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貨幣兌美元貶勢是否將見底?外銀認為有三大觀察重點。(圖/NOWnews資料照)
▲亞洲貨幣兌美元貶勢是否將見底?外銀認為有三大觀察重點。(圖/NOWnews資料照)

亞洲貨幣跌跌不休,外銀認為,近期仍會進一步走貶,至於是否將見底或逆轉?有3大觀察重點,預期經常帳盈餘國家貨幣泰銖、日圓、新加坡幣和韓元表現更為穩健,而經常帳逆差國家貨幣印度盧比、印尼盾、菲律賓披索、澳幣和紐幣繼續下。不過,隨著美國聯準會放緩貨幣緊縮的腳步,亞太貨幣可能在未來3至6個月觸底,建議投資人對亞太貨幣部位避險。

亞太貨幣兌美元貶值的情況一直在變化。4至6月期間,亞太貨幣的跌勢非常明顯和普遍。7月亞太貨幣進一步走弱,但跌勢有所減緩,只有人民幣跌幅顯著。自8月以來,亞太貨幣分為兩個陣營,經常帳盈餘國家的貨幣泰銖、日圓、新加坡幣和韓元表現更為穩健,而經常帳逆差國家的貨幣包括印度盧比、印尼盾、菲律賓披索、澳幣和紐幣則繼續下滑,而且與過去20年來其他下跌期間相比,目前的按年跌幅已達到第60到80百分位。

瑞銀財富管理投資總監辦公室亞太區外匯分析師陳得能指出,投資者對亞太貨幣的態度更加分歧,經常帳呈現順差的國家,其貨幣更為穩定,而外部平衡為赤字的經濟體,其貨幣在最近幾周則表現動盪,因此提醒投資人,從地區和全球情勢來看,亞太貨幣近期仍會進一步走軟。

不過,這是否代表底部浮現了?陳得能表同意亞太貨幣跌勢基本已結束的看法,但短期內或許還餘波未平,而判斷市場是否即將見底或逆轉?還需要觀察3大跡象是否出現。

首先對於印度盧比、印尼盾和菲律賓披索等新興市場貨幣而言,匯率見底需要3個條件,第一是央行進一步收緊政策,瑞銀認為未來6至12個月內,短期利率需要上漲50至100個基點才能抵消美國升息的影響。第二則是經濟活動放緩並在較低水準上持穩,以部分抵消貿易逆差走高,這意味著上述經濟體的工業生產較目前水準下降2%,以反映資本支出和進口放緩。第三,原油價格見頂也有助於紓緩外貿平衡惡化及通膨上升帶來的陣痛。

再來要觀察的是對於澳幣和紐幣等已開發國家貨幣而言,經濟成長放緩可能於事無補。澳洲的經常帳逆差一直在縮小,紐西蘭的逆差基本保持穩定。對澳幣和紐幣來說,國內經濟活動和全球成長前景更趨明朗化有更重要的影響。因此,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的任何緩和跡象都至關重要,因為貿易爭端的解決將支撐大宗商品價格,改善澳紐兩國的貿易條件,並有助於收窄其與美國不斷擴大的利差。

接著要看美國聯準會動向。陳得能分析,美國升息令亞太區所有貨幣都受壓,因利率上升提高了本地區的機會成本,導致資本競爭加劇。因此,若美國減緩升息步伐,將普遍紓緩亞太貨幣的壓力,特別是經常帳逆差貨幣。如果與此同時中美貿易緊張局勢緩和,並且投資者對新興市場資產的風險偏好下降轉變為風險偏好上升模式,那麼這種紓緩作用將大大加強。

不過,對於印度盧比、印尼盾和菲律賓披索而言,瑞銀認為升息周期尚未完成,這些經濟體仍需要提高實質利率,為投資者所承擔的匯率風險提供相應補償,預計布蘭特原油價格將進一步上漲,到第4季可望升至85美元或更高,因此年底前這些挑戰不會消失,但隨著升息兌現和油價持穩,到2019年將有所好轉。

▲不僅是美元強勢,自8月以來,經常帳逆差國家的貨幣大幅下滑。(圖/瑞銀提供)
▲不僅是美元強勢,自8月以來,經常帳逆差國家的貨幣大幅下滑。(圖/瑞銀提供)

而澳洲房市逆轉和紐西蘭移民數量下降這些國內挑戰,使澳幣和紐幣的走勢更取決於全球貿易,而近期趨勢表明中美緊張局勢有可能持續升級。儘管如此,由於亞洲股市及部分貨幣已經大幅下跌,到某個階段,只要中美爭端沒有進一步升級,就足以提振投資者對本地區風險資產的信心。

至於美國聯準會的動向可能不會給亞太貨幣帶來太大挑戰,瑞銀預估美國聯儲局在12月將按兵不動,市場則預期屆時美國將升息,但瑞銀認為即便美國升息,其力度也會較為溫和,美國通膨依然溫和,經濟成長動能預計將在第4季見頂,意味著利率已達到較為中性的水準,而隨著美國聯儲局放緩貨幣緊縮的腳步,亞太貨幣可能在未來3至6個月觸底。

也由於未來3至6個月出現中等個位數下跌的可能性較高,瑞銀仍建議投資者對亞太貨幣部位避險,尤其是經常帳逆差貨幣,但不包括日圓,在全球金融市場不確定性進一步上升的情況下,日圓在短期內將保持穩定甚至走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