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北南漂到高雄參選市長的韓國瑜,在特定國家、媒體全力吹捧下,儼然形成一股韓流。(圖/NOWnews資料照片)
▲從台北南漂到高雄參選市長的韓國瑜(圖右),已形成一股「韓流」。(圖/NOWnews資料照片)

從台北南漂到高雄參選市長的韓國瑜,在特定國家、媒體全力吹捧下,儼然形成一股韓流,席捲全國的網路、媒體聲量,甚至還被形容是四年前的柯文哲旋風再現。然而,這種挾持外來勢力操作得來的聲量,其實只是過度膨脹的假象,隨時就會被戳破。

首先,當年柯文哲的對手是連勝文,只修幾門課就是財經專家、第一份工作是董事、初入政壇就當選中常委、首次參選就是台北市長。

韓國瑜的對手陳其邁,則是靠自己實力考上人人稱羨的醫學院,在學期間投身學運、棄醫從政;在擔任父親陳哲男國會助理期間,催生全民健保制度;在剛滿三十歲就當選第三屆立委,並連任三屆,曾創下全國最高票的輝煌紀錄。是經歷過人民嚴格檢驗的政治人物。

不若連勝文的一帆風順,陳其邁在四十歲準備參選高雄市長時,自雲端重重跌落;2008年民進黨更是遭到重創,喪失政權,連國會席次都剩不到1/4。陳其邁陪著奄奄一息的民進黨走過最艱困的時刻,慢慢從谷底反彈,贏回國會席次、贏得地方執政,終於重返執政,並首次取得國會過半優勢,得以推動一連串的改革。

而台灣的社會環境,也與四年前截然不同。四年前是因為馬英九總統全面執行親中政策,包括在簽署ECFA後,強推兩岸服貿協議。台灣社會因此接連引爆白衫軍運動、反服貿學運、反課綱運動,對國民黨執政產生全面性的質疑,才有後續的柯文哲效應。

蔡英文總統上台以來,在兩岸外交方面,以穩健的維持現狀政策,贏得美國的高度信任;雖中國持續打壓台灣的外交空間,但實質的台美關係卻是愈加緊密,屢創40年來的高峰。在內政方面,蔡政府全面推動改革,包括追討國民黨產、水利會改制為公務機關、拆解年金破產危機、落實非核家園、推動能源轉型、「公司法」翻修支持新創產業、稅制改革減輕受薪階級的負擔。

只要改革,就會引發既得利益者的反感。蔡政府推動改革,縱然引發零星的抗爭,但不是規模小到只能引發特定族群的共鳴,甚至反年改抗爭還引發全民的反感。

當年那種引爆全民反彈的社會氛圍,現在早就無影無蹤。即便特定的網路、媒體積極運作,試圖要帶動風向,但這種的聲量始終只停留在虛擬世界,而未真正投射到台灣社會。

圍繞在韓國瑜的網路、媒體聲量,絕對不是四年前的柯文哲旋風,特定外國、政媒勢力無須猛往自己臉上貼金,最終還是要接受真正的民意檢驗。