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
▲行政院長賴清德(中)9 日在立法院答詢時表示,現在通過的觀塘案,跟原來國民黨執政時期中油公司所規劃的方向與內涵已經大大不同。中央社記者張皓安攝 107 年 10 月 9 日

桃園「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氣站的環評竟然通過了。

在選前四十五天,甘冒大不諱,霸王硬上弓,又強又急又不講原則通過這個環評案,只有一個原因:民進黨要救新北。救新北的選情。不見得是要讓蘇貞昌贏,但至少不能輸得太難看。因為,為了深澳,為了這個倒行逆施的蔡英文政府,新北市的選情幾乎崩盤。

不只市長,連議員都很慘。為了救新北選情,為了讓民進黨、讓賴清德可以擠出一句:只要「三接」過關,深澳可以重新評估不做。民進黨竟然選擇在選前巴結新北市,犧牲桃園市。

為什麼敢犧牲桃園市?不是說民進黨放棄桃園了,而是民進黨覺得桃園穩贏的。所以,只要能夠拉抬新北,桃園小傷不礙事,一石二鳥,一兼二顧,雙贏。

不用懷疑我的推論。我從不陰謀論。但這不是陰謀,這是陽謀,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蔡英文是司馬昭,賴清德是司馬昭,這個黨全是司馬昭。政治可以搞到這麼盤算,這麼低級?怎麼對得起那張招搖撞騙三十年的綠色黨旗?

台灣政治的至醜至陋,全在這個環評案裡現形了。說真的,中文的破音字真好用。像「好」,可以發三聲,可以發四聲。台灣政治的全部問題就是:「民進黨好(ㄏㄠˋ)騙,老百姓好(ㄏㄠˇ)騙」。詐騙在台灣政治裡毫無道德規尺。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請辭,他說:民進黨政府的公信力已經破產。我不同情詹順貴,我認知他的政治定位和農委會的副主委陳吉仲、促轉會的主委黃煌雄都一樣,都是樣板。詹順貴出身環團,搞不定環評 ,陳吉仲出身農運,搞不定農產行銷。明明政治立場都綠得要死,但要用社運包裝,側身廟堂的終南捷徑,現在,一一破功,都是笑話。請辭?為環團「洗門風」而已。

我只是想看桃園人要被出賣到什麼程度才會覺醒?!

鄭文燦「打小球」。好行小惠。這不得已。因為民進黨執政,台獨、反核,兩塊神主牌,重傷台灣。而各縣市裡受傷最重的,百分之一萬是桃園。鄭文燦要連任,絕對不能碰統獨、碰核能。所以,「打小球」,利用多數人在政治參與時貪小便宜的心理,「要五毛,給一塊」是正常的,是無感的,所以,要五毛,給兩塊、三塊、五塊,讓不分藍綠都覺得鄭文燦很夠意思。

但是,像「觀塘」這種案子敢這樣處理,就是吃定桃園市民都已經被「小恩小惠」催眠了。已經不知道一個真正成熟的都會公民,要貪就要貪大便宜,不要貪小便宜。小便宜只有小確幸,大便宜才有大幸福。國民黨又講不出一個動人的「大便宜」、「大確幸」論述,所以選情都被「小球戰術」牽制。

「觀塘案」是最後一個反撲的機會。觀塘環評「重北輕桃」,如果還叫不醒桃園人,那只能說「三好加一好」。

昨天國慶日放假。有沒有上網叫一些舊影片出來看看?看看幾年前,蔡英文、鄭文燦是如何力拒「三接」,一種為「柴山多杯孔珊瑚」不惜共存亡的感覺。非常鄭南榕。結果,前天強行通過環評,鄭文燦越講越難自圓其說,那聽聽賴清德怎麼說。賴清德說:民進黨的觀塘案已經比國民黨的案子改良很多。

你一定覺得賴清德講得對。可是,你知道嗎?國民黨時代並沒有這個「柴山多杯孔珊瑚」啊。這個「柴山多杯孔珊瑚」是台灣特有種。2012年在高雄柴山外頭發現。在中山大學西子灣外頭發現。然後,在2016年5月1日正式列名台灣一級保育物種。那時已經是張善政看守內閣,然後不到20天,蔡英文就登基了。

賴清德沒有講清楚蔡英文2013年是如何表演對「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山盟海誓。賴清德也沒有講清楚2014年鄭文燦是如何用觀塘案危害「柴山多杯孔珊瑚」砲轟國民黨。國民黨根本是藻礁的殺手。賴清德更沒有講清楚:「柴山多杯孔珊瑚」一直到2016年政黨輪替當月才列入保育名錄,拿國民黨時代的規畫和民進黨時代的規畫做比較,實在太扯了。

現在,連鄭文燦都說,觀塘地區的珊瑚活體只有3%。聽得出來弦外之音,就是早晚會死光,保育很困難,現在只開發23公頃,應該很對得起良心了。可是,就算真正只有3%的活體,族群規模仍然超過柴山原居地,是全球最大的「柴山多杯孔珊瑚」藻礁群啊。

最後,當「觀塘」案強渡關山,環保團體照例發出罐頭音效,罵罵民進黨,詹順貴請辭,也算是化解了一點點道德壓力,然後呢?大家就開始相信「深澳」燃煤電廠要停建了嗎?這真是見鬼了。你難道不知道深澳電廠的環境差異評估早就通過了?賴清德的說法,根本緩兵之計、個個擊破,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桃園蓋「三接」,新北蓋「深澳」,所有反三接、反深澳的力量,註定全失敗。

桃園民眾不太了解的事情是:台灣有半年吹東北季風。東北季風一定是從深澳這一帶吹進來,把所有汙染物帶向西南方。西南方是哪裡?當然是桃園。所以,桃園不只是「三接」的最大受害者,更是「深澳」的最大的受害者。或是更嚴格講,桃園一定是北台灣越來越嚴重的空汙問題的最大受害者。

你如果稍微懂台灣的電力規畫就知道:一、燃煤和核能是基載電力。天然氣是中載電力。把天然氣和燃煤當替代,是違反電力規畫常識的命題。二、電力都是十年以上的規畫,這種突然把一個天然氣發電和燃煤發電綁在一起取捨的想法,除了政治,沒有一點點專業可言。

蔡英文講話是政治。賴清德講話是政治。鄭文燦講話是政治。蘇貞昌講話還是政治。「觀塘」案通過的時空,都是政治。都是政客。但看起來,桃園市民除了等待最糟的空氣品質毒害桃園,對這些政治算計已經無能為力了。

●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