螢幕快照 2018-10-03 上午11.17.07
▲中選會主委陳英鈴針對連日來公投「死亡連署」紛爭面臨壓力。(圖/翻攝自Hit Fm聯播網-周玉蔻《蔻蔻早餐》臉書)

怪事處處有,沒有台灣多。

有一個大家庭,有宅有院,宅子中請了總管打點,院子也有園丁在整理,日子過的一向頗舒服,雖然婆媳妯娌間偶有爭吵,堂兄表弟間時有心結,大家都勤勉過日,一向還算平靜,閒閒適適。

日子過得太好了,一家子人逐漸失去了警覺心,宅中總管和院中園丁有機可趁,他們先是各別拉攏家中成員,挑撥彼此的不愉快,漸漸地家裡變成了「總管派」和「園丁派」,婆婆喜歡總管,二嬸鍾意園丁,大姐挺總管,三嫂支持園丁‧‧‧吵吵鬧鬧,眾聲喧嘩。

家人忙吵架,忘了好好監看總管和園丁,總管和園丁都膽大包天了,他們利用一家人的矛盾,偷偷搞起佔奪家產的勾當。

宅中,總管把所有的鑰匙都抓到手中,最後,連存摺和珠寶都據為己有了;園中,園丁也把花園視為禁臠,還偷偷地種茶、種果,增加自己的收入。

有一天,家中的大伯、二弟和三叔突然發現:總管在A錢,園丁佔家產,他們當然憤怒極了,想要把總管和園丁趕出去,收復家產。

沒想到,總管養了好幾隻看門狗擋在家門口,看門狗威風凜凜,雄赳赳氣昂昂著守在門口,不讓主人進門;更慘的是,大伯、二弟和三叔不但進不了門,只好守在庭園中,沒想到園丁也有意見了,他說他支持大伯、二弟和三叔應該爭取進家門的權力,他有曾經幫忙過敲一敲玻璃窗窗,要總管知所進退,他也有嘗試找工具幫忙破門入,但請給他時間,時機到了他就會出手。

不過,在他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園丁說,待在花園中,就不要讓他為難,他規定了大伯、二弟和三叔哪裡可以待,哪邊不能去,還要大伯、二弟和三叔簽下「切結書」,不能打擾園丁的安寧,否則就要收回「借」大伯、二弟和三叔的立足地,趕出門去。

更絕的是,淒風苦雨中,大伯、二弟和三叔有了意見不合,有的說要破門而入,有的說再等一等,等四爺去找警察來,彼此之間吵成一團,因為,先前找過兩個警察,沒想到都被總管用家中珠寶收買了。但一家子中還是有人不死心,有人認為找警察沒有用,有人說再等第三個警察吧,也許第三個警察會有良心。

二弟等到厭煩了,忍不住衝到後門想打破窗戶,總管竟然高聲罵他沒教養,要園丁好好管束他,園丁也動氣了,痛斥二弟找麻煩。園丁長得頗好看,平常頗有禮貌,所以,一向疼愛園丁的三奶奶和五叔婆也看不下去了,跳出來要大伯、二弟和三叔要有「秩序」,還說,算了吧,能待在花房已經不錯了,要謝謝園丁的好意。並且要二弟懂得感恩,風大雨大中,能有一個地板睡,都是園丁的施捨,要感恩,不能弄到連地板都沒得睡。

就這樣,這家子的僕人變業主,看門狗變主人,真正的主人依然束手無策‧‧‧主人們依然被拒在自己的家門外,宅中,總管看電視喝香檳,舒舒服服;宅外,園丁還心有不平,覺得大伯、二弟和三叔不知好歹‧‧‧

很眼熟嗎?台灣的主人是人民,現在,倒底是哪些人反客為主,在當家作主呢?

「說經濟不好是你數學不好」、「和老闆說你給的薪水太低」、「假新聞」、「塞車就當看風景」‧‧‧做不好,罵大家,官員個個是「主人」!

甚至,連「民主形式」最後的把關者,中選會都開始張牙舞爪了!

選務機關的使命,就是依法窮盡一切努力,確保人民順暢的行使投票權,選務機關的工作,就是依法行政,讓選務順暢,根本沒有多嘴多舌的餘地。

結果看看中選會在今年面對公投連署時的嘴臉,符合執政黨利益的,照單全收!

對方政黨所提出來的,放話不斷,猛灌罪名,揚言提告,就是要把對方公投套上汙穢帽子,指控連署名單剔除率高達三成很過分,事實上,看看2008年的公投,剔除率都在四成以上,現在之中選會卻刻意誤導,居心叵測!

而挑戰當權派利益的公投,如「以核養綠」,中選會事先頻頻公開放話說送件時間會因行政作業而來不及,騙取公民團體急忙地送件後,事後又說不能補件,擺明就是導引製造成不能成案‧‧‧

連一向不該捲入紛爭的中選會,「看門狗」怎麼現在也變成了「主人」?

蔡英文政府,請不要再說自己是「民主」!

●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