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上貴州」平台裡,將大數據與大扶貧相互結合,實現超精準識別與超大力度的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雲上貴州」平台裡,將大數據與大扶貧相互結合,實現超精準識別與超大力度的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中國大陸崛起了,但要讓3046萬的農村貧困人口富起來,是一門嚴峻的課題。而貴州省作為全大陸貧困人口數最多、貧困面積最多、貧困程度最高的省份之一,260萬的貧困人口嗷嗷待哺,更是關係到能否實現國家主席習近平所揭示2020年同步小康的關鍵。

為了全面加速貴州脫貧的進程,貴州省委、省政府提出了「大扶貧、大數據、大交通、大旅遊、大生態、大健康」的理念,彼此環環相扣、缺一不可,像是大交通牽引著大旅遊、大生態,創造的觀光商機更進一步促成大扶貧;而大數據的發展,則能透過科學治貧、精準扶貧、進而達到有效脫貧。

▲貴州透過大數據的系統和監測,進行精準化的大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貴州透過大數據的系統和監測,進行精準化的大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貴州透過大數據的系統和監測,進行精準化的大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貴州透過大數據的系統和監測,進行精準化的大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事實上,隨大數據分析、雲端計算和網路技術的發展下,科技正在縮減人們的生活落差。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日前出席2018中國國際大數據產業博覽會「精準脫貧」論壇時便直言,「貧窮不是農民不努力,而是農業文明和商業文明沒有完美的結合;貧困縣不是不努力,而是發展模式沒有跟上頭」,他認為透過大數據和網路可以讓產業增值、強化資源配置,有效從源頭上消滅貧困。而貴州是中國大陸大數據發展先行先試的省份之一,2015年12月25日,「扶貧雲」在「雲上貴州」平台上應運而生,大數據與大扶貧相互結合,確保了精準扶貧的各項政策有效落實。

走進全中國大陸首個國家大數據綜合試驗區,這裡所有政府端和企業端的共享數據都在「雲上」運行,過去做扶貧工作主要的問題就是不能精準識別,例如有些貧困戶,家裡面明明有幾套房、幾輛車,但是不能精準的核實,而現在打通了政府的共享數據後,透過交管局的訊息,也許可以察覺到,該貧困戶有車輛違規的訊息、或是透過工商局的訊息來查詢他是否有企業註冊。這種可以開公司,又有房有車的人,肯定不是貧困戶。透過「扶貧雲」的共享數據,真正實現了「人在幹、數在轉;雲在算、天在看」的超精準識別與超大力度的扶貧。

▲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將所有政府端和企業端的共享數據都在「雲上」時時運行。(圖 / 記者吳文勝攝) 
▲貴州大數據綜合試驗區,將所有政府端和企業端的共享數據都在「雲上」時時運行。(圖 / 記者吳文勝攝)
▲「雲上貴州」平台裡,將大數據與大扶貧相互結合,實現超精準識別與超大力度的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雲上貴州」平台裡,將大數據與大扶貧相互結合,實現超精準識別與超大力度的扶貧。(圖 / 記者吳文勝攝)

目前「扶貧雲」已經打通了公安、民政、教育等17個政府部門的時時共享數據,隨時都能針對異地搬遷、教育補助、貧困救濟等項目進行精準識別。再以教育層面來說,過去辦理貧困學生的學費補助,光是流程就要跑上兩個月,但現在打通了貴州省招生考試院、財政和教育的時時共享數據後,高考貧困生一旦被高校錄取之後,他的關係網絡和家庭基本信息隨即就能啟動,學費補助由財政單位直接把錢劃撥給學校,再也不需要學生花時間跑流程了,這也實現了所謂的「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的大扶貧效果。

▲「雲上貴州」的教育扶貧,高考貧困生一旦被率取後,他的關係網絡和家庭基本信息隨即啟動,教育補助也能隨時到位。(圖 / 記者吳文勝攝) 
▲「雲上貴州」的教育扶貧,高考貧困生一旦被錄取後,他的關係網絡和家庭基本信息隨即啟動,教育補助也能隨時到位。(圖 / 記者吳文勝攝)

在有限的環境和條件下,貴州的大數據發展已成為政府有效提升扶貧管理的重要利器,也是全中國大陸脫貧攻堅的主戰場,雲上貴州的「扶貧雲」精準扶貧、對症下藥的成果,已然成為各省仿效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