程度不如從前,勞動力競爭優勢不復存在導致貿易天平的失衡,加上美國的巨額負債也嚴重影響了經濟發展的勢頭,社會新增財富被用於填補財政赤字的窟窿,不利於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此外,美國的醫療、保險、法律等體系的社會運行成本太高,政府不堪重負。

▲吉姆羅傑斯表示,人民幣國際化是中國金融市場不斷加大開放力度,更好融入世界經濟發展體系的重要標誌。(圖/摘自pixabay)

面對不斷增長的貿易逆差,美國政府採取一系列動作,已對多國採取了增加關稅、貿易保護等措施,對於貿易保護與制裁。羅傑斯直言:「貿易戰裡沒有贏家,歷史發展已經多次表明了關稅、制裁、貿易戰是荒謬的,而且從未奏效。」

對於美國而言,貿易戰將意味著所有人都必須為鋼鐵、食品、冰箱等一切支付更高價格,導致生活品質的進一步下滑,「即便經濟發展態勢在當下會有所改變,但那也是短暫的,更好地合作共贏才是破題之道,中國的改革開放便是最好的例證。」

貿易戰所帶來的影響在資本市場也有直接的體現,2018年上半年期間,中國企業宣布對歐洲的兼併收購案合計價值220億美元,而對美國投資總額僅為25億美元,下跌92%,為近9年來的最低值。

▲羅傑斯直言:「貿易戰裡沒有贏家,歷史發展已經多次表明了關稅、制裁、貿易戰是荒謬的,而且從未奏效。」(圖/摘自pixabay)

羅傑斯認為,世界上的每個國家都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資參與本國的經濟發展,但是資本選擇進入和退出所考量的內容是相同的,更好的環境、政策、法規、回報等才是吸引資本進入的關鍵,因此中國企業的反映是自然而正確的,單方面的貿易保護主義只會將資本與發展機遇拒之門外,封閉的發展狀態對任何國家和經濟組織毫無益處可言。

除了經濟發展的硬實力之外,對於中國文化軟實力,羅傑斯也提出看法。他表示,孔子是西方社會所熟知的重要文化符號,「同時我們正在學習中國的名著《西遊記》,我的孩子們從西遊記裡解到了西方社會當時的發展面貌,中國文化博大精深且令人驚訝。」

▲羅傑斯正在學習中國的名著《西遊記》,從西遊記裡解到了西方社會當時的發展面貌,中國文化博大精深且令人驚訝。(圖/摘自pixabay)

目前羅傑斯也與北京國際文化貿易促進會常務副秘書長、中國國際金融文化貿易聯盟常務副秘書長陳博君,以及聯盟東南亞地區代表處林恒永,針對擴大中國文化與世界的交流進行了深入的研討,「我相信伴隨著中國經濟發展的崛起,中國文化的復興必將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